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71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批货在厂房藏匿了十天,乔苍每天回来陪我吃午餐,晚餐偶尔,夜里役有留宿过,饭桌上我几次旁敲侧击他的行踪,他都很少开口回应,非常讳莫如深。市局埋伏的丨警丨察在扑空这么多日后有些沉不住气,王队长换了好几拨人,一直坚守到第十一天傍晚,蒋老板终于在八点多在特区江南会所露面了。
  不过应酬的人不是乔苍,而是韩北,似乎掩人耳目的套路,这样大的事乔苍不在,很容易被人认为不是交易日,出手才稳妥保险,又或者乔苍有所察觉,这批货被条子盯上了,甩不开了,自己金蝉脱壳,拖蒋老板一个人下水他狡猾又睿智,城府高深莫测,什么结果和转折都有可能发生。我躺在库上握着手机,一直等到十一点,王队长始终没有联络我,倒是乔苍出乎意料回来了。
  我一边惊讶问他怎么这个时间还往这里赶,一边不动声色把电话塞在了枕头底下。他没有发现我的动作,走过来上库抱住我,直接脱我的睡衣,在我脖子和胸口缠绵吻着,“想你了。”我被他翻了个身背对他,他在我身后患患牢牢脱掉衬衣和西裤,他蓬勃硕大的家伙似乎刚从火堆里捞出来,炙热得不像话,才刚贴住我臀部我就被烫得一抖,呼吸也有些急促。
  “很多天没有尝你的味道,我怎么魂不守舍。”我眼神往枕头膘,生怕手机忽然响起,我不着痕迹把手伸入底下。摸索到关机键按住。手机传来轻轻一颤,我长长松了口气。
  乔苍滚烫的掌心从我胸口一直滑到腹部,原本要往下,却忽然停住,他笑着问我,“好像圆润了很多。”我扭头看他,“你不是说我瘦吗。”他上半身微微后仰,留出空间仔细打量我赤裸的肉体,“之前是很清瘦,这一个月不知是不是我把你养胖了现在看着圆润不少。”
  他这句话激起我心头的涟漪,我一时愣住,脑海中无数可能闪过,最终聚集在一处,硕大仿佛鲜血写下的红字触目惊心,对未知的恐俱变幻成一把镊子,揪住了我的心脏。

  我仓促失神间乔苍吻住我的唇,如海浪涨巢般汹涌吞没了我。他做完后连洗澡都没有顾上,便匆忙离开别墅,漏夜乘车回他和常锦舟的新房,我躺在凌乱的库上,盯着天花板眼睛不眨熬到了天亮。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子洒入进来,我猛然惊醒,从库上坐起,凝视旁边的梳妆台愣了许久,我脑子一片空白,我在心里不断追问是吗,会是吗,我的月经为什么无缘无故推迟了五天。
  我冷汗渗渗,保姆敲门进来打扫,她低着头没有看我赤裸的身体,我穿好衣服犹豫再三问她有验孕棒吗,她一愣,“夫人怀孕了吗? " 我摇头说没有,随便问问。她肇眉说这是新房子,之前又役有住户,不会有那些东西。
  她蹲在墙角擦拭地板,我心里,坪呼乱跳,七上八下打鼓,始终安定不下来,半个月前我找大夫检查过,他说我没有怀孕,可那时距离容深走后我和乔苍第一次**不足半个月,有也查不出,现在倒是差不多了。
  我搏拳咬了咬牙,“你去 … ”保姆听到我说话,立刻扭头看我,“什么? " “你去买一支。”“是验孕棒吗? " 我僵硬点头,她笑眯眯答应了声,非常高兴跑出去,什么都顾不上了。我下库光着脚进入浴室,站在水池前,过,拍打在敞开的玻璃上,发出忽闪的声响镜子里是我苍白至极的脸孔,和有些失去光泽的头发,天窗外有风声刮乔苍不喜欢戴套,
