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665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再联想他方才那翻倨傲模样,我都不知该怎么形容。
  “师弟,你在干什么?真起来!”老道士看到自己师弟的这般作态,脸色一下子涨得通红,也不知道是羞恼还是气愤。
  “师兄,你也快来跪下啊!”谁成想那瘦道士比我想的更奇葩,不仅自己不要脸面,还要呼唤老道士一起过来。
  这下那老道士这下彻底呆住了,一口淤血从口里喷出,面色瞬间变得惨白,看着那瘦道士,沉默片刻,忽然惨笑道,“师弟,你这般举动,置我龙虎山尊严于何地!”
  说罢,老道士一阵袖子,衣服无风而动,那柄桃木剑又晃晃悠悠的飞了起来,老道士紧着牙,惨笑一声,盯着陆振阳说道,“罢了,老道我这条命不要也罢,我龙虎山的脸面却不能再丢了!”

  桃木剑缓缓在空中定住,老道士一挥手,连人带剑便一同向陆振阳冲了过去,“魔物,受死!”
  看着老道士犹如殉道一般的自杀性攻击。我不由得暗叹一声,龙虎山天师教传承至今何止百年,纵使出了不少败类,可单论道心,大多龙虎山弟子却都十分坚固。
  此时的陆振阳也没了选择,看着老道士向自己冲来,他那血色阳神冷哼一声。伸直双手,在空中缓缓画圈,一个黑紫色的球体凭空出现。
  “既如此,那你便去死吧。”陆振阳的声音没有一丝感情的波动,那团黑紫色真元轻轻一颤,便快如闪电一样的冲向了老道士。

  两者在空中悄无声息的碰撞了,黑紫色真元径直的穿过了老道士的身体。飞向了后面目瞪口呆,看傻了的那几个识曜境界的小道士,然后轰然炸开……
  砰——
  而老道士的身子停留在空中,忽然一动不动,就这么顿了一两秒,传来一声轻响,老道士的身体竟然从中间出现了一条条裂缝,然后越来越大,整个身体就这么四分五裂,血肉四溅!
  瘦道士眼见自己师兄惨死,脸上露出惊恐之色愈发浓郁,腿也在不停的颤抖,不过他很快就调整了过来,脸上又恢复了那副讨好的表情。“前辈这下该消气了吧?前辈只要放我回去,我保证,龙虎山一定不追究!前辈不要不信,家父乃是龙虎山太上长老,张天师也要给几分面子的。”
  陆振阳冷冷的看了瘦道士一眼,血色阳神电闪一般,嗖的一下转瞬即至。然后举起小手,轻轻向下一按。
  “啊!不要……”瘦道士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却根本无济于事,一团血红色真元从天而降,顺着瘦道士头顶百会猛地灌进了他的身体,他浑身一震,便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

  诛杀两人之后。陆振阳衣袖一甩,早先重伤倒地那中年道士,也瞬间没了生息,连带着其他实力在天师一下的小道士,尽数横死。
  我看着已经被大的破破烂烂的一楼,不由叹了口气。
  挑动他们彼此厮杀的目的达到了,但谁知陆振阳强横到如此程度。龙虎山众人竟根本不堪一击。不过陆振阳的消耗,想必也不少吧。
  “这种人就是该死,你说对吧,周易。”陆振阳的血色阳神飘飘然飞回了本体,他扭了扭腰站了起来,转过头,用那张看上去颇为渗人的铁面具对着我。
  “确实该死。”我叹了口气。说道,“以前我就见识过龙虎山的霸道无耻,但今日再见,却发现以前那些人还算是好的。”
  “是啊。”陆振阳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又一脸可惜的说道,“只不过,看样子我今天是杀不掉你了。是吧?”
  “你可以试试。”我自信一笑,抬起手,举起了轩辕剑匣,“说起来我还要谢谢那些龙虎山的牛鼻子老道,如果不是他们,我的道炁真元也不会恢复的这么快,而你呢,陆振阳,今天已经两次阳神出体,又用了这么多真元,怕是已经油枯灯尽了吧?”
  陆振阳的确强悍无匹,但有一点我却没有忘记,他刚刚才进阶阳神天师!
  从蚩尤墓出来到今天,总共不过数日,陆振阳哪怕第一时间进阶阳神,此刻境界也不会稳固,频繁阳神出体,对他来说,也是极大消耗!
  “油枯灯尽倒不至于,对付你还是绰绰有余的。”陆振阳神色阴冷。

  我也冷笑一声,毫不退缩的对视了回去,同时催动道炁真元灌注进剑匣里,轩辕剑发出嗡的一声轻响。
  陆振阳沉默了,他应该明白我所言非虚,现今这个局面下,我们谁也奈何不了谁,如果强行出手,唯一的结果便是两败俱伤,甚至同归于尽都有可能。
  我在赌!赌陆振阳不甘心,现在他领先了我整整一个大境界,日后有着大把大把的机会结果我,怎么肯甘心就这么和我同归于尽?
  “炼妖壶给我,今天这事就算结束了。”陆振阳沉默了一会,缓缓说道。
  “炼妖壶?”我嗤笑一声,“你不觉得你太贪心了么?”
  “我的蚩尤斧尚在炼妖壶里。”陆振阳抬起眼,倒也不急,慢慢说道,“你要是不愿意乖乖交出炼妖壶,那我拼死也要在今日了结你我恩怨!”
  蚩尤斧还在炼妖壶里?我皱了皱眉,怪不得今日他宁愿数次阳神出体也没有动用那威力超凡的蚩尤战斧,也正因如此,他才会消耗如此之大。
  略微思索之后。最后我还是同意了,“好,炼妖壶给你!”
  “周易,我们的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陆振阳一把抓起炼妖壶,然后大踏步的向外走去,隐约有声音传来,“下次见面。便是杀你之时!”
  与此同时,龙虎山上,天师教的某处偏殿里。

  一个看上去已经皮包骨头的老人安静的坐在蒲团上,他的身边是一排排的玉简,整个殿里似乎没有一丝风流动,连光线都是凝固的。
  忽然,最上面的那排传来了咔嚓咔嚓的轻微碎裂声。而且还是一连三次。
  老人猛地睁开眼,眼里闪过与他外表不符合的精光,看着眼前的几片玉石碎片从上面掉落下来。
  “这是……天师玉简!”老人面色一变,手指凌空一拈便捡起碎片,在手里轻轻摩挲。

  “陆振阳……是陆家的人杀了你们?”
  陆振阳一走,我便脱力坐到了地上。虽然借助陆振阳和龙虎山道士交手的间隙我恢复了体内真元,但早先被陆振阳重创的身体却没有恢复。
  坐下之后,我盘膝调动真元,开始温养身体。
  等再次醒来,身上伤势已经暂时压制,但我勉强动了动身子,只觉得浑身上下的每一处筋骨关节都隐隐作痛。
  又活动了一下,才感觉身子舒服了一些,我撑着身体站起来,四下打量。
  之前因为打斗而碎裂的家具已经被清理干净,虽然没有恢复原样,但也归拢了个大概。

  大厅里,王永军和王坤正坐在椅子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看到我进来了,他俩都站了起来。
  “周老弟,你怎么样了?”王永军拉着我的手,焦急的问道,“我听王坤说,今天有人前来寻仇,一番恶战,你受了伤……”
  “何止是恶战……”我还未开口,这时张坎文似乎听到动静,走了过来。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周易,那家伙还会不会再回来?”
  日期:2017-09-08 06: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