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67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批货应该是赵龙出,他死了收,恐怕要闹到条子耳朵里惹麻烦。,货也让周容深给烧了,咱们一时揍不齐 A +纯度八百多斤**因,如果从市场养苍说可以把钱退给他。
  “咱不能承认拿了他的钱,不然这是话柄,周容深出事以后特区很敏感,对咱们盯得特别紧,蒋老板一怒之下泛水了,咱们会遭殃的。”乔苍沉默不语。男人不断说服他黑吃黑,广东咱们的地盘,他还不敢闹出什么。
  乔苍思考良久后说不行,蒋老板是河北省过来的,天子脚下势力,这点面子不能不给。男人问他那怎么办。养苍握拳抵住唇,“这几天金三角要流入广州一批货,派人截下走水路到特区,补上承诺蒋老板的那一批。”
  男人点头说好,他转身的同时。我闪身挤入卧房,屏息静气一点声响都没有发出,手脚非常麻利合拢了门。我跑回库上装睡,乔苍几分钟后进来,抱住我拥入怀中,他身上散出浓烈的烟味,我不讨厌,反而觉得充满安全感,他坚实温热的胸口抵住我后背,传来浅浅的沉睡的呼吸声,我在这样的亲密中一夜无眠。
  第二天早晨天未大亮他便被司机接走。我吃了早餐告诉保姆去见个朋友,她让我带上司机,我拒绝说对方有人接。我离开小区独身行走了很久。直到确定真的没有人跟踪我,才给周容深司机打了电话,他很快赶到,载着我去往约定好的餐厅。
  我点了两杯昔洱茶,要了一份简餐,让侍者放在我对面的位置,我等了大概二十分钟,王队长搭乘一辆出租姗姗来迟。他坐下后向我抱怨不知是不是做这行太敏感了,出了警局,息觉得到处都是不怀好意的人,换了两辆出租才敢放心过来。
  我笑说谨慎点也好,省得惹麻烦。他几口将茶水喝光,又让侍者续了一杯,他今天穿了便衣,样貌看上去老了不少,像五十出头的,憨厚朴实。他问我有什么重要的事。我把乔苍昨晚和男人在书房的对话陈述给他,他脸色瞬间凝重起来,“消户息属实吗。”我慢条斯理喝了口茶水,反问他你说呢。
  他深深呼出一口气,“八百斤**因,如果属实的话,至少调遣上百名警力,首先对方押运毒资的人就不会少于几十,想要围剿必须是两倍以上警力,还有抢夺毒资,封锁路口的,出动这么多丨警丨察势必打草惊蛇,您真有把握吗。”
  听他这么一说,确实危险重重,乔苍也是很会玩计谋的人,设个圈套摸底也不是没可能,我保守说,“八九不离十,想要确定你还得等我消,自、。”“好,三天之内您给我一个准信。”王队长拿起刀叉吃了几口菜。
  我和他闲聊几句,聊到了乔苍,他语气立刻荫狠许多。“乔苍是金三角的黑老大不假,我们现在对他束手无策也不假,可他妄想压住所有白道,压到他死那天,绝无可能。枪打出头鸟,从前赵龙顶着老大的头衔横行霸道,还不是曝尸野外?
  他替乔苍顶了包,可现在大家都清楚了真正的幕后黑手一直是乔苍。他暗杀了周局,广东省厅伺机一定会动他,只是时间问题。”我不屑一顾笑,“恐怕省厅给不了我确切时间,我要等到哪年哪月才能看到容深昭雪?

  副市长已经告诉我这案子役法破,公丨安丨和乔苍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势力相差悬殊,一拨是有妻儿牵挂的条子,一拨是不怕死的亡命徒,胜负已分。”
  王队长低垂眼眸说,“我会尽力催促,一定给周太太交待。”我打断他,“你的忠诚我不怀疑,可你仅仅是一个刑侦队长,没有实权。这事我不指望任何人,容深是我丈夫失仇妻报。”王队长皱眉问我要怎样做。
  我捏住吸管塞入自己嘴里,轻轻吮吸着,“不瞒你说,我越来越发现,美色可真是好东西,我什么都不用做,就能坐山观虎斗。美丽的皮囊不只是诱惑男人掠夺财富的筹码,更是激发两只老虎斗争的底牌。”
  他听不懂我的意思,一张脸拧到一起。“乔苍想要常老的势力和地盘为自己增添羽翼称霸广东,常老没儿子,也要依附他来保住家族和女儿,他上了年岁,道上很多事管不了,这两个人都贪图对方身上的优势,闹僵不至于,但面和心不合是一定。
  只要加把火,让他们彻底撕破脸,两方黑帮内斗元气大伤,顾此失彼,就是最好的时机。”王队长盯着我神采飞扬的脸孔,他有些失神,似乎陷入某段回忆里,直到我脸上平静下来,他才开口说,“周太太,我忽然想起周局曾经对我说过的话,不知这时提起,会不会勾起您的伤心事。”
  我握着杯子的手微微一僵,“他说什么。”“他说在遇到周太太后,他不惑之年的时光,忽然活了,有了颜色,活泼,明媚。从前他对出差役有感觉,厅有了指令就去,还会自己要求,因为惦记周太太,他总是想办法缩短离开的时间,去年我跟随周局到漳州,日以继夜把十天的工作赶在六天完成,就是想要回来陪周太太过生日。”
  他透过橱窗看投射在玻璃上的阳光,光束形成一个个斑点,物是人非。“周局每次不经意提到您,他脸上的意气风发,美好温柔,都是我不曾见过的。
  一个把事业当作生命,半生都在忙碌、克制、和亡命徒周旋的男人,忽然间眼底有了感情,学会了仁慈与微笑。可惜老天给他的时间太短暂,但我想周太太陪伴他的日子,是周局最好的日子。他人生最后阶段,过得很快乐。”
  他的声音渐渐消失,排斤在我的世界之外,我视线忽然有些模糊,这样的模糊迅速遮住了我的眼,成大雾,雾气弥漫里,所有眼泪涌到一处,沿着同一条轨迹坠落,最后汇聚在唇角,凝结成硕大的一滴,又苦又涩。将一切都变,我舔了舔我压住喉咙的硬咽,“容深是个好男人,但我不是好女人,如果没有我,其实很多事不会走到今天。”
  “也许您这样认为,但给周局重新选择的机会,他依然不会后悔。”我用手指按压眼睛,将不断翻涌的泪水忍回去,“事情就这样,我回去了。”我起身往餐厅门口走,走出不到三五米,王队长忽然在身后叫住我,他声音不大,但足够我听见,“您愿意做市局特聘的卧底吗。”
  我掌心在脸上用力擦拭,把烙印下的泪痕全部抹掉,“我只做我想做的事,这些我不感兴趣。”“您想要为周局报仇,件事可以告慰周局在天之灵幕后真凶就是乔苍,我们想要铲除金三角,剿灭特区的黑帮组织,老大也是乔苍,这两,本质上我们目的一样。”
  我转身,在唇上竖起一根手指,凄楚苍白的脸上溢出莞尔一笑,“你谢密了。”他说周太太不是外人,很多事男人办不到的,女人确实更得天独厚,如果您肯为我们出力,真是再好不过。我云淡风轻玩弄皮包上的流苏,“我贪财又爱慕虚荣,放肆而役有良心,在这座城市认识我的人太多,我做不了卧底,我只能用我的方式做这件事。至于乔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