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452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又过了将近两个时辰之后,终于看到几个小和尚端着几个大好的食盒走了进来。打开了食盒之后,将里面香气扑鼻的各色鹿肉都一一的端了出来。和尚还没开始客气,两只妖物已经开始抓起来鹿肉大嚼了起来。
  “元鸣,说吧,这次你让我们进来,不会就是为了吃块肉吧?”吴勉冷冰冰的看了一眼元鸣之后,继续说道:“刚才你一口咬死了没有和元昌有联系,那么说这次和你哪位师兄没有关系了,是吧?”
  “还是吴勉先生目光如炬。”元鸣和尚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今天除了请各位前来品尝鹿肉之外,确实还有一件小事要麻烦几位,三天之前,凤栖寺庙门外面诱人留下了一封书信,上面除了元鸣之外,还一到了你们几位的姓名。”
  始皇帝的仪仗离开沙丘城的那一天开始,天空就下起了大雨。瓢泼大雨一连下了三天,第三天深夜更是到了极致,伴随着闪电,大雨倾盆而下,看着就像是天上漏了一个口子,将银河的天水倾泻下来。

  沙丘城外一座刚刚垒起的土包被大雨冲垮,在雷鸣中露出来一具浑身**的尸体。当这具尸体重见天日的同时,天空中的闪电也开始向这个位置集中。
  “咔!”的一声巨响,第一道闪电打在**的尸体上。尸体猛烈的颤抖了一下,随后第二道闪电打过来,这具尸体竟然猛地睁开了眼睛。
  尸体在大雨之中慢悠悠的站起来,有些迷茫的看了看四周,慢慢的向前走了几步。就在这时,第三道闪电打到这人的身上,他站立不稳倒在了雨水当中。远处空中又是一道闪电划过,瞬间将漆黑的雨夜点亮得如同白昼一般。
  借着闪电的光芒,这人在水坑倒影中见到了自己的模样。水面上浮现出来的是一个满头白发的年轻人相貌,这一瞬间,这人什么都想了起来。他摸了摸头上的白发,嘴里自言自语地说道:“头发白了mdash;这也不错嘛”
  白发年轻人重新站了起来,在漆黑的雨夜之中辨明了方向,开始向着东北方走下去。只是走了没有几步,天空中就响起一声炸雷“咔!”的一声,一道闪电再次打在他的身上。将这人打了一个趔趄,扶住了身边的一棵大树才不至于摔倒。还没等他站好,又是一道闪电打在这人的后背上。
  接下来,天空中不停的有闪电打下来,无一例外都打在白发年轻人的身上。不久之前,有人在他胸口里面埋的那个叫做‘种子’的东西已经慢慢地开始融化,顺着白发年轻人的血液充斥到了全身。

  天空中的闪电还是一下一下的劈下来,打在白发年轻人的身上。雷电从他的身体传导到扶着的树干上,这棵本来已经被雨水浇透的大树竟然冒起了浓烟。片刻之后,只听见“呼!”的一声,大树竟然在瓢泼的大雨中冒出了火光,虽然马上又被大雨熄灭,但是树干再也经受不起这样的折磨,“轰!”的一声断成了两节。
  终于,白发年轻人被雷电折磨的不耐烦起来。“够了!”他大喝一声猛地一浑身,对着背后被雷电打中的位置猛击一拳。恰好一道闪电劈下来,正击中在他的拳头上。刹那间电光大盛,但是转瞬之间就黯淡下来。闪电竟然被白发年轻人一拳打碎,化作无数个白色的电火在半空中乱窜。
  白发年轻人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他愣愣得看着自己收回来的拳头,上面竟然连一个灼伤的印记都没有留下。
  就在雷电被白发男人打碎的同时,本来还如倾盆一样的瓢泼大雨突然停了。天空中厚厚的一层乌云慢慢的散开,露出来漫天得星斗一闪一闪的夜空。
  缓了一会之后,白发年轻人恢复了常态,他回头看了一眼沙丘城的方向,嘴里喃喃的说道:“就算是开始吗…;…;”
  一个多月之后,辽东燕山脚下得集市中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年轻人,他二十出头的年纪,却顶着一头的白发,加上他那一身的单衣,显得和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当时已是隆冬时分,整个辽东都已白雪皑皑,当地人早已经换上了厚实的冬衣,见到这人身着单衣却没有一丝半毫畏寒的意思,看到的人不由得都啧啧称奇。

  白发年轻人先是打听了上山的路径,随后买了十来个杂粮饼子,溜溜达达地就准备往山上走。当地巡街的亭长见了赶忙过来拦在他的身前,看着年轻人的一头白头,四十多岁还一头黑发的半大老亭长憋了半晌,才说道:“我说这位小mdash;哥儿,现在可不敢上山。大雪已经封山就不提了,咱们燕山上面可是有大虫的,前一阵子饿得急了都下山伤了这里的百姓。看着你小哥儿也是有能耐的样子,说句不吉利的话你不要见怪,你要是现在就这么上去,不是冻死在山上,就是喂了山上的那几只大虫。要上山也行,再等俩月,等开春之后雪化了,正好我们几个村子要组织一起上山打猎采药,小哥儿你跟着一起,保准吃不了亏”

  这白发年轻人正是在沙丘城外死后复生的吴勉,那晚他走了没有多久,就遇到几个瞎了眼来抢他的土匪。现在的吴勉可不再是之前那个任由方士总管打吗的杂役,本来就憋着一肚子总算找到了发泄的途径。一个照面下来,几个土匪命丧当场。吴勉黑吃黑,翻出土匪身上的银钱,才不至于光着身子一路向辽东走来。
  吴勉就像没有听到一样,继续往山上走着。不过多少也给了老亭长一点面子,他一边走一边说道:“说的像谁没死过似得…;…;”
  这话也只有吴勉本人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是加上他那特有的刻薄语气在老亭长听来,这就是上赶着不是买卖。等着吴勉走远了,老亭长对着身边看热闹的人说道:“怎么样,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吧。你们都给我作证啊,我可是劝了他老半天的,日后他死在山上,可别埋怨亭长老爷没有劝过他…;…;”
  以吴勉现在的耳力,老亭长的话他听得一清二楚,不过也只当做没有听到一样,凭着脑中对地图的记忆,一路向前走着。越往山上走积雪越厚,还没有出山脚,积雪已经到了膝盖了。好在吴勉不觉得冷,走的虽然慢,但是距离地图的位置也是越来越近了。
  从上午一直走到了旁晚,虽然现在吴勉的体质已经不需要食物来补充能量,但是他还是受不了肚子里没食的饥饿感。就着雪水吃了几个杂粮饼子之后,也没有休息,就这么一路走着,也没有遇到老亭长所说的大虫,山鸡野兔子都是遇到几只,只不过它们看到吴勉之后就远远的跑开了。就这么一路走着,终于在第三天的下午时分,找到了那个在地图上标注的所在。

  地图的位置在一片悬崖峭壁的下面,这里光秃秃的一片,除了厚厚的积雪之外什么都没有。看着出来这里常年没有什么人来过,吴勉反复转了几圈,也没有找到地图上标注的山洞入口。
  难道是自己记错了?就在吴勉打算放弃,去周围转转的时候。无意中向着前方悬崖边的山石看了一眼,他的眼前一花,阳光斜射到山石产生的阴影竟然扭曲了一下,出现了变向。
  日期:2017-09-25 06:2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