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821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冯太平在顾秋这里呆了十来分钟,立刻就起身告辞。
  他回到办公室,把程暮雪喊过来,“你再试探着跟胡文海接触一下,他也许知道这些东西在哪?”
  程暮雪说我下午去找他试试看。
  刚出门,就接到呆子的电话。
  呆子说,“晚上有空吗?我想请你吃饭。”
  程暮雪想到他和胡文海是同学,就提了一句,“你能不能联系到胡文海?”
  提到胡文海,呆子就不爽了。“找他干嘛?他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清楚,跟他远一点。”
  程暮雪道,“我是丨警丨察,接触最多的就是坏人,怎么啦?”
  呆子说,“反正我是不跟他一起,传出去影响不好。”

  胡文海是胡三达的儿子,现在胡三达臭名昭著,呆子当然不敢跟胡文海搞到一起,他们家被丨警丨察封了,胡文海都只能住外面。
  胡三达的几个女人都放出来,一窝蜂做鸟散。
  轰动一时的达州大哥,就这样挂了。
  这件事情成为了达州街头上,很多人津津乐道的话题。
  叶世林劝程暮雪,“不要再跟他接触了。”他当然不知道程暮雪从胡文海那里打听到了消息。
  见叶世林这么说,程暮雪就不提这事了,挂了电话,一个人去找胡文海。
  胡文海在墓地里,一个人静静地站着。
  这天的天气不错,风和日丽。
  胡文海脸上多少带有点哀默,达州这个地方,根本就容不下他了。

  程暮雪猜测到,他可能会在胡三达坟前,跑过来一看,果然如此。风吹过来,胡文海闭上双眼,静静的站着。
  程暮雪走过来了,“胡文海,!”
  胡文海没有回头,听到她的声音,只是低沉的问了句,“你来了?”
  程暮雪走过来,看着胡三达这坟,心道,看你平时再怎么嚣张,死了还不是黄土一摄,你又能带走什么?
  胡文海依然站在那里,程暮雪喊,“走吧!”

  胡文海说,“我再陪他一会。”
  他抬起头,“虽然他生前很混蛋,做了这么多坏事,我也很恨他,但他毕竟是我爹。”
  “暮雪,你说,一个人生前的罪恶,是不是死了之后都能一笔勾消?”
  程暮雪说,“人都死了,什么都没有了,还能怎么办?当然是人死后,一切都化解了。”
  胡文海喃喃道:“也许并不如你我想象中那样。”
  他走到一块草地上,坐下来,“这段时间,不知有多少人来找过我,说有什么东西在我手上,你也是冲着这个来的吧?”
  “我跟他们不一样!”
  程暮雪很平静,任风吹着她的脸,她看着远方。
  胡文海道,“我知道,我也听人说起过,那些东西就是证据。给毁掉大半个达州,它的存在,简直就是一个官场原子丨弹丨。不管它落在什么人手里,都不是什么好事。”
  程暮雪说,“可那是抓捕这些贪官的证据。”
  胡文海道,“这一切跟我没什么关系。”
  程暮雪急了,“怎么会没关系呢?这些贪官贪的可是老百姓的血汗钱。如果不把他们揪出来,怎么对得起达州的老百姓。”
  胡文海冷笑了下,“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程暮雪问,“你的正义哪里去了?”
  胡文海吼了起来,“别跟我扯正义,这世界上没有一个好人,正义有什么用?我正义了一回,可我得到了什么?家毁,人亡,一切都完了。”
  程暮雪说,“你生活在那样的家庭里,难道不觉得痛苦?胡三达无恶不作,强抢民女,行凶贩毒,他有今天这样的下场,完全是他咎由自取。”
  胡文海黑着脸,“他已经遭到报应了,可我呢,为什么让我过不下去。现在整个达州市,都把我当瘟神一样。”

  程暮雪道,“错了,我一直把你当朋友,你跟胡三达不一样,你是一个有正义感的人。”
  胡文海苦笑起来,“朋友,就是为了这句朋友,我毁了这个家。”
  他长吁了口气,抬起头来望着天空,“其实我早就知道,你是丨警丨察,但是我总以为自己很天真,你会把我当真正的朋友,可惜……”
  程暮雪说,“我一直就当你是朋友。”
  “闭嘴!”胡文海突然吼了起来,“你根本就没有拿我当朋友,接近我,只不过是想通过我打听到更多的消息。”

  程暮雪道:“事实证明,你的做法是对的。难道你没有发现,现在的达州市更和谐,更平静了吗?”
  胡文海不说话了,目光呆呆地望着远方,从这里可以看到大半个城市。程暮雪也坐在那里,“你是不是要走了?”
  “我不走,我还能去哪?”
  “回澳大利亚吗?”
  “不知道。”胡文海摇头,“其实我根本就不想出国,但是这里已经没有我立锥之地。我必须离开。”
  “那你妈怎么办?”
  “带她一起走吧,我妈是个好人。如果不是她,我肯定也会变得跟他一样。”

  程暮雪道,“好吧,你走的时候,告诉我一声,我送你。”
  胡文海笑了起来,“别了,现在所有的人都跟我划清界线,你难道不怕?”
  程暮雪说,“为什么跟你划清界线,你虽然是胡三达的儿子,但你是你,他是他,两者并不是同一个人。”
  胡文海说,“以前那些捧着我,哄着我的人,一个个都不见了,那些同学看到我,更是象瘟神一样,生怕我会怎么样。”

  “这就是人常说的世态炎凉吧,本来就是这样,没什么奇怪的。我会慢慢习惯,我也会重新开始。我相信,终有一天,我胡文海能活出自己的尊严。”
  程暮雪摸了摸耳朵,本来她想问,那些证据究竟藏在哪?可看到胡文海这模样,她又不好追问了。
  胡文海站起来,朝山下走去。程暮雪追上来,“你慢点!!”
  胡文海说,“再见了!朋友!”
  程暮雪竟然追不上他,站在那里跺跺脚,“我笨死了!怎么就不问他东西究竟藏在哪?”
  看着胡文海的身影越走越远,程暮雪无奈的叹了口气。
  叶世林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他看着胡文海走的。胡文海本来就不高的个子,渐行渐远,很快就消失在视野里。
  “他都说了些什么?”
  叶世林在背后问。
  “你怎么来了?”

  叶世林说,“我不放心,过来看看你!”
  程暮雪转过身,“我又失败了。”
  “这不关你的事,现在达州很多人都在寻找这些东西,你没找到这很正常。”
  程暮雪往回走,又瞟了一眼山上的坟,这个胡三达,生前不知害了多少人,死了还要害人。
  让这么多人为他折腾,让大家都睡不好觉,这些证据里,究竟有多少人牵系其中?
  程暮雪心事重重,低着头,走得很慢。
  叶世林说,“回去吧!一个人在这地方不安全。”
  程暮雪说,“走吧,不回去还能去哪?”

  叶世林跟在她的背后,也没有说话。
  下午,顾秋去裕丰地产。
  做为达州的市长,达州又是个工业发达的城市,顾秋避免不了要经常下去看看。
  裕丰地产的老总请了很多次,要顾秋去看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