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17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野仔细想了想,忽然醒悟过来,眼睛一亮:“他们是为了煤城市政府从银行拉来的投资!”
  “孺子可教!”李奇志点点头:“现如今整个国内都在搞招商引资,有的地方政府为了谋求政绩,脑门子热的能烤白薯,一看到外资就不管不顾的一头扎上去,这就给了很多职业老千们可乘之机,这伙人分明是利用了洪文学的贪婪,坑了张礼的同时也给你们特钢厂挖了一个大坑。”
  “意思是他们帮助洪文学设计了张礼,然后又通过洪文学骗到市里的贷款?”李牧野延伸思路分析道。
  为了这件事,出发前李牧野特别做足了功课。特钢厂合资项目总投入为十二亿。由三家联手运作,市政府作为牵头者承担总投资的百分之四十,特钢厂则提供厂房设备抵偿百分之二十五,那五千多万的集资款就是用作采购设备的。而负责联络设备的人正是港商。同时,他们还要承担百分之三十五的项目资金。

  李奇志什么功课都没做过,却只是听了个开头,便猜想出这个局的全貌。
  现在,特钢厂采购设备这个环节出现了问题,接下来港商们可以选择撤资,同时起诉煤城市政府和特钢厂违约,以此来要求大笔违约金。但这并非他们的终极目标,因为这么一来,市里头肯定不会接受。必定会全力斡旋,为了留住港商们,他们会拿出资金来二次采购设备。港商则可以趁机提出为了资金安全,要求全面介入资金管控环节……
  在这个局中,洪文学是唯一的生死门。通过那五千万,他们已经彻底掌握了这个人。
  李牧野听到这里已经彻底服气了,有些担忧道:“如果只是针对洪文学我还有几分把握,可如果对方是经验老道的大老千,那我这两下子可就不够用了。”
  李奇志轻嘿了一声,说:“我十六岁出道,三十二年江湖路走过来,什么阵势没见过?所谓千门六阵,摆来摆去,万变不离其宗,这三环套月的**阵看似复杂,其实没什么了不起的,只要拿住了他们的掩将,看住他们的火将,切局截胡也并非没有机会。”
  李牧野道:“这么说来,您有办法切进这个局去?”
  李奇志看一眼壮汉,又看了看面貌平庸的中年人,道:“如今江湖这碗饭是越来越不好吃了,从去年初开始,国家严厉打击伪科学,那些名头响亮的大师全被干趴下了,没趴下的也都跑去了国外,咱们过去玩儿的那一套不灵了,我一直想着找个机会赚一笔退休金,今天,这个机会送上门来了,你们愿意不愿意跟我走一趟?”
  五羊城,走马观花,来去匆匆。
  三天后,一行五人已经回到了东北。
  这五个人分别是,风将李牧野,正将李奇志,提将秋雪花,火将鲁源,谣将王宝书。这几个人当中,除了李奇志外,李牧野只接触过一个鲁源,就是当年的二师兄。
  老千做局讲究上八和下八,上八者又叫千门八将。分工仔细,分别是正、提、反、脱、风、火、除、谣,合称千门八将。下八将分别是撞、流、天、风、种、马、掩、昆。
  所谓“下八将”,也是老千之中最不正统,最低能的。本来老千只有“八将”,只以高明的“手术”去令别人上当。但渐渐有些不学无术之辈,但求达到骗财的目的,绝不顾及其他,甚至事败使用暴力等等,江湖上的人就称此等不正宗的老千做“下八将”。
  李牧野提供经费,并且是这个局的发起者,但作为老千他还太嫩,这个正将首脑还得李奇志来担任。
  五个人离开火车站便立即分头行事。李奇志带着年轻貌美的秋雪花住进了酒店,孔武有力的二师兄鲁源单独找了个登记不是很严格的小旅馆住下,王宝书则直接奔了报社。
  李牧野回到网吧,立即把王红军找来单独密谈。
  “王哥,咱们哥们儿处了有些年了吧?”李牧野丢了一根烟过去。
  王红军道:“兄弟,你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就冲你把这网吧以那么低的价钱卖给我家,这份人情就够哥们儿还一辈子了。”
  李牧野道:“也没什么大事儿,就是想请你带俩人去国贸大酒店住几天。”

  王红军愣了一下,道:“兄弟,你没事儿吧,那地方死贵死贵的,还收不了管理费,你让我去那住什么?”
  “钱我出,你们就是去白吃白住,顺便给我盯紧一个人。”李牧野道:“这个人叫韦洞明。”
  “新闻里常念叨的那个港商?”王红军直眉瞪眼的问:“盯着他做什么?”随即眼睛一亮:“怎么的?兄弟你想从他身上干一笔?”
  上午十点半,国贸酒店顶楼,旋转餐厅。
  一个相貌堂堂身材健硕的青年男子刚从健身房出来,穿着短裤背心,露出一身健美的肌肉,正举着菜谱,操着一口浓重的南方口音,有一搭没一搭的与模样颇佳的服务领班逗闷儿。
  这个人叫陈炳辉,根据王红军提供的情况,李奇志作出判断,此人就是韦洞明那伙人当中的火将。
  李牧野坐在另外一张桌子旁,对面是鲁源。

  “就是他?”鲁源低声道:“看样子是个练家子。”
  李牧野嗯一声,道:“昨天我哥们儿多看他两眼,在走廊里发生点冲突,哥仨都被卸了膀子,我带着跑正骨医院折腾一下午才找人给接上。”
  鲁源道:“那是摔跤和擒拿,这个人很可能是扛过枪的。”
  “很厉害?”

  鲁源点点头:“比我预想的要厉害的多。”顿了一下又道:“有这个人保护韦洞明,这件事要难办很多。”
  李牧野想了想,道:“要不我找找人,看能不能通过官方渠道先把他控制起来,昨天他把我几个朋友给打伤了,现在报警抓也不晚,那仨人伤的都不算轻,给他弄个伤害什么的拘几天大概不成问题吧。”
  鲁源肃然摇头道:“绝对不可以这么干,得手的可能性极低,韦洞明是市政府请来的港商,你那朋友是道上混的小痞子,搞不好就会打草惊蛇。”
  李牧野立即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有些想当然了。严格来说,这是李牧野第一次正式跟人一起做局,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全凭着股子冲劲和勇气加上三分眼色走到今天,不管是见识还是经验都还差了许多火候。一张口就露怯了。
  鲁源瞧出来了,道:“老弟你别过意,江湖经验是靠时间和阅历积累的,你的资质其实是很好的,心够狠,眼力见儿也有,灵性和悟性都不错,关键是胆子大敢想敢干,吃咱们这碗饭,瞻前顾后畏畏缩缩的不成。”
  “鲁大哥,你经验丰富,有什么到不到的地方还得请您多提点我。”李牧野谦逊的:“这几天跟你们一起共事,我算知道自己有多少斤两了,就我原本的那个计划简直是扯淡。”
  鲁源笑了笑,道:“行,只要你愿意学,我就有什么告诉你什么,其实要说厉害还得是大师兄,等以后你慢慢就知道了。”
  李牧野才二十岁,鲁源却已经是四十出头的人了。二人年纪差距做父子都没问题。鲁源把李牧野当孩子看,说话的时候没有太多顾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