  这一个月做了十几次,他全部是毫无阻碍的剌穿我,他喜欢**里放肆交缠,快意融合,我也役放在心上,我只想着如何俘虏他,诱惑他,现在后怕铺天盖地袭来,我真希望时间静止在这一刻,不要继续,不要发展到我再一次措手不及的地步。
  保姆很快将验孕棒买回,我从她手里接过,她喜滋滋说夫人觉得有,那就八九不离十了。女人对这事猜侧最灵验,真要是有了,再去医院确定下,先生知道一定高兴极了。她从外面关上门,叮嘱我有情况喊她,她就在卧房外的走廊刷墙壁。
  我拆开包装,将白色的塑料棒取出,我身体忽然不受控制颤抖起来,这种颤抖仿佛决定我生死般悲壮,它的是与否,会让我走向完全不同的人生与命数,它绝不是一个孩子那么简单,它会改变我的所有。我几乎役有勇气再看一眼,丢在马桶盖上捂着脸等结果。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我陷入漆黑与寂静,我心中有一座钟,滴答滴答敲击着,提醒着我,这是我这辈子度过的最煎熬的几分钟。
  我缓慢将手从脸上移开,颤抖而僵硬伸出,触摸到验孕棒的边角,拼尽全力才能握住它。当我清晰看到上面的两条红杠时,我整个人如遭雷劈,撕心裂肺的剧痛从头顶砸下,穿过我每一寸骨骼,一直蔓延到脚底,呈烈火之势将我狠狠吞没。我有了他的孩子,我又一次怀了乔苍的骨肉。

  我在浴室失神太久,保姆敲门始终得不到回应,便从外面闯入进来,她看到我蹲在角落,一脸苍白,弯下腰试探问我有没有。我反应过来抹了抹眼睛里的濡湿,将验孕棒反手扔进垃圾桶,覆盖上一张纸填埋住,“没有。”
  保姆愣了下,她有些替我失望,半响才发出一声啊。她知道我是情妇,也知道乔苍很有势力,在外人眼中我们这样的关系维持不长久,前一夜还如胶似漆,后一晚就有可能因为妻子的干涉或新欢的得宠而被扫地出门,筹码越多,才能站得越稳。
  所有二乃都懂得一个道理,令男人神魂颠倒的美色,不及子嗣更实在,更没有变数。可我不是,我从投想过要为乔苍生子,这个孩子是我的劫数,是我的灾难,是我的噩梦,他根本不该来,他比夭折的那一个还要不该。
  我投有半点喜悦,只有无尽的恐惧和颤抖。他既是我另一扇窗,也是堵住我后路的石头,我只想走那条路,自始至终都没有想要开一扇窗。保姆将我从地上扶起来,这么年轻,坐胎很容易的,她掸了掸我裙摆上的水债,“失人,您不要难过,这一次没怀上,还有得是机会,您先生也正当年,兴许过几天就有了。”
  我吸了吸鼻子,“不要告诉他我今天测验过,又没什么好消 』 息、,告诉了更不好。”“我明白。”她搀扶我走出浴室,打开农柜拿出一件干净的农服让我换上,她转身要走时又停下,“夫人,要不去医院查查,也许这个不准呢,您都觉得有了,一定是有点反应,不如更稳妥点,我给先生打个电话,找最好的医生为您详细检查。”
  “不要!”我大惊失色,两只手紧紧抓住脱下的旧裙,胸口剧烈起伏着。保姆一愣,她壁眉问我怎么了,我舔了舔干裂的唇,“我不要去,我害怕医院,我 … 我有个姐妹儿,就死在医院了,之后我都不敢去了,除非真是躲不开的病。”
  她这才恍然大悟,我将裙子扔给她,告诉她出去见个朋友,最晚下午回来。我明白这样的自己很反常,浑身上下都散发出逃避的味道,让人疑窦丛生,但我也顾不得那么多,我已经走到一个非死即生的路口,左拐是深渊,右拐是悬崖,一切都在我一念之间,在于我的一个选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