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82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笑道:“这可要不得,谁给你官当,你就效忠谁,是这个意思吗?”
  冯太平居然有些脸红了,“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顾秋道,“行了,你先回去工作吧!”
  冯太平这个政法委书记可来之不易,当然,造成这样的局面,主要是他的脾气问题。
  顾秋来到达州,就解决了他这个级别问题,他当然高兴。
  政法委书记进了常委,就是副处级干部。
  至于以后会怎么走,那是以后的事,至少现在没有人天天在他面前指手划脚,指责自己这里不对,那里不对。
  以前的刘满意,总是摆出一付领导的嘴面,搞得冯太平很被动。市局有什么行动,得通过他。
  可通过他之后呢,又空扑一场。
  冯太平倒是怀疑他很久了,只是人家是领导,他根本无从查起。现在有顾秋为他顶着,他才可能大胆地放手去做。
  当然,冯太平对顾秋的提拨之恩,自然铭记于心。
  葛书铭刚刚走上岗位,就面临着三达集团资产拍卖的问题。顾秋对其他人都不放心,将这个重任交给了葛书铭。
  以往在这样的工作中,一些人暗渡陈仓,故意把资产贬值,低价转让。然后从中捞取回扣,这种事情屡见不鲜。
  顾秋既然知道这些手段,自然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之后,自己再费老大的劲去查贪污**。

  葛书铭和顾秋汇报,“这次参与的单位很多,其中也有个人。罗书记的大儿子对娱乐行业很感兴趣,他也想加入进来。”
  顾秋道:“只要没有暗箱*作,谁来都可以。”
  顾秋说,“这次资产拍卖,总价值达好几个亿,这笔钱可以解决好多问题了,我对别人不放心,只有交给你了。”
  葛书铭当然明白顾秋的意思,郑重的点头答应。
  下午,葛书铭的老婆和孩子到了,他想请顾秋一起吃饭。
  由于暂时没有合适的住房,葛书铭和顾秋一样,住在市委宾馆。两人一个楼上,一个楼下。
  顾秋听说齐妃来了,就叫秘书叶世林给宾馆打电话,晚上订一桌,自己掏钱请客。
  齐妃刚来达州,她的状况比从彤好多了,从彤来的时候,这里挺乱的。当初葛书铭提出要去达州,齐妃还有些不放心。

  现在看来,她倒是十分满意。
  就是孩子读书的问题,让她费脑筋。
  今天的齐雨,穿着一条白色的紧身裤,屁股崩得紧紧的,将她那纤美的双腿展示出来,身材显得格外高挑。
  她和从彤一样,是生过孩子的女人,但是她比跟从彤,显然少了一些丰满,多了一丝苗条。

  跟齐雨相比,姐姐齐妃绝对是个温柔的女人,再加上她的职业,齐妃很有耐心,说起话来也温柔,细声细气的。
  顾秋见过齐妃的样子,她总是扎着马尾,那种充满柔性的美。晚上,顾秋请客,为她们母子接风洗尘。
  齐妃笑得很开心,“顾市长,今天我要单独敬你一杯。感谢你对我们家书铭的照顾。”
  顾秋说,“这哪里话,我和书铭同志可是志同道合,谈不了照顾不照顾的。”

  齐妃乐道,“那好吧,不管你怎么说,这杯酒我敬您,等下我和书铭再一起敬您。”
  顾秋也不客气了,喝了齐妃敬的酒,感觉这气氛不错。
  齐妃问,“你家夫人呢?她怎么不在?”
  顾秋说她带孩子回家了,估计一二个月后会回来的。
  齐妃道,“我倒是很想见见这位妹妹,好久不曾见到她了。”

  这天晚上,顾秋和葛书铭都喝了个八成醉,上楼的时候还是经理扶他上去的。
  齐妃和老公回房间后,葛书铭就抱着她要干那事,齐妃拧了他一把,“孩子还没睡,乖乖的给我呆着!”
  葛书铭就望着她暧昧地笑了起来,等齐妃给儿子洗了澡,哄着儿子睡了后,再回到客厅,葛书铭已经倒在沙发上,呼呼地睡觉了。
  齐妃无奈地望着自己的男人,摇了摇头,走进房间里,拿了条毯子过来给他盖上。
  然后她就坐在沙发上想看会书,可精神怎么也集中不起来。
  坐了一会,觉得有些不太安宁,目光又一次落在男人身上,他睡得那么死。
  齐妃发了会呆,站起来去了浴室洗澡。
  等她出来的时候,齐雨打来电话,姐妹两个在房间里聊了半天。儿子和男人都睡了,她今天晚上状态不错,完全没有一点睡意。
  于是就站在窗前,看看外面的月亮。
  齐妃是一个浑身充满着宁静的女子,标准的江南美女加淑女。她的身上,更多的是那种淡淡的书卷气息。
  月光照着她的影子,让齐妃心里泛起了阵阵波澜。
  看似宁静的月夜,达州市里,很多人睡不着。
  戴裕丰坐在家里,似乎在等着什么。
  只有二天时间,市里就要搞拍卖会了,自己能不能从中捞到一点什么?这才是戴裕丰最关心的问题。
  此刻,一名三十多岁的戴眼镜的男子走进来,“戴总,拍卖会的事情,全部归新来的葛副市长管,我们要不要去拜访一下。”
  戴裕丰道,“这个时候去有什么用?临近抱佛脚。”
  这名男子是戴裕丰的助理,叫宋博学。
  也有人叫他宁博士,他跟随戴裕丰可有些年头,对戴裕丰也算是忠心耿耿。
  宋博学说,“不过我听了一些消息,新来的副市长,也是一个很难送进礼的人,很多人想见他,他都拒绝了。不过我听说他老婆来了,是位教师。”
  戴裕丰说,“他家孩子多大了?”
  “九岁,上小学。”
  “哦!”戴裕丰点点头。“只要他们按制度行事,多花些钱也无所谓了。后天看看吧,有捞几个是几个。”
  宋博学道,“为什么不跟罗国斌一起合作呢?”
  戴裕丰没有说话,宋博学只得退下去。
  戴裕丰何尝不想跟有后台的人合作?只是目前的形势很不明朗,新来的市长顾秋,才几个月时间,又添一猛将,现在他的身边是文武双全。罗书记究竟在达州还有多少气候?这个问题,一直是戴裕丰心里琢磨的问题。
  在罗国斌的问题上,很多人自然冲着他老爸去的,如果罗书记哪天调走了,人家还会这样对他不?
  既然是商人,自然要考虑到利益的问题。
  以前达州有个胡三达,这家伙不顾道义,只要看中的,他就在抢过去。戴裕丰跟他相处,胡三达表面上兄弟兄弟这样叫,但这家伙下起黑手,根本不讲情面。
  这时,他的儿子戴文才回来了,看他满嘴的酒气,戴裕丰皱起了眉头,“喝成这样,成何体统。”
  戴文才道:“爸,别一开口就骂我,今天这酒可喝得值了。”
  戴裕丰没有说话,只是一脸不悦。

  戴文才说,“刚才和罗国斌一起喝酒,无意中听到一个消息,前任王市长家里的富贵竹里,藏着一个U盘,现在这个U盘被人抢走了。你知道落到谁手里了不?”
  戴裕丰看着儿子,“你从哪里得来的消息?”
  戴文才说,“罗国斌说的。”
  “东西在哪?”
  “被两个神秘人抢走了。到现在都没有人知道,这两个人是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