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4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说话的口气非常认真,神情严肃的让李牧野好多话都不敢说出口来。认识李奇志三个多月,他一直都是个喜欢开玩笑的人。就算是传授牌技千术的时候也总是带着三分玩笑的样子。这么久了,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个样子。
  李牧野有点不知所措,他的口气太坚决,这件事看来很难挽回了。
  李奇志看着李牧野,道:“话说到这个份儿上,我就让你彻底明白明白吧,实话告诉你,那老太太就是我的老母亲,这次回来我是打算接她去广州定居的,之所以告诉你要做这笔买卖,其实就是为了试探你的心性,如果你够狠也够绝,我会收你入门,然后放你入江湖由着你自生自灭去,但如果你不够狠,我就有义务送你回到正道上去,大道无穷,这是为你好。”
  “啊!”李牧野大吃了一惊,道:“那老奶奶是您母亲?”李奇志默默点头。李牧野终于确定他是真要跟自己分道扬镳了。忽然感到一阵颓丧,不只是因为要跟李奇志分别,还因为通过这件事他发现自己确实不是吃这碗饭的材料。李奇志说的没错,老千这行当,本事是其次的,心性才是最重要的。不够狠的人身上破绽太多,注定在这一行里走不远。
  李奇志能丢下老娘多年不归,就这一点,自己便做不到。
  “您说我还有机会走回头路?”
  “人间正道是沧桑。”李奇志点头道:“你现在回北方去自首,我保证你不会蹲大牢,如果有缘,咱们也许还能再见面。”又道:“你虽然没进到门子里,但毕竟跟我学了一身千门的本事,分手在即,我有句话要交代你。”

  “您说。”李牧野虽然不舍,可终究只是个孩子,李奇志态度坚决,他也只有接受安排的份儿。
  李奇志道:“千术非正,你既然要走正道,今后能不用就不要用,万一用了,惹来麻烦,任何时候都不许说是我教你的。”
  上午,通辽火车站。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流浪,流浪……
  半导体里放着齐豫的歌,三毛的词写的非常美,李牧野并不怎么懂得欣赏,但因为姐姐一直非常喜欢这首歌,所以也跟着熟悉了这旋律。
  火车站外面的阳光照进来,旅途中的人们伴随着音乐声,有人离开家乡,有人归心似箭。
  壮的牛犊子似的白鹏出现在视线里,这瘪犊子就是那天抢走李牧野大半块饼的家伙。

  从广东回到北方后,李牧野没有听从李奇志的意见去自首,而是跑到了通辽火车站当起了流浪儿。一晃儿,距离那时候已经过去了两个月。在通辽车站流浪两个月的李牧野,如今已熟悉了火车站四周围的情况。夜里候车室里有暖气,于是便吸引了一些流浪儿去那里过夜。逐渐的也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江湖圈子。
  这个白鹏就是其中之一。初来乍到那会儿就是他抢了李牧野一块饼吃。三个月后再回到这里,李牧野无论是胆识还是能力都已经今非昔比。平日里无论怎样潦倒都尽量保持衣着利落,那白鹏暗中观察了几天,发现李牧野也是个流浪儿,这小子的胆子才大了起来。
  第一次来找麻烦的时候,李牧野毫不犹豫的跟他干了一架。没有用任何特殊手段,吃了点亏,但凭着一股子狠劲儿也让白鹏很不好过。之后他又来了一次,李牧野没有跟他动手,而是拉着他在车站外面最便宜的面馆里吃了两大碗干拌面。然后二人就成了朋友。
  两人同龄,李牧野生日大白鹏三个月,成了他的野哥。
  李牧野回到这里是因为想不起自己该去哪里。不是没想过听李奇志的去自首,正因为想了,所以才放弃了南下香港的想法,回到了北方,可真到了家门口时又犹豫了。稀里糊涂的又跑到了通辽车站当起了流浪儿。
  虽然暂时放弃了去香港的想法,但偶尔在车站录像厅看香港电影录像的时候还是禁不住对那颗东方明珠心向往之。
  香港电影里把逃到那边的人称作大圈仔,据老混子吹牛说有一些大圈仔组织专门招收内地去的走投无路的人,培养成杀手。那些大圈们过着枪不离身,刀不离手,瞪眼就宰活人,浪漫漂泊的日子。穿的是名牌,开的是名车,泡着最漂亮的妞儿。李牧野当时听的心驰神往,完全没有想过在新疆啃了二十多年窝头的老混子怎么可能晓得香港那边的事情。
  名车名牌肯定是要的,至于最漂亮的妞就算了,张娜就挺好看的,如果野哥日后有了钱,一定回去泡她。给她买很多名牌,送她一个大哥大,随时想听到她的声音就可以听到,岂非美滋滋?
  “野哥。”白鹏的声音打断了李牧野的想入非非,“K761还半个小时进站,李闯他们已经去排队等活了,我也想去,你去不去?我一个人去怕被他们熊,还抢不到好活儿,要是咱俩一起他们就不敢了。”
  常年混火车站的流浪儿们除了靠乞讨和盗窃为生外,最经常干的正经营生就是替一些携带重物的旅客们拎包。那年头走南闯北的商家很多,很多个体户都是直接去广州白马市场拿货,大包小包的,上下火车全凭一个人背拉拖拽。流浪儿们看见了便上去帮忙,通常都能要个一块两块的饭钱。
  同样是为了安身立命,李牧野对这个活儿的热情远大于乞讨。
  生活就像一个包罗万象的老师,只要你足够细心,总能在她身上学到些什么,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
  李牧野是个内心敏感坚韧的人,很善于观察和学习。就算学到身上的千门技艺不能用,也不影响他找到别的饭碗。几天下来就在这个活儿上找到了一些门路。
  比如抢活儿的时候,那些单身带货的女人出手远不如那些年轻力壮的男人们爽快。如果不是生活所迫,哪个女人愿意过这种走南闯北讨生活的日子?既然生活艰难,自然要把钱看得很重。还有,替人搬东西的时候无论多沉的玩意,一定要高高拿起,一点儿也不能沾到地上,火车站周围的交通站点务必了如指掌,拉脚的三轮车,出租大发也得认识几个,把生意给他们带过去,偶尔也能得到一点点好处。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但状元毕竟是少数。有的人干一辈子泥瓦工也混不成一个包工头,不是因为手艺不精,为人不好,只是因为不琢磨世情人心。
  李牧野从很小的时候便开始了察言观色讨生活的日子,有些习惯已经被生活赋予的磨砺打磨成了生命的本能。凭着这样的本能,同样是帮旅客拎包,他总能赚的更多。这也是白鹏喜欢跟他厮混的一个重要原因。
  鸡首牛后,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鸡首,比较而言若是才情不足以担当一个团队,做一个牛后其实也不错。白鹏作为车站里的老人儿,愿意跟着李牧野混,正是因为看好李牧野能带着他过上更好的日子。
  说实话,李牧野其实是有一点点不喜欢这个白鹏的。这小子虽然长的五大三粗,十足蒙族爷们儿的样子,但骨子里却是个骄狂浮躁欺软怕硬的主儿。只是孤木不成林,单丝不成线,出于一个好汉三个帮的考量才带着他一起玩儿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