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826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程暮雪想来想去,都觉得不对劲,她总认为,王夫人是假的精神病发作。可很多疑点,她想不明白,她就去找顾秋。

  此刻已经是六点多了,顾秋刚从市委回来。
  程暮雪一脸沉思,来到市委宾馆,她并不知道从彤回家了。
  “哥,嫂子和若安呢?”
  顾秋说,“他们回安平去了。”
  程暮雪哦了一声,又低着想着什么,顾秋问,“你怎么啦?”
  “哥,我今天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程暮雪正要说,政府杨秘书长过来了,“市长,您回来了!”
  杨秘书长走进来,看样子是要跟顾秋汇报工作。
  程暮雪以为他只要说一小会,没想到他们一谈就是半个多小时过去了。程暮雪也不吱声,悄悄离开。
  刚到宾馆的大厅里,就听到经理在喊,“小吴,记得把那盆富贵竹浇点水。”
  程暮雪的脚步,刹时停在那里。
  富贵竹?
  她要对我说的是富贵竹吗?
  程暮雪象发现了什么天大的秘密,迅速离开。
  “佩君,你在哪?”

  “家里啊!暮雪,怎么啦?”
  程暮雪道,“你等着,我马上过来。”
  看这家伙冒冒失失的,代佩君嘀咕了一句,“搞什么?”
  程暮雪打了辆车,匆匆赶到代佩君家里。这里是以前王市长住的房子。四室二厅,还有个阁楼。
  程暮雪打量了几眼,“这么大房子。”
  代佩君说,“一百四十几平方而已,现在他们那些领导哪个不是住二百多平米的。”

  “王谦明呢!”
  “不知道!估计又是喝酒去了。”代佩君摇了摇头,“他除了喝酒,还能干嘛”
  程暮雪四处看了看,“你以前也住这里吗?”
  代佩君说,“我很少住过来,以前王市长在的时候,天天有人上门,现在王市长发生意外了,也就成了这样。”

  程暮雪注意到,很多地方都不对了,按理说,堂堂一位市长家里,肯定有很多的摆设,但是面的那些在方都空着。
  她一边走一边看,“我怎么感觉到总有一种不协调的味道,你不觉得吗?”
  代佩君说,“太空了吧,以前角落里,窗台前,还有桌上,都摆有饰品,现在饰品都不见了。所以看起来空空的。”
  代佩君问,“哎,你怎么突然跑过来,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程暮雪说,“我也想有,再没有什么发现,我就要挨骂了。”
  代佩君说,“这房子里公丨安丨局来过多次,省专案组的人,把一些重要东西都带走了,一直没有还过来。”

  程暮雪来到书房里,“这里曾经是不是有一瓶花或其他的东西?”
  代佩君说,“不知道,好象是有一瓶富贵竹,尖尖的,象座宝塔一样。”
  “东西呢?”
  “阳台上有一盆,不知道是不是原来那盆。你问这个干嘛?”
  程暮雪道,“走,我们去看看!”
  两人来到阳台上,防盗窗那里果然摆着一盆富贵竹。只不过已经没有以前的模样了,长满了叶子,乱七八糟的。
  程暮雪看着这盆富贵竹,心里有些疑惑,“就是这盆吗?”脑海里回忆起见王夫人的情景,程暮雪心道,她一定是要告诉我什么。
  于是她就走过去,伸手去摸那盆富贵竹。

  “不要碰它!”
  背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把两人吓了一跳。
  王谦明不知什么时候冒出来,冲在两人前面,“不要碰它,这是我爸留下来最后的东西。”
  程暮雪看他这模样,八成又是喝酒了。

  代佩君看着王谦明,“谦明,你这是干嘛?又跑去喝酒了。”
  王谦明红着眼睛,“我无能,我没有办法查清楚我爸的死因,我是个没用的人。”
  代佩君道,“这跟你没有关系,现在我们大家不正在找吗?”
  程暮雪说,“王谦明,你让开,让我看看这盆竹子,说不定有发现。”
  王谦明道:“怎么可能,这屋子警方都翻过好几遍了。值钱的东西全部被带走,这是我爸留下来最后的东西,你们休息再破坏它。”
  程暮雪道,“你真是笨死了。象个猪一样,走开啦,让我看看!”
  她就走过去,扯开王谦明。
  目光落在那盆富贵竹上,一把抱过来,“走!”
  “你要干嘛?”
  “去大厅!”

  程暮雪抱着这盆富贵竹来到大厅里,“你们两个帮我一下,把它翻过来!”
  代佩君觉得很奇怪,“暮雪,你怀疑东西藏在这里面?”
  “不知道,看看再说!”
  两人将这盆富贵竹抱起来,程暮雪用剪刀,把这盆象金字塔一样的富贵竹剪开了。

  富贵竹散了一地,叭——有个东西掉了出来,这是一个黑黑的,用防水胶布包起来的小盒子。
  果然有东西,程暮雪一喜,捡起来撕开防水胶布。
  一层又一层的,打开防水胶布之后,一个黑色的U盘出现在众人眼前。
  “U”盘!
  三人为之一愣,这盆富贵竹里果然有东西,会不会是什么证据?“快,插电脑上看看!”

  话还没完,屋子里的灯突然一黑,什么也看不见了。
  “谁??”
  嗡——程暮雪感觉到脑后一痛,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呜呜呜呜——警车呜啦呜啦的响着,救护车匆匆开进了医院。

  程暮雪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想坐起来,后脑痛得厉害。护士说,“你不要动,躺着吧!”
  程暮雪问护士,“我怎么在这里?”
  护士说,“你被人打晕了,救护车送过来的。”
  这时,外面响起了冯局的声音,“她醒了没有?”
  冯局走进来了,程暮雪又要爬起来,“冯局!”

  冯局摆摆手,“别坐,躺着吧!你没事就好,否则我怎么交差?”
  程暮雪说,“这是怎么回事??”
  冯局道:“我还问你呢?好端端的,怎么就被人打晕了,发生什么事了?”
  程暮雪看了眼外面,冯局立刻对护士说,“麻烦你出去下。”
  护士立刻出来,冯局才问,“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程暮雪这才把晚上的事情说了一遍,冯局惊讶的说,“你是说在王市长家的富贵竹里发现了一个U盘?”
  “对,只可惜,我们还没有看里面的东西,就被人打晕了。”
  冯局自语道:“会不会王市长之死,真的有内幕?”
  程暮雪说,“我敢肯定,这个U盘很重要。唉,都怪我,粗心大意,现在连这里面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了。”
  冯局说,“照你这么说的话,看来是有人一直在跟踪你。”
  程暮雪吓了一跳,“不会吧?有人跟踪我,我一直都不知道?”这可是好可怕的事,自己被人跟踪了。
  冯局说,“看来我的工作还是没有到位,算了,这事你暂时不要对外人说,先休息吧!”
  程暮雪点点头,看着冯局要走,她又问了句,“代佩君他们两个呢?”

  “跟你一样,被人打晕了。”
  程暮雪哦了一声,躺在那里看着天花板。
  “要是齐雨姐姐在这里就好了。”
  程暮雪他们出事的时候,刚好是晚上九点。

  顾秋还没有睡,冯太平来到市委宾馆,把这情况做了汇报。顾秋说听程暮雪受伤了,心里有些不高兴。
  冯局在那里自责,“都是我安排不周到,发生这种事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