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6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却连这点小事都不肯为我办到。”养苍闷笑出来,“岳父,他在特区也是狠角色,牺牲了那么多手下才把他请入瓮中,他这点本事没有我处处打点,您以为您是对手吗。他在这边更不是光杆司令,您这个念头不该有。”
  常老面色荫郁,他听出乔苍在警告自己,他原本还压抑的怒意,在这一刻如数爆发,“听说你最近,做了对不起锦舟的事。”乔苍脸上始终维持的笑容,在这一刻有些垮塌,常锦舟眼珠转了转,她弯腰搂住乔苍肩膀解释说,“苍哥,爸爸没有别的意思,他只是随口一问,我从没有向娘家抱怨过什么,你对我这么好,我已经非常满足。”
  她面红耳赤说完,不着痕迹朝常老使眼色,让他适可而止,她极其吃力挽住乔苍手臂,很不得将他立刻拖拽出去,逃离这片不见硝烟的是非之地。常老对女儿解围并不领情,他冷声质问是不是真的做了让锦舟受委屈的事,包了别的女人。
  乔苍沉默饮酒,常老猛地一拍桌子,“你敢背叛我女儿。”他横眉竖目,十分凶悍,“你还知不知道自己到底姓什么!我培养你这么多年,为你保驾护航,助你一步步走到今天,你现在翅膀硬了,要和我翻脸了是吗?
  " 常老怒不可遏,他反手一扫,推翻了面前的碗碟,嚼里啪啦一阵脆响,侍者听到动静推开门,被眼前狼藉的阵仗惊住,本能要张口叫人,常锦舟说砸坏的东西稍后结账双倍赔偿,不要再进来打扰。她说完拿起一只酒杯朝门口狠狠砸了过去,碎片击落在门上,将侍者吓得关门而逃。
  我屏息静气坐在两方战火中央,一个字没有说。翁婿之争,连常锦舟都没法子阻拦,我这个诱因开口更是火上浇油。常老冷笑说既然你不肯为我办,今时不同往日,最大的绊脚石已经铲除,我自己来做。

  常老说完正要将手伸向我,乔苍脸孔已经彻底荫沉,他手捏住酒杯,腕子忽然用力,酒杯从他掌心直接碎裂发出尖锐的爆炸响,常锦舟吓得捂住耳朵,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养苍垂下的眼眸一点点抬起,他和常老四目相视,气场冷冽无惧,“岳父,我的人您动不得。”“放肆! " 常老真的怒了,他额头和手背青筋毕现,一缕缕狰狞而扭曲,似乎要从皮肉里迸出,那张脸更是掀起惊涛骇浪,他瞪眼紧盯乔苍,“什么是你的人,谁是你的人? " “什么都能让,唯独这次不行。”
  常老大呵,“如果我一定要呢。”乔苍冷笑,“不行。”常老右手撑住桌角,起身抬腿踢翻了面前的方桌,桌腿撞击在我脚躁,我疼得脸色一变,朝后面踉跄倒退几步,碗盏朝空中齐刷刷飞起,在达到一个高处后,争先恐后坠落,仿佛下了一阵雨,清脆剌耳的响声此起彼伏炸开,磨得人头皮发麻。
  “你反了!你今天凯叙我要的女人,明天凯叙我的家产,后天不是要凯叙我这条命! " 乔苍面对常老的怒吼仍旧稳坐椅子,在一片颓废狼藉之中泰然自若,他面无表情松了松颈口领带,“岳父,我也看中了,否则我也不会这么千方百计让他有去无回,我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出。”
  我已经不敢看常老的脸,一辈子打打杀杀的老江湖,难得动怒一次,说是这世上最恐怖都不为过。“乔苍。你不要自掘坟墓。”乔苍缓慢站起身,他从口袋内摸出一盒烟,抽出一根叼在唇角,用打火机点燃,淡蓝色的烟雾散开,飘荡在令人窒息的包房,很快吞没他眉眼。
  “岳父,你已经不是广东唯一的霸主了。我会忠心孝养您,善待锦舟,前提是您别动我底线,皆大欢喜不是更好。”乔苍不允许自己情妇被别人抢夺,除了舍不得我,更多是男人底线在作祟,自己手里的玩物怎能在未曾丧失兴趣之前拱手他人,何况常老犯了乔苍大忌,他语气强硬索要,用资历和身份压他,乔苍答应了这一次,还会有无穷无尽的下一次。
  等于做了常老的马仔,任他呼来喝去,他以后想独霸广东,不可能低人一头,平起平坐已经是最大的限度。通过这次博弈常老和乔苍之间势必竖起一道屏障,一层非常大的隔膜,把原本互相牵制利用的关系变得更加深不可测,荫晴不定。
  乔苍叼着半截燃烧的烟卷,迈过横在身前的椅子,从我一侧经过,他小声说了句出来,我只是微微 j 冼惚,他便消失在门口,我有些不确定是不是他在叫我,但留在这里更不合适,我对脸色荫郁到极点的常老说还有点事,改日再陪您喝茶。
  我匆忙转身跑出去,乔苍已经走出很远,我喊了他一声,他没有停顿,高大笔挺的背影被灯光笼罩得有些虚幻,似乎只是一道金色粉末,一片虚无美梦。我身后刮起一阵风,常锦舟疯了般越过我追上去,死死拉住乔苍手臂,她一时没有站稳,被惯力冲击朝前滑行了好几步,她苍白的脸孔布满无奈和慌乱,“苍哥!你怎么能和爸爸闹成这样,他一直非常欣赏你,私下对朋友和世伯都在夸奖你,你刚才真的太不理智了。”

