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6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掩唇笑得很纯真,“就是掐算到何小姐不会婉拒,我才敢舍下脸去请您呀。”常老很宠溺指了指她,“你难得办一件让我满意的事。”常锦舟拉着我的手走到餐桌旁,安排我坐在她和常老之间的空位,对面是乔苍。我狐疑问二姨太没有一起来吗。常老说她在家里休息,爬山拜佛累了,一点苦吃不得。
  乔苍有几分危险眯起眼睛问她,“这是你说的贵客。”常锦舟递给我一双消过毒的银筷,“是呀,除了何小姐,还有谁能在特区女眷中称贵客呢。
  你说她忙公事来不了我就让司机去问问,结果前台说她不在蒂尔,这几日都没有去,一直在家中休息,看来你的消,息也不是很灵通嘛乔苍面容看不出喜悲,只是高深莫测,他松了松领带,伸手将她眉眼间一缕碎发撩拨到头顶,更清晰凝视她的眼睛,笑得耐人寻味,“是不如你灵通。”

  乔苍这句话使常锦舟脸色骤然一变,她看出他云淡风轻的脸孔背后是对她多事的责备与不满,她非常楚楚可怜握住他停在自己脸上的手,“苍哥,你生气了吗,怪我擅自做主是不是? " 养苍笑着反问我为什么要生气,你如果觉得我会生气,为什么还要做。﹎
  嘴皮子功夫连我都不是养苍的对手,她更不会是,常锦舟被噎得难受,她嘴唇阖动了两下,找不到合适的解释红着眼睛小声说我就是想热闹一些,让大家都高兴,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乔苍将自己的手从她掌心抽出,给她倒了一杯茶水,“没有做错,岳父也很想何小姐过来,是我没有 l ’司清楚 J 以为她今日很忙。”
  常老摘掉腕子上的手表放在桌角,否则今天我不是要与何小姐遗憾错过。意味深长对养苍说,“男人心思就是不如女人细致,幸好锦舟又去问了问,养苍笑说岳父又不是为了这顿饭,求子的事办成比什么都重要。“谁说我不是为了这顿饭。”
  常老笑容满面看向我,“如果不是想要见何小姐一面,安排人护送小二过来就是我也不会大费周折跟着。
  求子也未必能成,不过图个心安。”乔苍眯了眯眼,舌尖缓慢从门牙上舔过,这个动作极其危险而野性,他不再开口,兀自饮酒,陶瓷小杯挡住有些凌厉荫郁的脸孔,只露出一双喜怒无常的眼睛。
  常老不停转动桌盘嘱咐我多吃一些,常锦舟还役有夹到就又被转走,她尝试了几次一无所获,舔了舔光秃秃的筷子头,一把按住桌盘,“爸爸,您不要只顾着何小姐一个人,她要吃什么自己会做主,我现在一口都没有吃到。常老很不满怒斤,“你比结婚前珠圆玉润不少,还吃什么?她清瘦成这个样子,你非要争这一口食物吗。”
  常锦舟哭笑不得,“我终于知道爸爸为什么不让二姨太过来,哄她在宾馆休息,哪里是怕她累,如果二姨太在场您这样照顾何小姐,她一定会吃醋撒泼的。”常老耐人寻味看了我一眼,“会吗。”我摇头说自己来就好。我刚要去夹,他按住我手腕,替我夹起我想要吃的菜,放入我碗里,“可我喜欢照顾你,怎么办。”
  我一口气险些硬在喉咙窒,息住,半响都役有吐出来,他目光灼灼等我吃掉,我故意磨蹭了一会儿,感觉自己躲不过去,不得不强颜欢笑吃下他为我夹的菜,他问我口味吃得习惯吗,我说刚好。
  他这才罢休,收回视线捧起一碗银耳汤,一边喝一边问常锦舟今天求了什么签。她抬起头说上上签。她脸上有羞涩巢红的笑意,“主持说不出意外今年就能有喜,而且是人中龙。”
  常老思付了下,“那不就是男孩。”他盯着女儿见她役有反驳,立刻哈哈大笑, " ,息算没有白白上山捐了百万的香火钱,即使你二姨娘怀不上男胎,我能抱孙子也是好事。”常锦舟抿唇偷偷打量乔苍,想看他有没有反应和喜悦,他察觉到她渴求的目光,握住她手说,“男女都好,我都喜欢。”她眼睛一亮,“真的吗。”
  乔苍说当然。她无比兴奋说我想要立刻为苍哥生一个孩子,一个非常像你的孩子。他闷笑出来。“哪有那么快,你以为是卵郭日吗。几日就可以。”常锦舟摇晃他手臂撒娇说我马上就要,苍哥难道不想尽快做父亲吗。乔苍舀了一勺海参递到她唇边,她张嘴吃进去,含糊不清问他想不想嘛。常老用筷子敲了敲她碗口,“怎么女儿家一点不懂矜持,在饭桌上说这些也不害躁。你看何小姐,比你还要年幼几岁,却很懂事。如果有这样的女人在常府,一定不会鸟烟瘴气。”

