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143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站起来,将陈玲拥抱在怀里,我说:“他是男人,不应该沉浸在溺爱之中,我觉得,他不会恨我们,只会感激我们,我们让他从小独立成长,这是一件好事。”
  陈玲掐了我一下,很疼,她说:“你自我欺骗的话从来都不少,但是,让我好受多了。”
  我笑了一下,电话响了,我看着是朱贵的电话,我就说:“大老板来了,我得去接一下,该休息,就要好好的休息。”
  陈玲点了点头,我在她的脸颊上亲吻了一下,然后就离开了家,坐上车,去机场,我咬着嘴唇,心情豁然开朗,所有的事情,都在朝着我的预期前进,盈江赌石市场,珠宝街,虽然还没有抓在手里,但是他们已经跑不掉了,等料子交接,店铺开张,战争就要进入白热化了,钱,是这场战争中最重要的武器。
  这世上没有钱解决不了的事情,如果有,那就多花点!

  芒市机场,我接到了朱贵,两年多不见,他又胖了,但是却少了几分傲气,还戴上了金丝边的眼睛,说实在的,这眼镜真适合他,一看就知道没什么文化的暴发户。
  但是,人是不可貌相的,朱贵是个有文化的人,对于翡翠,也是一个高手。
  对于王贵,我是不了解的,他的是生活是什么样的,我觉得没什么关系,我只知道他是个京爷,以前代表北京帮。
  北京帮并不像我们瑞丽,广东,我们这边都是官方注册的正规的协会,但是北京不是,他们就是一群有钱人组成的一个团体,喜爱翡翠,收藏,有钱,标签就是爷,没有人能跟他们比阔。

  车上,朱贵跟我说了这两年他的生活,来诉苦的,他告诉我,那批雍曲种的料子,可是把他害惨了,前脚货到,后脚雍曲种的料子就崩盘了,他被北京帮的那群大拿给骂的狗血淋头,还把他给踢出了圈子,他这两年算是到处跑生活,还想把我给干掉。
  他是真的把我恨的牙痒痒,但是他也知道,他要翻身,还是得看我。
  车子到了边贸街,我下了车,请朱贵去仓库,李吉已经在仓库等着了,他知道今天要看货,所以早早的就来了。
  我看着李吉,我说:“京爷朱贵,北京人有的就是钱,我徒弟,李吉。。。”
  我给他们两个介绍,李吉问好,但是朱贵只是点头,没跟他有什么交集,进了仓库,李吉开了保险柜,我看着料子被拿出来,就说:“都在这呢。”
  朱贵看着料子,皱起了眉头,说:“好料子,这块黄翡是难得的极品,有黄龙玉的色泽,但是又比黄龙玉润,第一眼看,就是黄龙玉,但是识货的人都知道,他是翡翠,也知道他的价值。”
  我点了点头,黄龙玉是玉界新贵,又叫黄蜡石,最大特点是田黄的颜色,翡翠的硬度,硬度更好、透度更高、色彩更鲜艳丰富。
  黄翡是一种翡翠,以黄褐色为主,市场上常见的黄翡的内部不纯,且透明度不高品质大多不是很好质地好的黄翡被人们称为“金翡翠”,精品黄翡的产量很少,能达到冰种的黄翡翠都极其稀有,冰种的黄翡翠全是非常贵重的,只能看各自的机遇了,通常说,黄翡翠的种头都在糯种到豆种之间。
  而这块,就到了高冰,所以他的黄,他的润,就成了 稀世精品。
  黄龙玉跟翡翠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玉石,黄龙玉也不便宜,现在市面上极品黄龙玉,也是按克卖的,所以,这块大马坎黄翡,就显得更加的珍贵了。

  我看着朱贵摸着料子,我说:“没亏吧?”
  “当然不会亏,这块料子,我可以断定,世界上就这么一块,找不到第二块了,我赌石玩翡翠二十多年了,但是,真的没有见到过这么黄润的黄翡,你知道谁拿的这块玉吗?”朱贵问我。
  我说:“我那知道?但是都不还价的人,一定是个大拿。”
  “那是当然,这个是跑外汇的,在国外有很多投资公司,在国内也有十几家金融公司,我说名字,你可能不知道, 但是说收藏的,你可能知道,前年,苏富比拍卖会,拿下乾隆玉玺的那位,你应该知道。”朱贵说。
  我听着,就点了头了,我说:“白老板?”
  朱贵点了点头,说:“十六亿买一块昆仑玉,也就是乾隆的玉玺,要是放在现在,十六亿可以买一座玉山了,但是人家愣是眼都不眨,直接在拍卖会上把这块昆仑玉拿下了,爱玉如痴。”
  我点了点头,我说:“他们来钱快,投资一个工程,都是几十亿的,跟咱们不一样,咱们玩翡翠,就是赚钱,人家就是收藏,对了,他有没有兴趣投资翡翠?”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我都见不到人家,我都是在咱们的官网上放的图留言,你想高攀,很难的。”朱贵说。

  我不屑的看了朱贵一眼,我说:“我高攀?妈的,我邵飞也好歹是赌石大王,身家也是几十亿,我高攀?”
  “哼,你那点钱算什么?我就跟你说个事,人家在英国买了一栋楼,二十亿欧元,这就是普通购物,你行吗?”朱贵说。
  我听着,就来火,但是我想了想,我还真不行,这世界就是,你千万别跟别人比,因为,比你有钱的太多了,比你有本事的也太多了,人比人气死人。
  朱贵蹲下来,看着那块墨翠,他深吸一口气,说:“墨翠这个东西,懂的人很少,但是懂墨翠的人,一定会爱上墨翠,说什么出淤泥而不染,说的就是墨翠,别看他黑,但是灯光之下,他就有绝世之美,这块墨翠厉害了。。。”
  我笑了笑,我说:“那,料子都在这,你验货了,可以提货了,我们两清了。”
  朱贵笑了笑,说:“那是当然。”
  他说完,就吩咐自己带来的人,把料子给打包,我们站在外面,抽了颗烟,朱贵看着我,说:“你那女朋友,现在在广东厉害了,四联没了四大家族,我以为会倒台,但是你那个妞在广东干的风生水起的,四联几乎垄断了广东顶尖翡翠市场。”朱贵认真的问我。

  我看着他质问的样子,我就说:“她在我身边,学了不少,加上她本来就有本事,而且,他比陈发他们更精明,没有固步自封,现在都什么社会了,还搞固步自封那一套,肯定是行不通的,她就像是洪水,之前被堤坝给包围起来,当堤坝被冲破之后,就会吞噬掉整个河道。”
  朱贵说:“你有什么办法吗?”
  我看着朱贵,我说:“你们北京帮不是有的是钱吗?现在他们也卖好货,只要你有钱,不就能买吗?也不存在跟他们广东人斗什么。”
  朱贵笑了笑,说:“我的意思是,你就这么甘心的把你一手打下来的江山拱手让给那个妞?我可是知道,他还跟瑞丽的领导者来对付你呢,也算是背叛你了吧。”
  日期:2017-09-08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