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836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常委会,开了很久,顾秋两人在外面等着,连肚子饿都忘记了。
  罗汉武书记更是紧张,也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福还是祸!
  会议的最终结果,还是采用了蒋冬梅的意见。
  成立专案组进行调查,把最严重的头三名做典型来抓,其他的人嘛,根据情节,酌情处理。
  说来说去,也只有这个办法最妥当了。既起到了杀一儆百的效果,打击了经济犯罪违纪行为,也对社会和国家有个交代。
  在会议上,蒋冬梅的方案,无疑是最好的。
  顾秋后来听到这个消息,也在心里暗道,看来这个蒋冬梅还是有些能力,并不是靠裙带关系上位的女干部。
  这样处理,既不将事态扩大,也能有效控制在自己的掌握当中。
  市委的办事速度相当迅速,当天晚上就成立了专案组,由纪委副书记亲自带队,从纪委和组织部各调了几名精英,当天晚上就赶赴达州。
  情况紧急,形势严峻。
  好多人都没有吃饭,饿着肚子干工作。
  顾秋和罗书记,自然也回了达州。
  工作组,按名单找人谈话。
  此次事件,连一些重量级的常委,也没有逃过一劫。不过市委考虑到方方面面的原因,只是把其中几个情节特别严重的干部,进行双规处理。
  剩下的十人,也做警告,或停职,免职处理。
  他们原来的位置,按部就班,由副职顶替。不管怎么样,处罚是避免不了的。
  尤其是那些单位一把手,当场就被免职了,后来的处理方式是降级。
  达州这次官场地震,一举拿下了这么多名干部,即使在南阳省内,也是极为少见的事。
  达州市组织部长和政府秘书长杨忠孝,还有一位副市长被双规,加上以前的政法委书记刘满意,已经有四人了。

  宁德市委副书记下来,主持了一场会议。这批干部被免职或降职后,新上任的干部名单,要尽快落实。
  每个干部,都应该禁得起组织的考验,如果再出现这种现象,将追究达州市委和组织部的责任。
  财政局局长因涉案被免职后,叶世林的老爸叶知书被提名为财政局局长。
  新任的组织部长,肯定也看清了形势,知道这个市长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市长,他的到来,将给达州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些事情,将不可避免的将要发生。
  此次达州官场地震,堪比一次换届选举,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达州班子的干部,都小心翼翼,慎重行事,根本不敢有什么歪心思。
  葛书铭因此当上了常务副市长,成为政府班子二把手。得到这个喜讯,齐妃很高兴。
  自己男人在长宁县呆了这么久,一直没什么动静,这次调到达州,因祸得福,马上就成为了常务副市长,她当然高兴了。
  因为她懂葛书铭,知道自己男人的报负,他一直在寻找一个能实现自己价值的地方。
  来到达州,他的干劲明显足了,抓经济也是一把能手,因此,顾秋很放心地,将很多重要的工作交给他来抓。

  顾秋终于静下心来,准备理一下王市长那案子。
  自从代佩君来找自己,顾秋就一直在琢磨着这事,究竟这中间有多少不为人知的内幕?
  把冯太平叫过来的时候,顾秋问及此事。
  “王市长夫人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冯局说,“她的状况时好时坏,医院方面说,有精神方面的疾病。”
  顾秋道:“下午你陪我过去看看。”
  冯局派人通知了王谦明和代佩君,下午顾秋去了精神病医院。市长亲临,院长居然不在。
  顾秋和冯局,在代佩君带领下,来到王市长夫人那里。与之同行的,程暮雪也在。
  冯局说,“市长来看你了,情况还好吧?”
  王谦明呢,二话不说,看到老妈后,跑过去抱着她就哭。代佩君在旁边抹眼泪。

  程暮雪看着这三人,暗自叹息。
  冯局道,“好了,好了,市长来看你了,说说你的情况吧!”
  王夫人的目光看起来有些呆,她慢慢地移向顾秋,似乎不怎么相信,眼前这位年轻的市长。
  顾秋道,“你身体怎么样?如果没什么大碍的话,我们走吧!”
  旁边的护士说,“不行,她不能出院。”
  冯局问,“你们院长呢?”
  护士说,“院长出去了。”
  冯局就骂了一句,“扯乱弹!”
  市长过来了,你居然跑出去?他有些怀疑这个医院院长也有问题。王谦明说,“我妈妈没有问题,是他们有问题,我妈是个正常人。”
  冯局对王夫人说,“市长来看你了,你觉得怎么样?如果没啥大问题,那我们就出院了。”
  王夫人还是不说话,代佩君道:“冯局,让我妈出院吧!她真的不是精神病人。”
  顾秋从程暮雪那里听说了之后,也觉得对方应该不是精神病人,否则她不可能把这证据的事,告诉程暮雪。
  冯局对护士说,“马上把你们院长找回来。”
  护士只能跑到办公室去打电话,顾秋等人,接着王夫人出院了。将她送回以前的房子里。

  这房子,被代佩君收拾得干干净净,大家进门后,代佩君俨然一个小媳妇,给大家倒水。
  王夫人进门,看到家里这一切,当时就哭了。
  代佩君和王谦明安慰了好久,她才停下来,看着顾秋,突然扑通一声跪下去。“帮帮我们吧,求求你帮帮我们!”
  顾秋扶起她,“快起来,快起来,怎么可以这样?这不是我帮不帮你们的问题,如果王市长的死,的确有冤情,那就是我们的责任和义务,不存在着帮忙,这是我们的职责所在,今天特别把你从医院出来,就是冲着这事来的。”
  王夫人就磕头了,顾秋说,“你不要这样,快起来!”
  王夫人道:“守业这个人我知道,他绝对不会自己跳楼的。他亲口跟我说,要打掉三达集团这个犯罪团伙,要为达州除害。”
  王夫人说,“守业手里有一些极为重要的证据,这些证据,足可以证明三达集团,是如何要挟那些官员,这到他们犯罪目的的。但是这些证据,将直接影响到这些官员的前程,因此,守业一直很犹豫。直到出事前的晚上,他接了一个电话,说去见一个人,然后,他就出事了。”
  顾秋和冯局看她说话这么有条理,就明白是怎么回事。
  王夫人犯精神病,绝对有病,但现在两人关注的,是王守业接到了谁的电话?
  电信局那边,早调不出来通话记录了。
  冯局有些头大,这么看来,王市长之死,与这个电话有关。

  顾秋在他们家里了解到很多情况后,他对冯局道,“这件事情交给你了。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回到办公室的时候,顾秋就在琢磨,王守业之死,肯定是与这些证据有关。这本来就是一个棘手的问题。
  当初自己也碰到了,因为一旦查处或打击三达集团,胡三达就有可能抛出手中的证据自保,让那些官员为他当保护伞。
  所以胡三达是一个动不得的刺头。
  顾秋曾经试过,通过常委会议来解决问题,但这个办法行不通,最后还是以胡三达贩毒,私藏枪械的问题,将他抓捕归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