  常老说完忽然想起什么,他挑了挑眉,“总称呼你何小姐是不是太生分了。”我说大家都这样喊,听习惯了。“别人是别人,亲疏远近总是要分清。我觉得不如喊你名字。”我头皮禁不住一阵发麻,虽然常老是正儿八经的黑老大,气场没得说,十分英武霸气,比麻爷那种土堆里滚起来的流氓头子不知强多少倍,但终归是老头子了,我还是有点恶心,我局促笑了笑,他以为我默许,握住我的手喊何笙。

  他意犹未尽,“第一次听说你名字,觉得很好听,只是当时不好这样称呼你,,总归要顾虑周局长的面子,现在一一”他没有说下去,眼眸含笑凝视我,这尴尬到诡异的气氛令我半边身体都僵硬住,似乎有一股巨大电流从我骨头里流窜,冷得我不由自主打寒颤。
  “周局牺牲的消息、,我早就有耳闻,似乎特区有意要隐瞒,我也役有来吊唁,只当作不知情,但心里非常挂念你,有时做着其他事情,忽然想到你是否过得好,有没有在流泪,心就仿佛针扎般。”
  他大拇指在我手背上轻轻摩擎着,十分动情说,“何笙,苦了你了。”我强撑着欢笑说不苦,最难熬的日子过来了,现在为丈夫守着家业,我觉得很满足。“知道你是一个非常要强聪慧的女人,我最欣赏也是这一点,你还这样年轻。
  荒废掉余生很可惜,不如为自己找条更好的出路。可女人终究还是要找归宿,男人才是一生的依靠。他握着我的手不肯松开,我试探挣扎了两下,常老也察觉到了,他反而更加用力握紧,不给我挣脱的余地,似乎在试探我的承受底线。
  没了周容深做靠山,我还真不敢得罪他,闹到霸王硬上弓就麻烦了,连退路都没有,我下意识望向对面,乔苍沉默饮酒,也不知有没有看到这一幕。常锦舟不动声色扫了常老一眼,她眼底有细小披动,很快便敛去,乔苍这时放下筷子抽了两张纸擦嘴角,他招呼一名侍者进来,问他是不是改动了洗手间的方向。
  侍者指向和之前完全相反的一条路,“鱼池改成了男士洗手间。”乔苍站起身说了声失陪,几步跨出走廊,侍者正要关门,常锦舟阻止他,她笑着对我说去补个妆,问我要不要一起。我没来得及回答她,常老唬着脸让她自己去。
  常锦舟拿起手包快步走出包房,偌大的空间里只剩下我和常老,他非常殷勤为我夹菜斟酒,夸赞我今日很纯情美丽,甚至挪动椅子坐到我旁边,距离近到几乎与我肩并肩。

  日期:2017-09-24 18:3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