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35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孟凡冰点头道:“是啊,她忽然打过来,我还吃了一惊呢,她说在那边的生活很好,就是没个能谈得来的人,于是就想到了我,然后我们聊了很长时间,她其实还是惦记你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不方便亲自给你打电话。”
  李牧野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么多,如果不是我有必须留在煤城的理由,真想现在就飞过去找她。”顿了顿,笑道:“我还没坐过飞机呢。”
  孟凡冰道:“我也没坐过,这回去上海终于可以坐到了。”
  “天上飞,总感觉有些不安全。”李牧野站起身,诚挚的伸出手:“你多保重,祝一路顺风。”
  院子里的积雪被清扫的非常干净。王红军带来两个人,正在廊檐下抽烟,冻的嘶嘶哈哈直跺脚。乌兰珠抱着笤扫,冷脸看着他们。
  李牧野从外面走进来,诧异问道:“不认识你王哥吗?怎不招呼客人进屋里坐?”
  乌兰珠没好气道:“什么客人,他是来找麻烦的。”
  王红军正快步走来,眼露凶光,似乎来意不善。李牧野将乌兰珠推到身后,迎上去问道:“你什么情况?”
  “你还好意思问我什么情况?”王红军怒冲冲过来,挥手便是一拳,直奔李牧野的眼眶打过来,边打便叫道:“李牧野,我拿你当亲兄弟,你敢欺负我妹妹!”
  果然是为了王红叶来的。李牧野本能反应,后撤步一让,抬手抓住了王红军的拳头,依照陈炳辉教的往怀里一拉又翻手一扭,果然将王红军按倒在地。一招得手,心情大好,看来阿辉哥传授的这些擒敌格斗的技巧还是管用的,威风凛凛喝道:“你个傻逼,问清楚怎么回事儿了吗就过来动手?”
  “我妹妹昨天早上回家大哭一场,问什么事儿也不说,就让我跟你断交,你说我不找你找谁?”王红军胳膊被拗的嘎巴作响,疼的这厮冷汗直淌,却依然咬牙切齿不服不忿。
  李牧野把他松开,骂道:“你个傻逼,长个脑子不会转圈儿,也不想想,我明知道你妹家的情况,还有咱们这层关系,我能欺负她吗?”
  “那她为什么哭?”王红军不甘道:“还有我小婶儿也说你不是东西。”
  李牧野道:“我就问你一句话,你觉着我跟你堂妹好的话般配不?”
  王红军坐在地上,直愣愣的看着李牧野,半天才一拍脑袋,道:“我明白了,我妹妹那天早上跟你表白了。”
  李牧野点点头,道:“你总算还没傻到家,你堂妹小经历少,不知道这里头的事情,你算是老江湖了,你摸着良心说,就凭咱们哥们儿的交情,就算这事儿美的跟天上掉馅饼似的,可我但有三分义气,能同意吗?”

  “不能!”王红军其实不是很确定,只是被一句老江湖给捧的有点发晕。下意识循着李牧野的思路回答了一句。
  李牧野道:“还是的啊,咱们是这么好的哥们儿,你对我是知根知底的,我有精神病史,而且这些年乱七八糟瞎混得罪了那么多人,咱们这种人指不定哪天就把自己折腾进去了,再说你堂妹是什么人?正经体育大学毕业的体校老师,家庭条件更是没的说,她现在瞅着我不错也就是一时冲动,没有阅历才犯糊涂,你能跟她一般见识吗?”
  “不能!”王红军坚定不移的摇头,满脸愧色,道:“原来是这么个情况,小野哥,哥们儿错了,我这一听,你是真给哥面子啊,这要是换了别人,有这好事儿还不得削尖了脑袋往前冲啊。”
  李牧野不无遗憾的样子,点头道:“其实你妹妹还真是挺耐看的一个人儿,可惜我没这个福气。”
  王红军一骨碌身从地上站起,道:“兄弟我明白了,这事儿真不赖你,我这就回去跟我小叔和小婶儿说清楚。”
  李牧野忙叮嘱道:“小姑娘都矜持爱面子,你说的时候讲究点技巧,可以说是我误会了你堂妹的意思,然后说了些不该说的话,才把她给惹急了,对此我深表歉意。”
  王红军眨巴着眼睛,连连点头,道:“成,我明白,这事儿你真给哥面子,你说但凡你有少一点点义气,跟我妹胡搞一阵子,最后再把她给坑了,那我在家里还能呆了吗?”
  李牧野道:“得,误会解释清楚了,我看你也挺忙的,就不留你吃饭了。”
  王红军讨了一顿揍,连口水都没喝到,还觉着李牧野这事儿办的特仗义,他自己挨了揍却还是欠了一个人情债。叫上两个小弟往外走的时候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来,觉着也许是个补偿的机会,回身道:“那个小野,我听小婶儿说你在做进口汽车生意,我爸有个朋友打算在省城那边搞个汽配城,好像是个挺好的项目,找我爸参股呢。”
  “既然是好项目为什么要找你爸参股?”
  王红军道:“他们其实不是冲着我爸,而是奔着我小叔两口子去的,这里头有什么事儿我搞不懂,不过反正这是一个特别好的项目就对了,地段特别好,听说汽配城干起来以后,就算不赚钱,光是地皮就能值回成本。”
  “你说这事儿跟我有什么关系?”

  “他们拿到项目以后就投入建设了,弄了大半年,然后银行贷款出了问题,工程都快干完了,资金链好像出问题了,特别缺钱,指望着我小叔两口子投资才找到我爸的。”
  “明白了,我谢谢你的好意,这项目听着不错,可不适合很多人合伙做,除非他们打算把这项目卖了。”
  日子平平淡淡,生活真金白银。情怀固然可贵到可以让人舍生忘死的地步,但像陈炳辉那样的人生,那样的日子,毕竟是极少数。人生的主旋律,始终离不开柴米油盐。
  钱这个字在陈炳辉眼中等同于俗,因为他经历了太多的生离死别,也或者对他而言,富贵唾手可得,失去的东西却再无法挽回。所以他才可以活的那么超凡脱俗,挥金似土。
  李牧野做不到他那样,至少目前还不能做到视金钱如粪土。李牧野需要很多很多的钱,因为张娜。她身上背着沉重的债,她的债就是李牧野的。所以尽管已经身价不菲,可一旦有赚钱的机会,李牧野绝不会错过。

  卖车款支付了装修费用后剩下的一千六百多万还在银行里躺着。天齐集团的年终财物结算也已经结束,账面刨去分红和来年一季度生产经营所需,还结余两千万。这笔钱的百分之五十五是李牧野可以自由支配的。加上收购天齐集团时剩下的钱,可动用的流动资金有三千万。
  这么计算下来,如果没有张娜那件事,李牧野真的是可以马放南山,提前享受退休生活了。
  情怀有毒,李牧野中毒太深,对张娜好已经是融入生命的基因毒素,解毒如同夺命。
  纵然逆水行舟,也要坚持下去。
  李牧野自知自己不是一个特别有才情和能力的人,经验,学识,都不足以为一时人杰。至少在目前看,跟那些真正商海沉浮多年的人物比起来还差些成色。
  吞并天齐集团并非是自己的商业能力卓著,其实靠的是陈炳辉在军界发挥的作用。破了韦洞明和洪文学的骗局拿到那五千万现金,也是在李奇志等人的带领下完成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