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22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孟凡冰道:“那件事是我错了,你要是不解气,随便你怎么对我都可以。”
  李牧野嘿嘿一笑:“还是算了吧,你现在身价不菲,我可招惹不起。”摆摆手,又道:“这事儿我应了,能不能办成还得看运气,你先回吧。”
  “你可得抓紧。”孟凡冰泫然欲泪,急的热锅上蚂蚁似的:“他在里头指不定遭多少罪了。”
  李牧野道:“遭点罪也是活该,给他个教训也好,免得以后手还是那么欠。”
  孟凡冰担忧的:“你不会还记恨他,然后耍我拿钱不办事儿吧?”
  李牧野把手里的钱一下子丢了过去,骂道:“贱货,拿着你的钱滚蛋,有多远滚多远!”
  孟凡冰哇的一下哭了起来。连声说着对不起。
  李牧野冷冷看着她双手递过来的钱,一把接在手里,道:“别觉着有两个钱儿就牛逼了,老子眼皮子浅,却还没把你那点钱夹在眼里,明告诉你,这点钱肯定不够,接下来还指不定要多少钱呢,你得有个心理准备。”
  孟凡冰哭哭啼啼道:“反正我认准他了,不管花多少钱,只要是我能拿得起,多了不敢说,一两百万还是拿得出的。”
  “嗬!”李牧野赞叹道:“你还真是够有钱的,就冲你这个决心和态度,我一定尽力帮忙。”
  孟凡冰哭着离开了,李牧野站在街头目送她远去,禁不住自语了一句,李牧野,你真他吗是个无耻混蛋。

  一辆出租车开进小区,车门一开,鲁源出现在视线里,戴着墨镜和鸭舌帽,背着行李包。
  “要走了吗?”李牧野迎上前去。
  鲁源点点头,道:“临走前跟你打个招呼,其他人都代表了。”
  李牧野笑笑:“也就你有这个意思,其他人这会儿早不知道走多远了。”
  鲁源道:“老李回老家,小秋去了南朝鲜整容,王宝书走的时候跟谁都没打招呼,估计以后大家不会再见面了,我过来就是告诉你一声,我打算先回老家把老太太和闺女接上,然后去青岛定居,要是哪一天你到了青岛不妨来找我。”
  李牧野道:“你告诉我那么多江湖险恶的知识,怎么到头来还把老底泄给我知道了?”
  鲁源道:“或许是缘分吧,我也曾经有个姐姐,当年我第一次离开家的时候跟你那年差不多,也是为了姐姐捅了一个人才逃门在外的,当年见你为了那姓孟的小姑娘跟人拼命,我就觉着你这孩子骨子里不坏,所以就总想着提点你几句。”
  “好多事儿我得谢谢您,但这个谢字太廉价就不说了。”李牧野道:“有朝一日必定去青岛看您。”说着,将手里的钱直接塞进鲁源的行李包里,道:“这点钱给孩子和家里老奶奶买点东西,就当是我的一点孝心,二哥不能拒绝。”
  出租车在按喇叭,鲁源道:“我该走了,最后送你一句话,打人一拳若是打不死就得防人一脚,别大意了。”

  李牧野看着他离去,若有所思。
  杀头的生意有人做,赔本的买卖没人干。
  李牧野兵行险道,从洪文学的手中拿到了那笔巨款。这笔钱若是放在银行里,在煤城这么个中小城市里,足够他吃喝不愁一辈子了。但这却不是李牧野玩了命做这件事的目的。跟张娜的那位准未婚夫比起来,这点钱实在是非常不够看。
  正在为下一步怎么去赚钱的事情苦恼时,电话忽然响了,不必看就猜到是孟凡冰打过来的。她拜托的那件事李牧野根本不想帮她办,只打算拖些日子就把钱还给她,告诉她没办成就算了。
  电话响个没完,这娘们儿还是那么丝毫不顾及别人感受。李牧野懒洋洋接通电话。
  “你忙什么呢?那件事办的怎样了?”她的语气急迫,迅速问道:“人到底能不能捞出来,是需要钱还是别的你倒是给个信儿啊,这都三天了,你不声不响算怎么回事?”
  李牧野随口应付道:“你催什么催,办这种事着急管用吗?魏礼节是什么人你不清楚吗?把他打了可不是小事儿。”
  孟凡冰带着哭腔道:“你拿钱不办事儿,人都被关了这么长时间,就怕救出来也没用啦。”
  这娘们儿恋奸情热,看来是对陈炳辉动了真心,只怕魏礼节存心报复,对陈炳辉下毒手。
  李牧野不客气的:“怕我黑你钱,你就过来把钱拿走,就你这破事儿我还真不愿意沾呢。”
  孟凡冰被魏礼节蹬了以后再想搭救陈炳辉,便只剩下李牧野这一个指望,前面话说重了,赶忙往回拉:“别,你别生气,你知道我这个人向来是心直口快,我也是这么长时间没什么消息,所以太着急了,有口无心的,你别介意,人还得救啊,我知道不好办,钱不够你就说话,一两百万我还是拿得出的。”
  “我尽力而为吧。”李牧野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坐在家里琢磨了一会儿,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看在钱的份儿上就去问问。
  洗漱出门直奔网吧,果然一下子就找到了王红军。满网吧的人都在打半条命,数他叫的最凶。
  因为李牧野低价转让网吧这件事,王红军的老爹难得的夸了他几次,说他会交朋友。这货现在对李牧野除了敬佩外更充满感激。见李牧野不声不响站在身后,立即起身道:“小野哥这么有空?”

  “过来一下,有事儿找你。”李牧野转身走到外面。
  “啥事儿你就说呗,神神秘秘的非要到外头说。”王红军跟了出来,递过来一支软包大中华。
  李牧野接在手放进嘴里,王红军的火机跟了过来。点燃后,深深吸了一口,问道:“你想不想赚一笔大钱?”
  “赚大钱谁不想啊,不过我可答应老头子了,好好经营网吧,不能干出格的事儿。”王红军提前打了个预防针。
  李牧野笑道:“这可有点不像你了,不过你这变化我很喜欢,知道抓钱就是好事儿。”又道:“放心,要命的买卖也不会找你做,我就是受人所托,打算找你叔叔帮忙捞个人。”
  “捞人?”王红军眉头一紧,道:“什么人?你都亲自出面了还用提钱吗?”
  李牧野道:“不是说了吗?我是受人之托,要捞的就是前几天把魏礼节揍了的那个外地哥们儿。”
  “他啊。”王红军顿时迟疑起来,道:“这事儿可不好办。”

  李牧野道:“好办不好办我心里头比你有数,不用你干别的,就去给你叔叔过个话儿,请他做做工作,看看对方留没留缝儿,要是有意和解,钱就不是问题,要是实在非得把那小子弄进去,就说明咱们跟这一百万没有缘分。”
  “多少?”王红军吓的一缩脖子,道:“你刚才是不是说一百万?”
  李牧野点点头,道:“啊,这事儿也挺有意思的,打人的知道踢到铁板上了,所以预算给的很宽。”
  王红军被刺激的直搓手,踌躇满志的:“我回家缠我奶说情去,这事儿说什么也让我老叔给他拿下!”
  李牧野道:“那就拜托了,这事儿办妥了,一百万我直接给你,至于你给你小叔多少就是你的事情了。”
  王红军问道:“这一百万包括和解费用吗?”
  李牧野摇头道:“只要魏礼节肯同意和解,那份儿费用另外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