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52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秋语儿点点头,安静的在床上躺下,犹豫片刻,双手也放在了身子两边,两条腿微微张开,将自己完全的呈现在萧晋的面前。
  其实,只是大腿内侧的那两块暗斑,秋语儿完全可以自己涂抹,更不需要脱得这么彻底,可他们两人似乎都忘记了这件事,她不说,萧晋自然不会傻到主动提出来。
  倒不是他想占人家的便宜,这三个月来,秋语儿的身子前前后后上上下下、除了里面,能看的不能看的,他都看过无数遍了,心里早已没了初期的波动,他只是想让自己的主导地位能在秋语儿的意识中更加的确定清晰一些。
  目前来看,效果还不错。

  仔细的涂抹着药膏,他再次开口说:“下次我再去龙朔的时候,你跟我一起去一趟,我给你找了家传媒公司,你把合约签了,然后再在一个小型的奢侈品发布会上唱一首歌,算是复出前的一个小预热。”
  如果放在以前,她一定会仔仔细细的问清楚那个公司的规模资源如何,旗下都有什么艺人之类的,可在长达三个月的山村生活之后,她的名利心已经被消磨的差不多了,只觉得萧晋所说仅仅是一份工作而已,能养活自己和妹妹就好,其它的都无所谓。
  “我以前的歌曲版权都还在原来的公司手里,”她想了想,说,“不和他们打招呼的话,贸然在公开场合演唱,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纠纷。”
  萧晋挑起眉:“你的作品,版权怎么会在公司手里?你是不是傻?这种霸王合约怎么能签?”
  秋语儿眼中闪过一丝黯淡,又不说话了。
  萧晋顿时恍然,不用说,肯定是她以前的那个男人让她签的。
  摇摇头,他又问道:“那从你跟公司解约之后的这一年多里,就没写过新歌吗?”
  “写过,就在前几天,我还刚刚完成一首新歌的词曲,只是,现在再去跟乐队配合什么的,时间恐怕已经来不及了。”
  “那就清唱。”萧晋无所谓的说,“你的嗓音本身就比较空灵,适合清唱,而且,你的复出本身就是一件足以引起轰动的事情,再加上纯清唱,正好让人们知道,消失一年多的国民天后,依然还是天后。”
  秋语儿抬起头,不自信的看着他问:“我、我真的可以吗?”
  “把‘吗’去掉!”抹完最后一点药膏,萧晋拿起纱布细心的帮她包住,说,“在这个院子里,每天早晨都能听到你练嗓子,虽然我对于音律懂得不多,但好听难听还是听得出来的。”
  秋语儿眼圈红了,却笑了笑,难得鼓起勇气开玩笑说:“在这里整天被你打击,我都快要相信自己是个一无是处的蛀虫了。”
  “来这里之前的你,连蛀虫都不如。”包扎好,萧晋起身再次去洗手,撇嘴道,“另外,我就是整天骂你笨和蠢而已,应该从来都没有抨击过你的专业领域吧?!”
  平平淡淡的一句回答,秋语儿的心中却涌出一股仿佛中了大奖一般的激动。因为这还是萧晋第一次没有因为她乱开玩笑而对她横眉冷目。
  “好!我一定会用心唱好这首歌的。”她开心的说。
  萧晋对她笑笑,道:“元旦韵儿会放假,但元旦当晚你要唱歌,所以咱们一起过,第二天再一起回来。不过,在那之后,你就要正式进入工作状态了,要到春节前才可以休息。放心,这个房间我给你留着,什么时候想回来,就回来住几天。”

  说完,他就走出了房间。秋语儿平躺在床上,眼睛望向上面的房梁,嘴角慢慢浮现出一丝安静的笑意。
  走到院子里,萧晋又点燃一支烟,深吸一口,直到胸腔里开始有闷闷的感觉,才缓缓的吐了出去。
  秋语儿的调教效果很好,可他却并不开心。这是他长这么大,做过的第一件真真正正让他良心难安的恶事。
  虽然如今的秋语儿懂得了生命中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在外人看来是一件好事,但作为既得利益者,他确实是在做恶事。
  人就是人,没资格去做上帝才该做的工作,特别是在针对别人的时候。
  这时,两个孩子从堂屋里出来,正是巫飞鸾和梁妞妞。小丫头双手小心翼翼的捧着一个小纸盘,上面是一块黄盈盈的芝士蛋糕,看到萧晋,就不好意思的喊了声老师。

  萧晋微笑摆摆手,说:“赶快吃吧!别掉了。”
  看着像逃跑一样拉着梁妞妞回自己房间的巫飞鸾,萧晋突然很想家,想问一问爷爷:随心所欲和问心无愧,真的能同时做到吗?
  “老板,查到了,那个萧晋就在一个叫囚龙村的地方教书!”跟毛球和梁德富打听清楚之后,那贼兮兮的男人就迫不及待的掏出手机打电话道,“而且,那个村子里的大部分人都会天绣,想来,萧晋能跟诗咏国际搭上关系,就是因为这个。”
  “好!干得好!”电话那边传来大声的赞赏,“你先在那里等着,我马上派人过去,你们给我继续查,最好是能在元旦之前搞清楚他跟村民们之间的交易细节和价格。只要办得好,你儿子赴美留学的事情,就包在我身上。”
  男人大喜,对着话筒连连感激道:“谢谢老板!谢谢老板!我保证完成任务!”
  长达三个多月的天绣活计在所有人都领到最后一笔酬劳之后,总算是圆满结束,没有事情做的村妇们都闲了下来,村子一下子就热闹了许多。
  而且,快到年底了,外出打工的人也陆陆续续的赶了回来。本来不应该这么早,但听说在村里三个月就能挣两万块,合一个月小七千,这可比在外打工累死累活强得多,所以许多婆娘会天绣手艺的男人们就在工地上待不住了,纷纷辞工回家。
  这对于萧晋来说是个好消息,毕竟懂得天绣手艺的人手越多,回头接起活来自然也会更轻松,但是,这些人回来也带来了一个新的问题。
  那就是,他们原本的淳朴,已经被城市的繁华给污染了。
  这从他们在初次见到萧晋时的怀疑目光中就可以看得出来。
  从某种角度上来讲,他们这种行为只是害怕自己被骗,算是聪明的处世之道,可有的时候,这种聪明,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

  不过,萧晋不在乎这些,反正他给的价格童叟无欺,就是被整个囚龙村联名告到法院去,他也有理。
  这天,他给孩子们上完课来到老族长梁庆有家,一进院门,就看见老头儿半躺在摇椅上裹着被子晒太阳,手里还拿着一个紫砂的小茶壶,不时滋溜一口,再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满脸都是幸福和惬意。
  不用问,那茶壶里装的肯定是酒。
  “哎我说老爷子,这还没到午饭时间呢,您怎么就喝上了?”萧晋笑着走过去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