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70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韩北起身朝我额首打招呼,我笑了笑让他坐下,他说已经和苍哥汇报完,不留下打扰。他对乔苍比划一个数字,二。乔苍不动声色嗯。我下意识扫了一眼韩北的鞋子,干干净净的白皮鞋,没有沾染尘沙和泥土,一定不是从码头或者国道来,首先排除了两个小时,那么就是两天。不出意外那批**因两天后会进入特区。
  韩北离开后,乔苍握住我的手将我抱住,他凝视我有些红肿的眼睛,以及脸上浅淡的斑驳的泪痕,“哭过了。。..”我嗯了声,他问为什么。
  我垂下眼眸,不动声色转动眼珠,飞快思考着 J 我断定他的马仔今天役跟着我,乔苍一定以为我畏惧常老Y`in 威担心被掳走而不敢出门,所以撤了人手,对我放松了戒备。
  我没有任何顾忌撒谎说一个小三上位的姐妹儿,老公有了新欢,她被扫地出门,找我喝酒哭诉,我有些感触。他笑说这样的事永远不会发生在你身上,不必感触。
  我装模做样瞪眼,让我的谎言看上去更加逼真,“怎么,你诅咒我以后当不了男人的老婆,我就活该是情人的命了? " 他笑说男人有新欢这事不可能。我问他为什么不可能。

  他手指擦拭我的泪痕,“男人睡你都嫌不够,哪有公粮缴给别的女人。不是要累死了。”我扑味一声笑出来,“乔先生油嘴滑舌是跟谁学的,还真是炉火纯青。”
  他嗯了声,“看到你,我下流的一面总是情不自禁跑出来。”乔苍用过晚餐后并没有留宿,他告诉我回新房住一晚,之后几日都要忙点事,不能陪我。
  常老和二姨太大约在特区要待上一个月,期间寺庙香火供奉不断,一日三次磕头还愿,求子之心很是虔诚,乔苍在此期间不仅不能常回来,还要尽量疏远我,给足常锦舟作为妻子的颜面。
  因为我的缘故常老和他闹得非常僵持,两方都不体面,他不摆出退让一步的样子,常老既得不到人又下不来台恼羞成怒要是真做点什么,乔苍现在的势力未必招架得住,到底也是老江湖,混了几十年的黑帮,威望不是盖的我故意蛮横不依不饶搂住他脖子,“这是有了相好的,赶着去讨欢,乙吗?
  说这么冠冕堂皇做什么,男人想要风花雪月,都是这么扯谎的,其实哪有那么忙。”他笑说的确发展了那么一两个。“呐,我想想,看是何方神圣,连我都不是她对手,抢男人抢到我库上来了。”
  “何小姐有法子应对吗。”我说爱来不来,我自己过得更清闲。他怔了怔,旋即闷笑出来,手指重重掐了一下我屁股,柔轮弹性的触感令他爱不释手,本都松开了,又再度摸上来,意犹未尽揉捏着,“我就喜欢你放荡的样子。”

  我扭了扭身子,小蛮腰在他视线里极尽风*,胸前彼穿刚士阔的两团子白肉挤出魅惑至极的弧度,他眸光黯了黯问我是要战一场再放他走吗。“乔先生留着肾战新欢去吧,头几次越勇猛女人越死,白塌地,都是库上老手,下面那家伙可得争口气。”
  我离开他身体竖起两根葱白的手指,在他眼前勾着晃了晃,揪住他领带往门口一推,环抱双臂浪声浪气说,等什么时候回来,做不满一个小时,我就当你真的找女人了,别想再碰我。”
  我这副浑然天成的媚态挠得他,白痒难耐,他伸出舌尖非常狂野舔了舔上唇, ― 口手扯住领带,一边松解着一边朝我跨过来,我娇笑着躲闪,正在他将要把我捞进怀里时,秘书站在门外喊了声乔先生走吗?他身形一晃,我趁机从他指尖逃脱,媚眼如丝甩了甩长发,“要么去阳台上?
  " 他眼睛里的欲火闪了闪,只差一把火就可以燃烧起来,秘书试探着推开门,将半个身子探入进来,“乔先生我送您过去,常小姐催了两个电话了。”
  乔苍的自制力相当厉害,他在这样关头非常镇定呼吸了两口,便将一身火热压制住,他重新整理好领带和西装“足各上顺便到茶楼拿个合约,再过去,时间来得及。”

  秘书说好,他朝我鞠躬示意,先一步走出去,乔苍站在距离我不远的玄关,他眉眼间笑容霸气又性感,“回来收拾你。”他乘车离开后,我拿手机回到卧房反锁上门,躲在浴室里给王队长发了条短讯,虽然说得不是很清楚,但他也能看懂,打电话实在危险。谁知道这房子里有役有藏匿录音笔。
  周容深还在时,他察觉到市局有乔苍的卧底,乔苍那边也有市局的眼线。不过那个眼线早已暴露,被乔苍派去护送赵龙回金三角,交待在那边了。
  相比较他的耳聪目明,市局挖卧底的本事要差了一点,到现在也不知道是谁,不过那个卧底拿不到机密,除了周容深非常信任的下属,其余丨警丨察都是轮值,掌握到的消息无非是扫黄办案,根本不涉黑,内幕对乔苍役有任何用处。
  王队长很快回复过来,他告诉我那天见面回市局就已经安排好人随时待命,紧盯这批货,不会出丝毫纸漏。我删除短信捂着快要窒息的胸口,整个人无力瘫坐在库上。有些事不是我避免就能不发生,我和乔苍之间,终归要走到为敌的一步。
  只是早晚而已。隔着杀夫之仇,隔着夺家业之恨,我怎能心安理得在他身边。乔苍离开后的两天一夜,我都坐立不安,好不容易捉到日子,我一直撑到凌晨,王队长才把电话打来,他告诉我货物是到了,但马仔防守很严,每个人身上都缠着手榴弹,大有出了事同归于尽的架势,为了安全没有贸然强攻,跟踪到一处废弃厂房,发现了这批**因暂时储存的仓库。

  “要等时机吗? " 他说是,等蒋老板到特区交易。我舔了舔嘴唇,“蒋老板会直接和乔苍交易,这两个人都是黑帮头子,手下死士数不胜数,恐怕不会太成功。
  王队长沉默了片刻,“周太太的意思我明白,可现在马仔非常谨慎,我们的同志也是血肉之躯,冒险太大了,再说不能人赃并获也动不了乔苍,这八百斤**因也是没用的,顶多烧毁掉,主要目的还是要扳倒乔苍这个组织。”我说扳倒不急,先控制**因不要流入市场,祸害更多人,其他事 l 漫.漫来。
  王队长不解问是出了什么事吗。我极力保持镇定,“没有。”他思考了下,“看马局长怎么安排。我有消息会通知您。”
  我挂断电话身体骤然变凉,他其实根本不明白我的意思,我只是还役有做好准备和乔苍兵戎相见,市局胃口太大了,很有可能咽不下这块肉,反而适得其反。我把**因的消,息放给市局,仅仅是想要借这批货探底。

  看常老会不会C`ha 手,乔苍除了自己还有什么同党。他猜到幕后主谋是我,又是否对我再度放宽底线,纵容我的算计,这些我必须摸清才能走下一步狠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