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16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太贵,买不起。”大叔一副老奸巨猾的样子,笑眯眯看着李牧野。
  李牧野多余话不说,直接把一张账目流水单子拍在桌上,道:“做生意,贵不贵是次要,值不值才最重要,这是网吧这个月的账目流水明细,你看完了再做决定,如果你还觉着贵,那我就去找一舒网苑的老板谈,直接要五十万不二价,给你这个价钱,完全是冲着跟你家红军哥这些年的交情。”

  “这么好的买卖你怎么不做下去了?”王红军老爹拿起单子看罢多时问道。
  “赚钱太慢!”李牧野干脆的回答道。
  这句话把这位大叔吓了一跳,“这你还嫌慢,你小子想去抢银行吗?”
  李牧野咧嘴苦笑:“急需要赚大钱,怕是抢银行都未必赶趟。”

  为了姐姐,李牧野敢去杀人。为了张娜,李牧野更不在乎眼下十分难得的未来可期的安稳日子。
  “三十万按说是不贵了,但我真有些不凑手,大侄子,你看能不能再低点儿?”
  “听工商所那边的老郑说,上头已有文件,为了整治网络经营乱象,过了今年十月份,网吧经营许可的门槛要提高一大截儿,一张门票就要十二万,所有相关手续不合格的黑网吧都不允许经营下去了,到那时,我那一张许可证就值二十万,再加上那些机器设备,其他各部门的许可手续,如果三十万您还嫌贵,那就真别怪大侄子有好事儿没先想着您了。”
  “得!”王红军老爹一咬牙一跺脚,道:“就按你说的价钱,三十万,这网吧我接手了!”
  李牧野道:“网吧卖给您了,房子我可不打算卖,您要是不打算换地方,还得交一笔租金。”

  “要不你连那个房子都卖给我算了。”王红军老爹取出一根软玉溪递过来,道:“叔给你个大价儿!”
  “不卖,租金可以意思意思,但房子不管您给多少钱都不卖。”李牧野道:“我留着这房子,我们姐弟在这城市里才算有个家,万一哪天我姐回来了,才好找得到我。”
  “大侄子,我嘴欠多问一句。”王红军老爹给李牧野把烟点着,问道:“你卖了网吧以后打算去哪一行发财?”
  人这一生,最重要的事情莫过于有个目标。确立了明确的目标,找到自己想要的生活就要大胆的去追求。有些人目标明确,追名逐利不择手段,固然有可耻之处,却远好过那些尸位素餐碌碌无为,整日里只是在那里坐而论道混吃等死的家伙。
  李牧野的目标不是名,也不是利,只是把张娜娶回家做老婆。如果完成这个目标的过程里,需要出名,他就会不惜一切的去求名,如果需要拥有很多财富,那他便会全力以赴去追逐财富。
  想到张娜,李牧野忽然想起了某部电视剧中,最后的大魔头终于独霸天下,笑傲皇城,却突然被告知一生挚爱已经自刎身亡。刹那间,这天下无敌的大魔头失去了对世间一切事物的兴趣。
  没有观众的独舞,纵然风华绝代,又有什么意趣呢?

  如果没有娜娜,眼前这未来可期的安稳富足生活又有什么意义?
  天河东站的站台上,李牧野茫然四顾,终于在人群中看到了那张平庸之极的脸。这人据说是李奇志的亲戚。之前联络的时候通过网络传了一张照片过来。
  “你就是李牧野?”中年人走过来,上下打量了李牧野一番,点点头道:“跟我来吧。”
  上了车,中年人驾车,让李牧野坐在了副驾驶位置上,一路七拐八绕穿过高楼林立的市中心,一个半小时后来到一片相对不那么繁华,以中低层建筑为主的地区。
  商务车驶入一个院子,门口的壮汉将漆黑的大铁门关上。
  李牧野走下车来,二楼的平台上,李奇志叼着雪茄正乐呵呵看着他,道:“小老弟,你到底还是来找我了。”
  “我是来找钱的。”抬头仰视的姿态让李牧野感到有些不舒服,李奇志这种居高临下的态势显然有意为之的。
  时过境迁,当初的师徒情义在江湖人天然的壁垒面前,已显得微不足道。这多年后的会面,彼此间都带着几分戒心和争胜心。再难回到当初的简单关系。
  “这么说来,你不是走投无路了才想到跟我混的?”李奇志弹了一下烟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从容道:“既然是来找钱的,那就不妨说一说你打算怎么找吧?”

  李牧野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老道从容,一指自己的脑袋,道:“我这里头有个计划,而你有一支成熟的团队,现在有一笔被洗干净了的黑钱,只要我们合作,可以说是唾手可得,不知道你老人家有没有兴趣?”
  “你小子,真是出息大了,几年不见面,一见面连声师父都不会叫了吗?”李奇志没搭茬,却责怪李牧野的礼数不周。
  “身上还有千丝万缕斩不断,怕咱们爷们儿之间没那个缘分。”李牧野道:“我是来找合作伙伴的,不是来求帮的,这件事办成了对您对我都有好处,如果不能给您带来好处,虚情假意的喊您几声师父,您也未必爱听,若您觉着计划可为,叫不叫师父,在您心中也算我李牧野出徒了。”
  “你先说说这笔钱吧。”李奇志点点头,走下楼梯来到李牧野面前,从兜里拿出一支雪茄在手里摆弄,道:“我先听听值不值得跑这一趟。”
  “那笔钱大概有五千万。”李牧野道:“前阵子,煤城副市长洪文学主持特钢厂与港商合资搞股份制,要求工人们集资入股,一个人最少五千,后来这笔钱被他和厂长张礼带着去港岛接收进口设备,在这个过程中,张礼被人设计陷害,成了在澳门赌场输掉五千万的罪人。”
  “实际上,这笔钱却被洪文学给吞了。”李奇志接过话头说道:“这个叫张礼的厂长背了黑锅,对外,这笔钱已经输给了澳门的赌场,实际上赢走这笔钱的人却是洪文学的同伙。”他顿了顿,道:“如果我的猜测是对的,那这伙港商才不简单呀。”
  李牧野有些诧异:“是洪文学设计了张礼,跟港商有什么关系?”
  李奇志呵呵笑了笑,道:“要不怎么说你还不够资格出徒呢?”接着又道:“洪文学是干什么的?一个平头百姓成长为副市长,需要多少年?在国内的环境里,他又能接触到多少这种复杂的江湖**局?你觉得这么一个神仙局会是他能设计出来的?”
  李牧野眨眨眼,竖起拇指赞道:“高,真是高,不愧是师父,我服了。”
  李奇志摆手谦辞,脸上却挂着得意的微笑,心情不错,继续说道:“按照我的分析来看,这件事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局,所谓的港商其实是一伙成熟老道的大老千,打着投资的旗号跟特钢厂谈合作,其实却是为了诈骗。”

  “既然是为了诈骗,为什么拿到了五千万还不离开?”李牧野这回是真有点想不通。
  李奇志道:“自然是因为他们的目的并不是那笔集资款。”
  “不是为了那笔集资款,那又是为了什么?”
  “当然是钱啦。”李奇志操着浓重的南方口音说道:“难不成他们吃饱了撑的,跑去雷锋战斗过的地方学雷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