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墓到底隐藏了什么?》
第148节

作者: 迷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和尚又说:“刚才看到几位鬼鬼祟祟翻进园内,不为游览,却在江心东塔和西塔之间游走,还以绳索爬上东塔观察江心屿地貌,一看就有问题,贫僧既然身为江心寺和尚,对江心屿上的文物就有保护的职责,所以来探个究竟。”

  老和尚说完就松开了紧紧握着的左手,只见几枚铜钱从他手里掉了下来,原来刚才他徒手接住了南楠的几枚铜钱。
  南楠颇为吃惊,警觉的退到了我身边说:“这老和尚不简单。不是一般只会吃斋念经的和尚。”
  我点点头。
  老和尚又说:“趁江心屿的管理人员没发现,你们还是赶紧走吧,你们爬上东塔算是破坏文物,被他们发现报警就麻烦了。”
  “臭和尚,你这是吓唬我们了?”刘旺才不屑道。
  老和尚看向刘旺才。脸上出现愠怒道:“施主,请不要出言不逊,否则休要怪我!”
  老和尚一发怒刘旺才立马不敢造次了。
  我忙行礼道:“大师请息怒,我们一时贪玩,这就离开。”
  我说着就给南楠和刘旺才使眼色,示意他们跟我走,刘旺才有些不解,一边跟上我一边问:“咱们就这么走了啊,到底还要不要把老郭的骨灰葬下去啊?咱们三个人,还怕这老和尚做什么。”
  “这里暂时不宜留下,快走。”我说。
  刘旺才有些迟疑。
  南楠说:“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老和尚是江心寺的和尚,这里是他的地盘,得罪他对我们没好处,江心寺里又不止一个和尚,万一老和尚把师兄弟什么的都叫来,你觉得我们还跑得了吗?你个白痴!”
  刘旺才这才反应过来,加快了脚步离开。
  只是我们还没下山,老和尚突然一个翻腾,从上面一下就翻到了下山的石阶上,拦住了我们的去路。
  我们三人都有些紧张了,老和尚作揖念了个佛号说:“几位施主不用怕,贫僧只是有个困惑想搞清楚,还望几位施主替贫僧解惑。”
  刘旺才不爽道:“什么解惑不解惑的,快让开!”
  老和尚笑而不语,没有丝毫让路的意思。
  我思绪飞转,老和尚这是对我们深夜在江心屿研究东塔和西塔产生了疑心,照刚才他无意中展露的几手来看,不说清楚是很难轻易离开了,我怀疑这老和尚是知道这两塔的真正作用的。
  南楠向我看来,在征询我的意见,我想了想冲老和尚作揖回礼道:“大师既然在江心屿驻留多年。想必对这一带的风水很了解吧?”
  老和尚摇了摇头说:“风水之说贫僧并不懂,施主,这江心屿风水有什么特别的,你们深夜来此就为了研究这里的风水?”
  老和尚虽然这么说。但我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一些东西,他没准是知道的,只是在我没亮底牌前,不想说透。

  “实不相瞒,我们几个都是风水江湖人,受朋友临终所托,特将骨灰带到这里,准备葬在这里。所以刚才是在查探这一带的风水。”我实话实说道。
  老和尚若有所思道:“原来如此,只是这江心屿作为旅游风景区,作为坟墓恐怕不合适吧?”
  刘旺才不耐烦道:“什么合适不合适的,骨灰坛子就那么点大,挖个坑埋下去就行,谁知道?”
  老和尚笑笑说:“你们特地来此将骨灰葬在这里,显然不会那么简单,贫僧虽不懂风水,但也知道风水人士葬骨都有说法,我怕江心屿的风景因此受到影响,连带佛门圣地江心寺也受到牵连,几位施主,你们既然是风水人士,应该也知道寺庙也是煞气重的地方,能压制阴宅福荫,但还要怎么做究竟是为什么,贫僧斗胆问一句,你们要葬的人究竟是谁?”
  老和尚终于把自己真实的意图暴露出来了,以他的能力恐怕早就察觉到我身上带着死人骨灰了。
  我们几个面面相觑都没有吭声。
  见我们不吭声老和尚作揖道:“不瞒几位,我察觉到你们身上带着散发着死人阴气的骨灰了。”
  刘旺才吃惊不已。果然不出所料,老和尚都知道了。
  事已至此我也没什么可瞒的了,拱手道:“大师真是高人,我也不瞒你了。我身上带着一个风水人士的骨灰,他叫郭高岭,是岭南五行派的风水大师,他临终前留下遗言。希望我将其骨灰葬于郭公山,我来了温州之后发现,郭高岭的真正意思是想让我把他葬入江心屿,江心屿的东西两塔在我们风水人士眼中有特殊之处。是两座镇地气的镇气塔,在两座塔的直线距离中心点上,是一个极佳的风水宝穴……。”

  我的话没说完老和尚眉头一拧道:“隔山打牛穴!”
  我和南楠对视一眼点了点头,我早猜到老和尚知道这个风水宝穴的存在了。
  刘旺才瞪眼道:“哦。老和尚,你明明知道,却装不知道,出家人怎么能骗人啊。”
  老和尚忙念佛号。忏悔道:“罪过罪过,出家人不打诳语,只是事出有因,所以才不便说明。”
  “大师既然知道这个风水宝穴,想必对这事很了解吧?”我疑惑道。

  老和尚感慨的叹了口气,并不多说什么,只是转身说:“你们跟我来!”
  我们几个没有迟疑,马上跟上了老和尚。
  老和尚带着我们下山,直奔江心寺过去,我查看了下江心寺的地理位置,差点惊的下巴都要掉了,经过目测和寻龙尺的暗中丈量发现,这江心寺竟然就是东西两塔之间的中心点,正好就在隔山打牛穴的上方,这绝对不仅仅是巧合!
  我环顾四周沉声道:“大师,所谓穴有穴气。穴气是有年限的,寺庙的佛煞之气压制住了隔山打牛穴,这是在能最大限度的镇住保留穴气,这江心寺似乎是在守护隔山打牛穴啊。”
  老和尚站在江心寺门口,抬头凝望着“江心寺”的牌匾,微微颌首道:“没错,这江心寺和东西两塔都是在同一时期修建的,目的就是为了守护隔山打牛穴,时代变迁,期间发生了太多事,导致江心寺屡废屡兴几经改名,但仍屹立在原地,也是贫僧俗家坚持做出的贡献,这都是出于对隔山打牛穴的保护,如果没有江心寺,这隔山打牛穴的穴气早就泄完了,唉。”
  老和尚说着说着眼睛里竟然闪出晶莹泪光了,这我们几个越发的了诧异了。
  刘旺才忍不住问道:“大师,刚才你说你俗家坚持做出的贡献,请问……。”
  老和尚叹了口气说:“等了这么久,终于等来郭家人了,如果猜的没错,你们这个朋友郭高岭十有八九是一代风水大师、温州城的开城鼻祖郭璞的后代,因为只有郭璞的后代才知道这个穴的存在。”

  老和尚的说法跟我先前的推测不谋而合,郭高岭果然是郭璞的后代!
  我点头道:“这确实推测到郭高岭是郭璞的后代了,经大师这么一说这推测应该坐实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