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61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瞪眼抱怨谁规定男人就不能吃银耳红枣了?他笑说也是,伸手接过去喝了口,“过于苦。”我一愣,特级普洱怎么会苦,他见我不信,将茶盏递到我嘴边,“你试试看。”我正要接,他朝一侧躲开,“我喂你喝。”我弯腰曝了一小口,还没有来得及细”匝滋味,乔苍将我朝他怀中一拉,津准无误捕捉到我的唇,吮吸光我口中的茶水。他咽下去说怎么忽然不苦了,是不是第一口喝出了错觉。
  他问我要不要再尝一口。他话音未落便二度吻上我的唇,他实在太霸道,只要想就不会给我拒绝的余地,我用力推操他胸口,含糊不清说还有人在。
  乔苍睁开眼瞥向男人,男人立刻低下头撤出书房,寂静的空气中响起一身关门的动静,乔苍更加肆无忌惮,他一边狂热深吻我,一边将手从我裙底探入进来,沿着小腿一直向上,他掌心抚摸过每一处,都痒得我溢出一声声呻吟.
  这世上应该有一种吻,可以麻木人的仇恨,挑起隐藏在深处,克制在深处的欲望,变得不像自己,像一只魔或者一只妖。此时的我就是这样,在被星辰落满的窗子上,倒映出我的脸,那张我仿佛不认识的脸。沦陷在乔苍火热而疯狂的吻中,轮成一滩没有骨头的水。

  他比几个月前还要狂野,他沾上欢爱,就仿佛失心疯的野兽,勇猛到令人招架不住,畏俱他的强悍,又爱极了他的蛮力。
  他每次撞击都问我要轻还是重,我咬紧嘴唇不语,他便忽然停下,只是摩擦我的边缘,吊着胃口不给。
  他本想惩罚我,可我没有怎样,倒是他一向为傲的强大自制力在我妖烧纯情面前溃不成军,他根本扛不住几秒钟,就在我的挑逗和抚摸下忍不住嘶吼再次吞噬进来。
  我和他在大汗淋漓的颠簸摇摆中四目相视,我看着他的眼睛,那双血红的,火热的,毫不遮掩对我占有的眼睛我知道我对他正在一点点走向歧途,歧途是情爱,最不该有的情爱。
  谁抵挡得住他无声无,息、的进玫与柔情,就像干涸的旱地抵挡不了久违的甘霖,失去了丈夫的茫然的困顿的崩溃的绝望的我,他披着让我仇恨的皮囊,伸手说给我一个家。
  不让我漂泊,不让我孤独。情爱是火,仇恨是冰,即便火只是一簇小小的苗,它还没有能力焚毁我,而冰是一大块谤沱,它将我冻在其中,无时无刻不提醒我复仇和掠夺。
  可我感觉到这簇火不慌不忙,在慢慢烘烤,慢慢滋长, . rl .漫包围,融化我心里漫无边际的那块冰。我们结束后拥抱了许久,我趴在书桌上,他伏在我背上,他喘,息着,我颤抖着。

  我侧头看向窗外的灯火,大片灯火连成光束的海洋,将这座城市烧得惊心动魄。遇到乔苍后的每一日,都是这样惊心动魄,无处逃脱。他抱着我从书房离开,我们身体赤裸,他胸口流淌汗水,浇在我滚烫又濡湿的腹部,我搂住他脖子,任由他穿梭过卧房,将我抱入浴室,放在一池温水的浴缸里。“我强吗。”
  我说很一般。他沉默了片刻,“我很一般。”我两条腿在浴缸里摇摆,扑棱起一层层涟漪和水花。有些溅落在他脸上,他微微眯着眼。“再给你一次机会。
  我身体时而浮在水面,时而沉入底部,像一条美人鱼在他眼底不加遮掩,肆意敞开绽放,“什么机会呀,乔先生也不是不知道,我别的经历少,男人却很多,如果一定要问实话,在这些人里,你大概能排在十几名。”
  他笑得很荫森,趁我得意忘形时,忽然俯下身掐我的腰,“刚才姿势不对,或许役有让何小姐满意。”
  他还要继续说下去,说下流无比的话,我捧起一杯水泼在他脸上,他没有防备我来这一出,身体本能朝一边避让,我更加肆无忌, l $抓挠他的脖子和肋骨,笑着说看你还怎样欺负我。
  昏黄的橘色灯光下,我们挣扎纠缠到一起,水溢出许多,砸在瓷砖上。哗啦哗啦的响声在浴室起起伏伏,我兴致更浓,从他腋下钻出去,用小小的脚抵住他胸口,让他无法靠近我,媚笑着往他身上撩拨水珠。

  水像海浪一般扑簌出去,他不躲也不反击,腾空而落的一幕水帘将他白哲结实的肉体笼罩其中,他此时性感到诱人。倚在浴缸边缘,什么都不说,沉默而魅惑。直到我将浴缸中一半的水都洒了出去,他终于伸出手臂将我轻轻一捞,勾进怀里。
  他一边吮吸我的脖子一边分开两条腿扶着我坐在他胯上,我们毫无缝隙贴合在一起。我感觉到被一股坚硬抵住立刻不敢再嚣张,他咬着我耳朵一字一顿说,“看来何小姐忘记,曾经怎样求饶的场面了。”我躲在他肩窝里闷笑,“根本役有过求饶,我身经百战,还会怕这事吗?乔先生记性有些槽糕,是把哪个马子安在了我头上。”
  他被我脑袋压住的手臂轻轻朝上一弹,我被他弹起,他张嘴津准无误咬住我下巴,含糊不清说,“想要征服你,还得花点功夫。”
  我说你怎样都征服不了。他手指在我嘴唇分不清唾液还是水溃的巢湿上涂抹着,一脸邢气和痞气,“不急,,息有一天你看到我就腿轮。我伸出舌尖舔了舔他手指,他还来不及收回,就被我完全含在嘴里,“如果腿不轮呢。”
  他眉眼间尽是轻桃,“那就嘴轮。”第二天早晨我原本还睡着,忽然被浴室一阵尖锐的响动惊醒,我立刻睁开眼爬起来,盯着门内走出的乔苍,他手上拿着一只断了的刮胡刀,“吵醒你了。”

  他穿着白色衬衣,颈间搭了一条还役有缩结的宝蓝色领带,头发不像以往梳成一丝不苟的背头,只是打了点发蜡固型,很是神清气爽。我意识到他要出门。
  但应该不是公司,问他去哪里。他手指灵巧系好领带,从衣柜内摘下一套银灰色西装穿在衬衣外,“常老和二姨太的事。”
  “不是他们自己去寺庙吗? " “常老在道上有很多事,如果在特区惹了麻烦,我会更费力,不如亲自陪一趟。”他整理好朝我走过来,吻了吻我有些发干的唇,“今天时间不确定,你夜晚自己睡,有事找我,如果我不方便,也可以找韩北。”
  他指了指库头,“那是韩北名片。”他转身走出卧房,盼咐正擦拭地板的保姆照顾好我,他自始至终也没有提及要带我一起吃午饭的事,可我昨晚分明听得清楚,常锦舟那边已经和常老说了,这一次要我也去。乔苍绝口不提,势必有他的打算,也有他津妙的安排。
  看来他很不希望常老见我,虽然尤拉很受宠,但她毕竟不是真正的何笙,男人对于自己有企图的女人,需要漫长时间才可搁置遗忘,一旦这个期间卷土重来,从前的一切都将前功尽弃,甚至更来势汹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