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8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人的心性其实都是环境造就的,不应该被简单定义为好人或者坏人。大多数情况下,做好人是受到理想的自己支配。做坏人则是被社会现实逼的。更多的人其实都是在好与坏之间徘徊不定,做着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
  李牧野出现在台前,灯光的作用下,看上去光辉夺目,如同笼罩在一层光雾里。
  行骗是一门古老的学问,人有五感,味觉,视觉,听觉,触觉和嗅觉,依靠这物种感觉去认知世界。也最容易被这五种感觉欺骗。骗子们经常会利用光影制造视觉错误,利用化学药剂影响嗅觉,甚至制造幻像。
  李牧野口中含了个变声器,让他的声音听上去稚嫩又不失威严。
  借着光影把戏的迷惑作用,一登场便收到先声夺人的效果,紧接着开口做带功报告:“请各位功友闭上眼睛,去好好观察眼前的景象,可曾看到五彩缤纷的色彩?又可曾感受到额头微热有光柱照入?如果感觉到了,接下来请按照我说的去做,在你们面前摆上一杯水,我将向师父请求远程发功,赐给各位带功神水,喝下以后可以消灾去难,缓解病痛。”
  台下听众如痴如醉,依言照做,有人兴奋的叫着,我感觉到了,周围人顿时跟着随声附和,转瞬间会场的气氛就达到了顶点。人们纷纷拿出预先准备好的水杯来,有人没准备的,便立即向三师姐以一百元一只的价格购买接收能量信息效果最佳的太空杯。
  李牧野继续说道:“请把你们的右手放在水杯上,抬起左手对准东南方向,准备接收师父向全世界发出的立场信息,当我们感到指尖发麻的时候,请不要控制你的情绪,幻想眼前是你们最思念的亲人,尽情放开情怀,才能达到最佳的接收效果。”

  不大会儿,台下已经是哭笑连天。更有甚者,感动的伏地跪拜,竟似真把这天目灵童当成了活神仙来膜拜。李牧野得到李奇志的信号,不再说话,只是默然坐在上面看着。此情此景带来的巨大冲击却几乎让他眩晕在当场。这就是语言的魔力加上人性的弱点,构成了眼前的奇特情景。
  催眠的力量竟有如此魔力!
  这里是天堂?还是地狱?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拜我?我是谁?李牧野还是天目灵童?李牧野在心中不断问着自己,提醒自己究竟是谁。强迫自己不要被眼前的膜拜迷惑,牢记李奇志教授的台词,在心底里不断反复的背诵。
  当一切安静下来,很多人甚至因为情感波动过大,激动的如醉如痴不肯离去。

  李奇志走出来宣布,直接进入最后一个环节,天目灵童要消耗大功能来开天眼,给最虔诚的五位功友趋吉避凶逆天改命,治恶疾起死回生。
  李牧野当然没有那么大的本事,不过这五个人却是早就已经安排好了的人选。不管是测吉凶还是治恶疾,都早有腹稿。在今晚以前,这个骗局就已经运转多时,在此之前这几个人的底细都早已被摸的一清二楚。
  天目灵童戴着一副黑眼罩,以不见光来显示天眼通的神奇。张口便叫出来人的姓名,职业,所求何事。只需遵照李奇志所教的,娓娓道来,自然可以将这功友唬的云山雾罩深信不疑。至于如何判断究竟是哪一个功友,则由负责跟天目灵童沟通的三师姐在一旁负责提醒,每个人都被编了号,是几号就悄悄在李牧野胳膊上掐几下。
  最关键的环节是要钱。这钱在这里不能叫钱,而要叫缘法和功德。不是灵童要的,也不是师父要的,而是为功友消除业力需要的。这些钱来路不正,或者说这几位功友身上福泽不够,背不下这么大的财富,所以要有个财去人安乐的意思。
  当一切尘埃落定时,李牧野大开眼界之余,不免开始担心自己的下场来。
  后台,三师姐将今晚的全部收入点算清楚,连卖带功磁带,门票,太空杯,灵童发功瞧病算命,总计二十六万八千。其中光只是灵童那一项就在那五个人身上弄到了二十五万。

  这几个人没有回避李牧野。李奇志说,那五个人有四个是这厂子领导家的亲人,还有一个区领导的丈母娘,这钱来的都不那么干净,所以花钱消灾的时候才会这么痛快。咱们虽然不是执法者,但却是在替天行道。他拿起一叠钱丢到李牧野面前,道:“摆在你面前只有两个选择,第一拿起钱来,你就算是我们的同谋了,我们自然也就放心你了;至于第二……”
  “我选第一个!”李牧野迅速拿起面前对他而言堪称巨款的钱。尽管不大适应李奇志这生分的口气,却也明白他这是在演戏给其他人看,尽量不让他们知道自己跟他本就关系匪浅。
  李奇志叮嘱道:“那是两万八,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我可以在这里帮你扫扫盲,诈骗得利到了这个数目,就算是重大经济犯罪,足够重判了,你拿去这笔钱以后不要乱花,免得引起别人的怀疑,等过阵子确定没人醒过神儿来报案后再拿出来爱怎么花就怎么花,懂没?”
  “我懂!”李牧野抱着钱,道:“大师兄,我一定听你的话,今后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李奇志嘿嘿一笑,道:“小崽子,还真机灵,不过你那点小心思瞒不过我,虽然你是个好苗子,可惜却不是吃这碗饭的料子,因为你身上牵绊太多,干我们这一行的,除非想彻底安定下来,不然身边周围还是越简单越好。”言外之意还是拒人于千里之外。
  李牧野之所以那么说,有一半是演戏,另一半是为了保命。李奇志好说话,其他几个却未必对自己放心。表现的热切一些才好安别人的心。话说到这儿,再主动要求跟着人家,反而会让对方反感,甚至是怀疑自己目的不纯。李牧野从小跟着姐借长大,在高小松那些人身边瞎胡混,早练出了过人的眼力见儿。见火候差不多了,便关上了嘴巴,免得言多必失。
  “师兄,那几块料怎么办?”二师兄摆弄着一柄尖刀问道。
  李奇志瞧了李牧野一眼,道:“等一会儿我和老四去演一场戏给那几个小崽子看,假装要做了他们,然后你出面把他们救了,我们撤的时候你一定把他们稳住,不能报警,这事儿你能办好吧?”

  “能!”李牧野干脆的说道。
  李奇志点点头,递过来一张名片,道:“通过这个不能直接联络到我,但却可以找到我一亲戚,如果有一天,你身上没那么多牵绊了,可以打这个号码联络我,记住了,只许你一个来,如果敢带雷子一起来,天涯海角我也要你的命。”
  电影院的仓房,李奇志和二师兄手提凶器开门进屋。五个小混子眼看着架势不对,顿时吓的魂不附体,颤声求饶起来。
  “大叔,大叔,别杀我们,我们错了还不成吗?”向来好勇斗狠的小混子们被吓的个个体如筛糠跪地磕头。其中一个痛哭流涕叫道:“你们不能杀我,我叫王红军,我叔叔是分局一把手,你们谁敢动我,都没好果子吃。”

  李奇志寒声道:“小兔崽子,听你这么一说就更不能留着你了。”说着,对二师兄示意道:“动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