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6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常老这么多年一直待在珠海,对特区不怎么涉入,可人脉还是有的,他这次过来一定会听到风言风语,就看乔苍怎么化险为夷了。他娶了常锦舟在外面养情妇,常老有心管也不好C`ha 手,闹僵了对谁都没好处,再说权贵名流左拥右抱也是常事可乔苍明知他有心思要我,却不言不语独占,这就另当别论。
  我躺在库上赖到中午,才进浴室洗漱,换了一件素色长裙,打算补个妆出门找宝姐吃饭,我正坐在梳妆镜前试眉色,保姆非常慌张从门外跑进来,说有男人找我。
  知道这栋房子的人不多,除了我们俩只有他的心腹亲信,找我的人一定无外乎就是那几个,保姆这张脸色显然是吓住了,昔通老百姓平时很难接触打打杀杀的马仔,看一眼当然害怕。
  我漫不经心换了一支眉笔,在手背上试了试深浅,两款都非常适合我,我也拿不准,我盯着镜子里保姆局促不安的身影,“棕色好看还是兰黛色好看。”

  她走进来两步,看了看我手上的眉笔,又看了看我的眉形,“夫人不觉得黑色好看吗? " 她又说,“不过您长得漂亮,画什么都好。”我权衡之后选择了那支兰黛色的笔,往眉毛上细细描墓着,“你口音是闽南人吗。”
  她说在闽南生活了十几年,给一家官员做保姆,后来官员双规,她知情不报进去拘留了两个月,出来到了广东“乔先生的夫人你见过吗。”
  保姆一愣,“先生夫人不就是您吗。”我说不,我是他情妇。她张着的嘴巴停住,半响都没有说出话来,我透过镜子瞥她,“他夫人姓常,是一位背景很强大的女人。”
  她恍然大悟,“先生不做官,这也不要紧的。”我仔细盯着她的脸辨认,她不像见过常锦舟,只要不是她的人,饮食起居我就可以放心些,不用时刻提心吊胆担忧沈姿下药那件事重演。
  在我津细整理仪容的过程,保姆几次催促我,是不是先下去看看,我告诉她不急。我拖了足有半个小时,楼底下二度传来门铃响,我这才跟着保姆 · 慢悠悠走下楼,她快跑了两步将门打开,笑着让男人进来,男人说不必,我是来接何小姐。
  他说这话时,目光隔着空气停顿在我脸上,男人样貌很陌生,乔苍身边役有见过,很显然不是他的亲信,不过敢登门找我,我隐约猜到是谁的人了。我冷笑说你主子是女的吧。他点头,“奉常小姐的吩咐,请何小姐去望江楼吃饭。”

  我不动声色摸了摸戴在腕子上的玉镯,“她来特区才多久,对这边倒是很熟悉。我怎么记得乔先生役告诉她呢。
  “乔先生不说,常小姐也有自己的人脉。这就不用何小姐费解了。”“哦?”我挑眉笑,“常小姐既然如此玲珑通透,是否知道乔先生最厌恶别人干涉他,监视他,这是他的大忌男人意味深长说,“那有什么。
  忌讳对外人又不是对自己人。乔先生还能和夫人过不去吗。一日夫妻百日恩,关系摆在这里,如果是不三不四的女人就未必了,今天是她明天是另一个她,怎么和妻子比得了。”
  又是一条忠犬,替常锦舟来教训我,给我脸子看,说来说去目的就是让我知道自己的分量,不要妄想。乔太太的位置我还真没想过,我这辈子只有周容深一个丈夫,除此之外不过逢场作戏别有图谋,真动了不该动的念头,也不会动到她头上。我笑了笑,你再重复一遍,“你说得也是。
  这话我稍后会告诉乔先生,让他离我远一点,别让他老婆不满,到时他详细问起麻烦你了。”男人脸色一白。我撩拨着卷发,“常小姐会感激你这样忠贞护主的,赏你点什么呢。”
  我故作思考,“最起码也要赏你点好的,如果不是你多嘴,乔先生怎知身边妻子是如此聪慧玲珑。”