  乔苍停住脚步,他转过身似笑非笑看着常锦舟,“你违背我的意思,目的不是这个吗。”她一愣,“我没有。”乔苍眯眼不语,她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在他目光灼灼的逼视下,始终开不了口。乔苍伸出手将她因为追跑而散乱的头发抨顺,他动作十分温柔,让常锦舟也跟着七上八下。
  他这样沉默抚摸了她许久,忽然开口说,“晚上吃什么。”乔苍毫无征兆{司起另一件事,她半响都没有反应过来,愣怔着皱眉,他说不如我买点烧鹅回去,我记得你喜欢吃,要焦皮还是酉禾皮。常锦舟小声问他不怪自己吗。
  他笑了一声,“既然你说没有,我为什么要怪。”她试探着走过去两步,将身体靠在他怀里,他没有拒绝,任由她缠住自己。当她真切拥抱他,发现他并没有抗拒,一如既往温柔而宽厚,常锦舟提着的一颗心才终于落下,她这步险棋有多冒险她很清楚,她将我叫来本身就是一出计谋,甚至鸿门宴。
  其一她明白常老对我的想法,她更明白我不可能顺从强势霸占我的男人,我会反抗到鱼死网破,被恼羞成怒的常老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下场可怜,而失去美貌的我根本不可能吸引得了乔苍。其二常老心疼女儿对乔苍步步紧逼,乔苍如果还想要常家的东西,一定会退让一步,即使不与我断绝来往,也会拿捏分寸逐渐疏远,感情这东西接触越少越冷淡,到时不用她费劲,我自然而然就失了他的心。

  她唯独漏算了乔苍竟然为保住我与常老大动干戈,不惜翻脸,他赌注了这么多,她根本无路可走。虽然她两边都役有成功,不过我从她身上看到了超出常人的狠毒与演技,只有她让我栽了又栽,猜不出到底要做什么。既有手段还有胆量,常锦舟一定会成为我日后的绊脚石,绝不能小觑。
  乔苍将她从自己怀里推开一些。非常怜惜抚摸她的脸,“好了。过几天我会和岳父解释,你先告诉我晚上烤鹅吃焦皮还是酉禾皮。”常锦舟笑说还是老样子,要焦皮,我喜欢肉焦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