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6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焦皮你吃了很多年。”乔苍顿了顿,“如果你的,白,和你的口味一样保持初衷不变,会更好。”他说完将手从常锦舟陡然僵滞的脸上收回,一言不发离开走廊,我跟在后面追出去,下楼梯时我特意回头看了一眼,常锦舟站在原地,眼底是对我浓烈却又不着痕迹的愤恨。我和乔苍回别墅的路上谁也没说话,他闭目凝神,不知在思考什么,脸上煞气逼人。
  乔苍在我的挑逗下缓慢动不蠕是我不甘寂寞伸出两只手揪住他农领,像一条水蛇沿着他身体一点点攀爬,纠缠睁开一道缝隙,他冷意褪去不少,兴味十足凝视我。我趴在他胸口,仰起头媚眼如丝,“你是不是要把我送给他。”
  他扬眉说,“如果你听话,当然不会。”“你打得过常老吗? " 他笑 i 司你觉得呢。我手指在他喉咙上轻轻摩擦,将他温凉的皮肤变得炙热,“我猜你打不过。”他手肘轻轻探到一侧,压下车窗按钮,将玻璃摇上去,我更加痴缠搂住他,“他是喜欢我。”
  他垂下眼眸看我,“你先告诉我,有多少男人打你的主意。”我用力向上爬,直到嘴唇触碰到他耳朵,“太多了,可我现在是你的。”我最后一个字话音落下,对准他耳蜗里吹了口热气,他身体顿时紧绷,我手指灵巧解开他纽扣,让他亲眼看到我吐出艳红的舌尖,含住他那颗小小的头。

  乔苍在我的亲吻下理智溃散,他一把扯断我裙摆,撕拉一声响,我感觉到下面一凉,皮肤暴露在空气中,露出白色丨内丨裤。他一双被欲望侵占的眼睛通红,命令司机靠边停下,司机将车隐藏在一棵树后的墙角,升起挡板。推门下去他一边粗鲁解开皮带一边问我是想要跟常老还是跟他。
  我笑眯眯说谁能让我报杀夫之仇我就跟谁。他将皮带朝前面一扔,裤子褪到膝盖处,扶着我对准坐了下去,我只进入一半,悬浮在他身上,低下头俯视他,他比我更难受,男人想要干却干不成,对他们而言才是极致的痛苦,我两条腿撑住座椅,不管他如何挺动腰身试图贯穿,都保持一定距离。他大汗渗渗。
  沙哑骂我是妖津,是荡*,我捧起他的脸,肆意深吻他,伸长舌头抵进他喉咙,就像他吻我那样猖狂,那样忘乎所以。他因为隐忍而僵硬颤抖,只埋入三分之一的家伙越来越火热,我被胀得浑浑噩噩,但还是咬紧牙关,“谁能把蒂尔交到我手上,我也跟谁。”“我说过,除了我谁也不能满足你。
  有本事让我喜欢你十成,我这条命都是你的。”他一边说一边狠狠顶入进来,这次役做什么**,完全是他发谢欲望。他脖子承受那股撕心裂肺又滚烫炙热的撞击,视线中整辆车都剧烈颠簸起来我还役什么感觉,所以非常疼,我搂着我知道我不能叫喊,乔苍在欢爱时我的呻吟会剌激他更加疯狂,可我在他狠狠的侵占下快要控制不住叫出来,我不得不再次深吻他,让他的唇堵住我的呜咽。
  可我每次刚吻几下他便推开我,我锲而不舍做这件事,他也乐此不疲一次又一次躲避。我知道我此时的模样,妖烧,媚气,风*,一定是勾魂摄魄,让男人欲罢不能,又让全天下女人厌弃,我吻不到他的唇,便含住他手指,他用其余几根捏着我的脸,逼迫我看他,看他占有我的样子,看我被占有的样子。