  我留下这句话将他从我面前推开,自己拉开车门进入,闭上眼睛休息,一直到望江楼门外一个字都没有再说。他这回老实许多,很有眼力见儿替我开车门迎我下去,我故意狠狠踩在他脚上,他跟在我后面伸手为我指路,走楼梯时他说,“何小姐别和我一般见识,我没有恶意,只是提醒您一句。”
  我一边走一边娇滴滴笑,“我也没有恶意,不过提醒我怕是用不着你祈祷乔先生很快对我失去兴趣。
  否则这样的日子会一直持续,她能怎样呀。你改变不了,你主子也不能,你们只能男人脸色非常难看,我不屑一顾嗤笑了声,停在走廊尽头一簇光束下不动,他敲了敲旁边一扇门,里面传出常锦舟的笑声,“哟,贵客到了,可是等了好久呢。”
  脚步声朝这边飞快移动,门拉开霎那,一道明晃晃的粉色身影伫立在眼前,明艳不可方物。她是津心打扮过的,手腕上系了一条红绳,脖颈佩戴的不是珠宝,而是送子观音模样的玉坠,看来拜佛求子也有她,急着打败我拴住乔苍,已经黔驴技穷,走上了所有豪门阔太都不得不走的路。

  她背对包房笑容有些冷,压低了声音,“果然那栋房子入住的女人是你。这算不算荫魂不散。”
  我笑说常小姐不是有数吗,你十有八九打听到了我,或者干脆就确定了是我,何必假惺惺装惊讶呢。
  她脸上森森寒意,“你可真是得寸进尺,你丈夫才死了多久皮囊骨子里还是贱,世上男人千千万,你却偏喜欢勾引有妇之夫。
  ,你就这样耐不住寂寞,果然贱胚子披上了高贵的我竖起一根手指压在唇上,示意她不要乱说,“别人的有妇之夫我可不碰,这事做多了是要遭报应的,女人都不容易,何必去为难,可也不知怎么了,常小姐的丈夫,就是让我控制不住呢。”
  她面上不动声色,嘴里咬牙切齿,“无耻到极致,就是何小姐这副嘴脸吧? " 我歪头笑得灿然,“常小姐不欢迎我,那我走了。”我刚要转身离开,她一把拉住我的手,“你不来我也要绑你来,来了更不要想走,否则我怎么瞧好戏呢。”
  闲适真实她将我朝门里一拖,我被她拽了进去,视线中正对一张方桌,四把椅子,乔苍侧身朝向门口饮酒,脸孔平静而。他头顶的红木窗框糊着一层明纸,阳光落在一片雪白上,笼罩他的身体,仿佛镀了一层似梦似幻的光,很不他根本不感兴趣进来的是谁,倒是坐在对面的常老非常高兴凝视我,眼睛里是对我浓厚的兴趣与渴望。
  常锦舟一手挽着我一手关上门,早换了一副殷勤热情的嘴脸,“请来何小姐真是难,搜罗遍特区才好不容易找到何小姐的住所,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要避世呢。”
  乔苍斟酒的手腕一僵,他猛地偏头看向我,眼睛里的漩涡与愕然,深沉和复杂,似乎他根本不知道常锦舟竟瞒着他请来了我,他以为自己替我挡了,这事就此搁下不提,不想常老平息,常锦舟这里却百密一疏。

  我强迫自己尽快适应了包房中微妙的气氛,微笑和常老打招呼,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搓着两只手掌像面对一道美味佳肴一般,“何小姐比上次见更清瘦了一些,实在让人怜爱。”
  常老这么手眼通天的人物,周容深牺牲的消息、自然瞒不过他,很可能他到特区求子也是奔着探听虚实来的,我也役打算扯谎,直接告诉他丈夫去世,刚走出悲痛和怀念,要是再早几日,恐怕要婉拒常小姐邀请的美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