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52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西边天空红霞满天的时候,毛球和梁德富才从山里走出来,一到山下,毛球就跳着脚在梁德富的脑袋上狠狠扇了几巴掌,边扇边骂,也不管人家听不听得懂。
  梁德富自然不敢反抗,抱着脑袋弯下腰,好让毛球打的更顺手一些。
  这样的表现,自然让毛球很受用,打了一会儿,气儿也消了不少,抬腿又踢了一脚,换成普通话骂道:“没用的东西,还不赶紧滚起来去开车?”
  梁德富如蒙大赦,跳起来往前跑了两步,却又跑回她的身边,搀扶住她,柔声说:“走了那么长时间的山路,你一定很累了吧!”
  年纪大的丑女人最受不了帅气小男人的贴心关怀,如今电视上那些小鲜肉就是这么火起来的。几乎是瞬间,毛球就将梁德富今天不像个爷们儿的问题给抛到了脑后。
  “算你还有良心。”娇嗔一声,她又咬住牙,恶狠狠地说:“那个姓萧的害死了我的宝宝,这件事绝对不能算完!”

  “咱们能怎么办?”梁德富皱眉道,“他在山里,什么时候出来都不知道,咱们总不能让人天天在这儿等着吧?!”
  “蠢货!”毛球骂了一声,说,“他是支教老师,回省城找人稍微一查,不就知道他的底细了吗?到时候,咱们给他的学校送点钱,或者找人给他的档案上记一笔污点,哼哼!敢踢老娘,老娘就毁了你的前程!”
  “妙!老婆想的主意就是妙啊!”梁德富不失时机的送上马屁。
  两人说话的时候,已经走到了自己车前,旁边还停着一辆本田轿车,一个面相贼兮兮的男人正靠着车抽烟,听到他们的对话眉毛一挑,就凑过来,和气的说道:“女士、先生,冒昧打扰了,刚听你们说什么支教老师,请问,这个老师是姓萧吗?”
  毛球警惕的看着他:“这关你什么事?”
  男人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就狠狠的叹了口气,道:“不瞒二位,我跟那姓萧的有仇,找了他大半年了,最近才听说他在这一片当支教老师,但苦于打听不到是哪个村子,只能在这里守株待兔。如果二位不介意的话,还请可怜可怜我,告诉我那个老师是不是我要找的人。”
  毛球眼睛亮了一下,却谨慎的问道:“你跟那姓萧的有什么仇?”
  男人眼中闪过一丝不耐,但还是装作悲愤的样子说道:“什么仇?他……他骗了我妹妹,把我妹妹肚子搞大了就玩人间蒸发,现在我可怜的妹妹已经被学校开除,人生和前途全毁了,老子恨不得扒了他的皮!”
  “简直就是禽兽不如!”毛球义愤填膺的骂了一句,然后马上就道:“小伙子你先消消气,告诉我,你要找的那个姓萧的叫什么名字?”
  “他叫萧晋!”男人说的咬牙切齿,看上去真的像是妹妹被人给搞大了肚子一样。
  “就是他!”毛球用力拍了下手掌,像是见到了组织一样握住男人的手,激动道:“他在囚龙村,从这里走翻两座山就到。不过,大姐劝你一句,那个王八蛋很会蛊惑人,现在那个村子被忽悠的全都向着他,你要是想找他报仇,一个人去太危险了。”

  男人也很激动,是真的激动。他已经在这片转悠好几天了,昨天才走,但老板不满意,把他臭骂一顿又撵了回来,本以为自己要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呆十天半个月,没想到只是抽根烟的功夫,问题就解决了。
  “脱了衣服,趴好!”秋语儿的房间里,萧晋关上门,从桌子上拿起一根戒尺一样的竹板,冷冷的对她命令道。
  尽管心里很想问一句为什么,但秋语儿还是咬住下唇,一点点的将自己的衣服褪去。
  此时的她,身上的皮肤已经基本恢复了,除了两条大腿内侧还有两块萧晋故意留下的暗斑之外,其它地方细嫩光滑如瓷,仿佛掐一下就会流出水来一样。
  严格来讲,秋语儿的相貌只能是漂亮,还算不上顶级,但她眉眼间天然自带一种清冷的文艺气质,使人不自觉的就会高看她几分,心理素质一般的,很容易把她看作是高高在上的女神,顶礼膜拜。

  她能快速成名,除了唱功和演技之外,这种独特的气质也功不可没。
  同样,这样的气质也很容易激起强大男人的征服欲和破坏欲,把天上的女神踩在脚下的感觉,没人能够抵挡。
  比如此时的萧晋。
  三个月来,他已经分不清收拾秋语儿到底是因为气愤她的自私、还是只为满足自己的那点儿恶趣味了,反正每次一看见她那副清清冷冷的模样,心里就会涌出一丝暴虐的情绪,直到把她折腾的面红如霞、羞愤欲死才算完。
  而且,渐渐地他也发现,秋语儿似乎并不是很讨厌那种状态。倒不是说她被调教成了一个M,而是她好像是已经认清并开始厌恶以前的自己,有点要释放自我的意思。

  特别是在萧晋用竹板惩罚她的时候,反应最为明显,虽然表情不如巫雁行那么愉悦,却也是痛并快乐着。
  啪!
  竹板与满月的肌肤接触,发出一声清脆的响,留下一道红色的痕迹,触目惊心。
  秋语儿身体紧绷了一下,瞬间又放松,一声不吭。
  萧晋抬手正要抽第二下,忽然不知怎的,手却停在了半空中,最终慢慢的放下,将竹板丢到一旁。
  坐在床边,他点燃一支烟,说:“起来吧!先解释清楚为什么要这么早放学,我再决定要不要继续打你。”
  秋语儿慢慢爬起来,双手捂住关键部位,满脸都是不解。
  萧晋哑然失笑,问:“怎么,不打你,你还不满意了?”
  秋语儿赶紧用力摇头。
  “那还不赶紧说?”
  秋语儿又咬了咬嘴唇,然后才解释道:“祠堂里很冷,我见有好几个孩子的脸上和手上都起冻疮了,所以上课的时候,我会把你交代的讲课内容先讲完,然后再布置作业让他们回家去做。”
  女人终究是要比男人更细心一些的。以前上课的时候,萧晋也发现有学生手上生了冻疮,但只是想到给他们药膏去抹和在祠堂里多加两个炉子,却从未想过还可以提前放学,让孩子们少受点罪。
  这不是谁蠢谁聪明的问题,只是男人和女人看问题的角度不同。
  微有些尴尬的咳嗽一声,萧晋问:“那最开始我问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说?”
  秋语儿低下了头,不说话。她也很想问自己这个问题,因为当时的她,莫名的就是不想说。

  萧晋似乎看出了这一点,嘴角一勾,起身走到脸盆前倒了些水,一边净手一边说道:“好了,事情清楚了,你做得很对,是我错了。现在躺下吧,叉开腿,再抹一次药,差不多你就能痊愈了。”
  日期:2017-09-08 06: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