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26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炳辉认真的看着李牧野,道:“老弟,我欣赏你这样的汉子!咱们结拜个兄弟怎么样?”
  这个时候李牧野哪敢说个不字,更何况这也算是一件好事,跟他结拜以后,最起码那笔钱的安全系数会大大增加。
  欣然同意,于是二人点了几根烟,敬天敬地后便正式结拜为兄弟了。
  啤酒和烧鸡摆上,陈炳辉说:“哥哥以前是当兵扛枪的,退伍以后没事做,又没脸回家,所以现在就过着四海为家的日子,死到哪里埋哪里,今天这仨人是我扔下去的,回头有事儿全是哥哥扛着。”

  李牧野说:“咱们俩谁都不扛,没人问拉倒,若有人问起来,我就说他们仨上厕所去了,那仨人手机都在咱们手里,这一路荒无人烟,等到他们走到有人的地方报警时,咱们都到满洲里了。”
  陈炳辉点头道:“兄弟你这脑瓜子真透亮,哥哥我就只会舞刀弄枪,我也是最近才知道这江湖饭也是讲究技术的。”
  李牧野看着他,道:“大哥你要是不觉得委屈,今后咱们兄弟就一起混吧,我肯定是要想尽办法赚很多钱的,今后有兄弟一口吃的,就决不让你饿着。”
  陈炳辉有些犹豫:“哥哥送你到满洲里,陪你把钱换回来都没问题,但要说以后长时间在一起做事就算了吧,不是哥哥不给你面子,其实是有些事情我还不能告诉你,我就怕哪一天遇到翻旧账的人,反倒连累了你。”
  李牧野笑眯眯看着他,问道:“大哥,你看我像那种怕事儿的人吗?”
  陈炳辉迟愣了一下,随即也笑了,道:“得,是我这做哥哥的俗气了。”

  越聊越亲近,俩人都挺高兴的,举杯庆祝。李牧野问道:“大哥,有个事儿我必须问清楚了。”
  “什么事儿你说。”
  “你跟孟凡冰是认真的吗?”
  “认真的我就不用费这么大劲弄钱还给她了。”陈炳辉道:“这娘们儿对我是不错,可我也知道她那性子,只要是遇到比我好的立马儿就得把哥哥我有多远蹬多远,女人有恩于我,我自然牢记着,天塌下来替人家扛起来这是爷们儿的责任,但一起生活就有点扯淡了。”

  “她这个人还是挺真实的。”李牧野道:“我瞅着她好像对你动了真心。”
  “喜新厌旧的人都经常动真心。”陈炳辉一副情场老手的口气:“认真咱们就输了,欠她的钱我可以想法子加倍给她,但这真情我可真给不了。”
  李牧野忽然问道:“大哥是首都人吧?”
  陈炳辉点点头:“四九年我们家老爷子把家搬到了北京城,我们家姊妹多,我是最小的,上头八个姐姐。”说到这里,他的神情有些黯淡,摆摆手道:“不说这个了,太闹心。”
  李牧野道:“你这风流性子,在京城一定有相好的。”
  陈炳辉眼中竟闪过一抹柔色,喝了一杯酒,道:“以后有机会一定带你认识她!”
  “这个她是谁?嫂子吗?”
  陈炳辉道:“屁的嫂子,哥哥我十六岁就去当兵了,南疆轮战两年,外事局站了六年岗,转业回来又在外头闲逛了两年,哪有时间给你找嫂子。”
  短短的几句话,勾起了李牧野许多联想,陈炳辉身手厉害,连功夫世家出身的鲁源都自愧不如。这位结拜大哥做事干脆果断略微鲁莽,但其实还是有分寸的,否则以他的身手,痛下杀手的话,魏礼节恐怕就不是断一条胳膊的事儿了。
  他八八年参军,在南疆轮战了两年,之后去了什么外事局站了六年岗,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部门。听着似乎寻常,但只凭他的身手判断,估计这地方也不是谁都能去的。转业以后在社会上闲逛了两年却不肯回家,这又是什么情况?

  “大哥先前那口气可不像是一般的关系。”李牧野又试探了一句。
  陈炳辉道:“其实真没什么特别关系,要说有那也是我在单相思,人家根本不拿眼皮夹我,反正我这辈子是不准备结婚的,但要是一定会跟哪个女人结婚,那就只能是她。”
  “既然这么大决心,为什么不去找她?”
  陈炳辉道:“至少短时间内我是没脸见她,这么告诉你吧,我跟她哥是一起扛上的枪,然后在南疆老山前线我们遇到了一次埋伏战,她哥哥倒下了……为了救我。”说起伤心往事,他忽然掩面,终于喝了一大杯啤酒才把这情绪压下去。
  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李牧野能明显感到他谈话的兴趣淡了。于是也选择了沉默,取出个随身听,放起了军旅音乐。
  能一起喝酒的是哥们儿,但也许仅仅是哥们儿。能一起黯然沉默的却必须是兄弟。
  陈炳辉这个人非常富有人格魅力,只短暂接触了两次,时间上算起来满打满算还不到一天,李牧野竟发现自己对这位刚结拜的大哥,差不多是掏心掏肺的感觉了。
  也许真应了古龙的那句话,有的人相互认识一辈子也成不了朋友,而有的人只要几句话一件小事就能做兄弟。
  再漫长的路也会有尽头。
  满洲里,中国最大的内陆口岸,城市面积730平方公里,大约相当于七个巴黎市区,人口只有26万。这个人口数不如中原地区一个稍具规模的小镇。
  走在所谓的城市街道上,放眼望过去,一条狗肠子大街直条条,两边分出几条横道,便几乎是整个市区的全貌了,这个规划还真是容易。
  一九九二年,这座城市被国家列为首批边境开放口岸城市。从此,除了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外,这块土地上又多了更丰富的中俄贸易资源。
  滚滚财源并未让这里变的特别繁荣,却实实在在给这地方带来了许多机会。
  投机者们在这里寻找机会。外币兑换,走私商品集散等业务空前发达。尽管在这里承担美元兑换业务的金融掮客很多,而美元也是最受欢迎的货币,可李牧野还是用了半个月时间才兑换出陈炳辉需要的钱。
  小心驶得万年船,二人来到满洲里后,为防备洪文学的人找到,没有选择租住在酒店宾馆里,而是直接买下一栋民居暂住,在陈炳辉的建议下又买了一辆丰田巡洋舰吉普车。
  连日来,都是陈炳辉负责驾车,李牧野联系兑换业务。中间也不是没遇到过黑吃黑的主儿,但都被陈炳辉犀利无敌的身手给解决了。有一次,他甚至赤手空拳从三名持枪者手中夺下武器,变戏法似的在几秒钟内将三把枪分解。那貌似神秘的枪到了他手中简直成了最简单的拼装玩具。
  满洲里的外币兑换圈子开始流传一个消息,内地某位高官的公子携带大量美子来到满洲里,同时还带了一个中南海级别的保镖。凡是老实跟他交易的都赚到了,而那些有黑吃黑打算则纷纷吃了大亏。

  交易越来越活跃,那些不友好的事件反而遇不到了。到了十月末的时候,已经把全部美元都兑换成了人民币。分别存入李牧野个人开具的五个账号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