《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52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做梦一样的收回手,萧晋呆呆的看着巫飞鸾,完全没了主意。
  十二条半经脉,这远远超出了他对华医的认知,就连神奇的《养丹诀》中都没有半点记载,他根本无从下手,更不知道这对于巫飞鸾而言是好是坏。
  这时,郑云苓端着一碗药进来,扶起巫飞鸾细心的帮他喂进去,这才拿起手机问:“看出什么来了吗?”
  “看出来了。”萧晋把自己的发现说了一下,然后苦着脸道,“怪不得这孩子这么有灵性,感情丫就不是一个正常人。云苓,你有什么办法没有?我的内息一进入那半条经脉就如石沉大海,想来他的气血也会一样,虽然依然还在他的身体里,可保不齐哪天就会出问题呀!”
  郑云苓蹙眉思索良久,摇了摇头,打字说:“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人还可以多半条经脉,就算要多,也应该多一条才对,半条算什么?”

  萧晋摊开手,表示自己也很费解。
  郑云苓见他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就安慰道:“你也别太担心,咱们都没听说过这种情况,不一定就是坏事。”
  萧晋摇摇头,说:“事关这孩子的性命,我不敢赌运气呀!”
  郑云苓想了想,忽然眼睛一亮,就快速的打字道:“这种前所未闻的事情,你着急也没用,我想到一个办法,虽然不能解决小鸾的问题,但至少应该能判断出那对他来说是好还是坏。”
  萧晋一把抓住她的手:“什么办法?你快说。”
  郑云苓用力抽了下手,没抽动,不由郁闷的看着他。
  萧晋愣住:“你看我干嘛?快说……呃,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没注意妨碍你打字了。”
  白他一眼,郑云苓在手机上输入道:“通过二丫治疗敏敏的事情,可以证明你所说的内息是对人体有好处的,那你以后可以每天都往巫飞鸾的体内输入一点,只通过那半条经脉输,让内息全都消散在他的体内,过段时间我们再仔细的检查一下他的身体。
  如果他的身体没事或者更好,就说明那半条经脉对他是有好处的,反之则代表有害,到时候,我们再想办法把它给消掉也不迟呀!”
  “妙啊!”萧晋兴奋的一拍巴掌,笑着赞叹道:“云苓,你真是冰雪聪明,要是没有你,我可怎么办啊?”

  郑云苓也笑的眼睛弯成了月牙。
  这时,床上的巫飞鸾发出一声闷哼,萧晋立刻凑过去,轻声问:“小鸾,感觉怎么样?”
  巫飞鸾缓缓睁开眼,茫然的眨了眨,忽然就哆嗦起来,颤声道:“老……老师,好冷……冷啊!”
  郑云苓递过来一个暖水袋,萧晋接过去给孩子塞到被窝里,然后帮他掖好被子,这才没好气道:“冷就对了,大冬天的跑结冰的河边玩去,没冻死你都算你命大。”

  巫飞鸾见他这种时候还教训自己,委屈瘪瘪嘴,似乎想哭,但为了男子汉的面子,最终还是忍住了,不服气道:“我……我才不是去……去玩呢,是……是狗子家的羊羔跑……跑到了冰面上不敢回来,我……”
  萧晋瞪大了眼,接口道:“你是为了救一只羊?”
  巫飞鸾用力点头。
  “你是不是傻?”萧晋立马就怒了,“为了只连你的游戏机四分之一价值都不到的羊,你差点搭上性命,平日里的机灵劲儿都去哪儿了?”

  巫飞鸾到底还是个孩子,被他这么一凶,眼泪就再也忍不住的涌了出来。
  “狗子……狗子爹死了,他娘不会……天绣,他家就……就指着种地和养羊过……过日子,那只羊虽然还没我……我的游戏机贵,但却是他家来年几个月的进……进项啊……”
  巫飞鸾委屈极了,眼泪哗哗的顺着眼角往下淌,不一会儿就浸湿了头下枕巾,心疼的郑云苓不停的给他擦拭。
  而萧晋却在这时呆住了,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个总是仗着小聪明耍滑头的孩子,感觉鼻子有些发酸,却同时又很想仰天大笑。
  他心目中聪明绝顶的学生,终于干了一件聪明人绝对不会去干的傻事,可他的心中却只有无比的自豪和骄傲。
  这是他的教养之功,也是“人之初性本善”的最有力证明。
  “巫飞鸾!”他站起身,郑重无比的望着孩子说,“过几天跟我一起回龙朔。”

  巫飞鸾一呆,接着就急了,扒拉开郑云苓给他擦泪的手,大声质问道:“为什么?我是按照你教给我的‘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去做的,我没有错!”
  “是的,你当然没有错!不,应该说你做的非常正确!”萧晋用从未有过的和煦目光看着他,说,“傻小子,老师带你回龙朔,不是要把你赶走,而是正式的拜师仪式,必须经过你养母的同意和见证才可以。”
  这下,巫飞鸾彻底傻了,愣神半天,刚想确定一下,却发现萧晋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不由傻乎乎的问郑云苓道:“云苓姨,刚刚老师说的是……是什么意思啊?”
  郑云苓也在为他高兴,闻言用力抱了抱他,然后就在手机上输入道:“傻孩子,你老师答应要正式收你为徒了。”
  巫飞鸾张了张嘴,紧接着便“哇”的一声扑进了郑云苓的怀里,哭的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在随时都有可能被迫变成女装大佬的恐惧中过了三个月,这孩子的心理压力可想而知,此刻终于如愿,不委屈才怪。

  萧晋开心极了,走到门外,见周沛芹迎上来,不等她说话抱住就狠狠亲了一口,完全不在乎梁玉香、小月、二丫、敏敏、秋语儿以及梁妞妞都在一旁看着,羞的小寡妇恨不得挖条地缝钻进去,永远都不要再出来。
  “爹爹,小鸾哥哥没事了吗?”对于这货经常“欺负”娘亲的行为,梁小月早就见怪不怪了。
  “嗯,已经没事了,不过,他这会儿正在哭鼻子,为了他的面子着想,你们暂时还是不要进去的好。”
  对小丫头笑笑,又捏捏梁妞妞的脸蛋,萧晋就朝大门走去。因为他发现门外跪着一个小小的孩子,旁边还站着个满脸都是忐忑的村妇。
  那孩子是他的学生之一,大名叫梁富贵,小名狗子,而那个村妇,就是他相依为命的娘了。
  “玉芝嫂子,你这是干什么?”他走上前把狗子拉起来,拍拍孩子膝盖上的土,皱眉道,“大冷的天,你让孩子跪在这里干嘛?”
  梁玉芝摇摇头,只是焦急的问:“孩子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大碍?”
  “小鸾他没事,你放心吧!”萧晋笑笑,“倒是你家的羊还好吧!”
  梁玉芝目光一狠,就咬牙道:“一只破羊,差点害死孩子,回去我就找人把它宰了,炖汤给孩子补身子。”
  “别!可千万别!”萧晋赶紧拦住道,“小鸾费那么大的劲给救回来的,嫂子你再给宰了,他不就白受那个罪了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