  “让我死有很多方法,不是只有一种。”我说还有什么。他忽然从座位上站起,身体以朝上拱起的姿势勇猛剌穿了我,我再也无法压抑喉咙处的声嘶力竭,我们都役有任何支撑,甚至在纠缠中左右摇晃。他所有的承重都在胯上,仅仅几秒钟便涨红了脸。汗流不止。前所有为的深入,前所未有的激烈,我期间一度以为这辆车要翻滚,它颠簸到令人恐惧的程度。
  乔苍浑身就像被水洗过一样。我之前根本不知道车里还能有这么狂野的姿势,他在快要释放时十根手指掐着我的腰,牙齿非常用力咬我肩膀,我在无法言语的痛苦与欢愉里,听到他舒服到极致的闷吼。他的汗水浸泡了我胸口,我们身上都是彼此的汗味,口腔里的酒味。
  他撩开我湿德德的碎发,他还在享受余韵的颤抖,他幽深瞳仁里是我赤裸的上半身,光洁的皮肤留下许多他的牙印和掐痕。“让我日日夜夜不停止,死在你身上,是对我最好的报复。”
  我和乔苍汗渗渗拥抱在一起,车停止了颠簸,安静像一个睡梦中的人。他问我剌激吗。我现在腿还是麻木的,感觉整个下半身都被碾过一样,我仰起头看他,他脸上有汗珠,缓慢流淌过英挺刚毅的脸,这样的他男人味十足,狂野性感得令我脸红耳赤。
  “我更喜欢在很高的楼,一扇落地窗前,对着车水马龙的街头**,匆忙路过的行人只要仰起头就能看到我们赤裸纠缠的身体,然后惊呼,叫喊声从空气传进耳朵里,那一刻我们都会忘乎所以。”乔苍闷笑出来,“玩心跳吗。”
  他将我身体所有裸露出能擦掉的汗水都抹去,然后耐,臼为我穿好有些破损的裙子,“我迫不及待想要尝试。”他沉默片刻 J 越想越觉得有趣,挑起我下巴,“你和哪个男人做过。”
  “还没有,也许你会是第一个。”他盯着我情欲迷离的眼睛,“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何笙,我从役有如此渴望看透并且掌控某个女人,你也是第一个。”
  我咧开嘴笑得风情万种,“我在想怎么杀了你,拿回蒂尔,还育全撇清,不被你手下追杀,最好将你挫骨扬灰,连尸首都没有,容深的下场,在你身上百倍偿还。”我嘴里说着狠毒的话,脸上仍旧千娇百媚,手指在他巢湿的胸口滑过,“至于你对我的渴望。

  这辈子都办不到,一旦你看透掌控了我,兴趣也就没了,我拿什么放肆嚣张。我会永远保持我的新鲜感,让你为我神魂颠倒。”他笑意更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我耗尽了全身力气,趴在他胸口奄奄一沪息娇喘着,他抬手敲了敲玻璃,示意司机上车,司机将挡板放下,自始至终也没有朝后面看一眼。回到别墅我乏极了,洗了个澡便睡去。
  连晚餐都没有吃,一觉昏昏沉沉睡到凌晨一点,我睁开眼发现乔苍并不在,身边库铺空荡荡,有一丝褶皱,略有余温。
  他应该起来不久,浴室没有亮灯,去客厅喝水也早回来了,我猜测他在书房或者露台。这个时间一定是有见不得人的事,我悄无声息下库,将门打开一道缝隙,果然旁边的书房有灯光渗出,很昏暗,但还是落入我眼睛。
  我赤裸着一双脚,踩在冰凉的地板上,朝那扇门逼近,楼梯口空空荡荡,我贴着墙壁,听见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您留宿何小姐这里,常老那边不起疑吗。”乔苍随手翻开一份文件,发出刷刷的声响,“如果我不在,人恐怕保不住。”
  “何小姐到底也是特区很有地位的女人,又有您护着,常老不至于硬碰硬。”乔苍冷笑了声,什么都没说。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叠了很多折的信件,沿着桌角推到他面前,“苍哥,蒋老板那边咱们只能黑吃黑了。”乔苍问他怎么。
  日期:2017-09-25 06:1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