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521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自从初潮过后,小丫头就像是吃了伊甸园的苹果一样,莫名的就突然有了男女之别的意识,与他已经不怎么像以前那样亲昵了。
  他每次都会很失落,但也知道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孩子总要长大,父母不可能把他们抱在怀里一辈子。
  摇摇头甩去那些不合时宜的思绪,他把小丫头放下,宠溺的捏捏她的小脸,就抬步进了卧室。
  周沛芹正在收拾床铺上女儿的被子。萧晋出门的时候,小月会来陪她睡,现在萧晋回来了,闺女自然就得腾地方。
  被人从后面温柔的拥住,她就顺势放下了手里的东西,闭眼惬意的靠在自己最熟悉的怀里。

  “这几天有没有想我?”
  “嗯。”
  “哪里想了?”
  周沛芹脸色微红,不说话,双手却摸到萧晋环住自己腰肢的手上,用力的握住。
  她就是这样,像一汪温泉,你永远都不会在她身上感受到澎湃的热情,却能给你最适合你的温度。
  有些女人适合做女朋友,例如董初瑶和田新桐;有些女人适合做情人,就像赵彩云和梁玉香;有些女人适合金屋藏娇,比如苏巧沁;而周沛芹,却是天生的妻子人选。
  男人遇到这样的女人,只要不是傻子,都会用最快的速度娶回家。
  萧晋不是傻子,但他现在还无法谈论“娶”字,只能用别的方式来补偿,比如一枚钻戒。
  当他拿出来的时候,明显感觉到怀里的女人身体僵住了。
  周沛芹虽然文化水平不高,见识也不多,但钻戒对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她还是知道的。所以,当看到那颗光华夺目的硕大钻石时,她的第一反应不是喜悦的接受,而是惊恐的拒绝。
  她离开萧晋的怀抱,后退一步,摇头说:“萧,这个我……我不能要。”
  萧晋倒有点傻了,不解的问:“为什么不能要?”
  周沛芹低下头,幽幽地说:“虽然你从来都没有对我讲过,但我能猜得出来,你肯定不是来自一般的家庭。所有人都知道,大家里规矩多,就算是普通人家都不会轻易接受一个结过婚有孩子的女人,更何况大家?而且我还比你大那么多岁,我们……我们不合适的。”

  “萧,你能这么看重我,我很开心。”说到这里,周沛芹重新依偎进萧晋的怀里,闭着眼说,“但我真的不需要那么多,只要你将来能给我和小月一个安身之地,如果还能像现在这样疼爱我们的话,我就知足了。”
  萧晋很感动,还有点莫名的生气,拿起戒指,抓住她的左手往无名指上一套,就蛮横道:“你的男人不是什么好鸟,从小就是被爷爷骂着‘不孝’和‘逆子’长大的,所以,在娶谁当老婆这件问题上,他也管不了我。
  你放宽心的把它戴上,这不是我随便买来哄你开心的,而是一个承诺:总有一天,你会变成萧门周氏,梁小月也会改名叫萧小月。”
  “萧门周氏”这四个字一出来,就像是一柄大锤一样狠狠砸在了周沛芹的心上。
  她猛地抬起头,抓着萧晋胳膊的手用力到了极点,双眼死死的盯着他,颤抖着声音说:“萧,我求你,你别那这种事开玩笑,要不然,我……我会死的。”

  “你就放一千一万个心吧!”捧住女人的脸蛋重重亲了一口,萧晋笑着说,“我就算是再混蛋,也不会拿这种事来哄骗你的。”
  周沛芹的眼泪瞬间就成决堤之势,但似乎是怕被外面的人听见,将脸深深的埋进他怀里,呜呜的哭了起来。
  这一哭,就足足哭了近半个小时,哭的身体都软了,萧晋只能用力抱着她,防止她摔倒。
  他知道,周沛芹之所以会哭成这样,其实是因为她一直都缺乏真正的安全感,或者说,她一直都认为自己不可能永远都能呆在他的身边。
  年龄大、离异和带着一个快要十一岁的女儿,这三种情况即便放在城里的女人身上,在普罗大众的眼里,也会掉价很多,更何况思想更加封建的农村?
  长得好看什么的,她只当是可以暂时拴住萧晋心的一根绳子,想着等自己年老色衰的时候,闺女肯定也已经长大成人,那时即便被抛弃,也没什么好遗憾的了。
  所以,此时此刻,当她真正看到了萧晋的心,那种守得云开见明月的喜悦和幸福感一下子冲进她的胸膛,闷的她呼吸都开始困难,必须狠狠地大哭一场宣泄一下才行。
  愧疚于事无补,所以萧晋能做的,也只有忍着腰酸背痛半扶半抱着她站在那里。
  半个小时后,当梁小月进来喊他们吃饭的时候,就看见自己爹正趴在床上,而她娘则跪在旁边给他捶腰。
  “娘,爹他咋了?”小萝莉茫然的问。

  周沛芹的表情有些讪讪,不知该怎么回答,还是萧晋会撒谎,说:“没事儿,刚刚不小心扭了一下。”
  梁小月懵懵懂懂,又问:“为啥会扭到啊?”
  萧晋脸上就装出一副沧桑的样子来,叹息着说:“闺女啊!爹是年龄大了,这人一老,骨头就会变脆,稍微动作大点儿,就容易扭到伤到。”
  梁小月眨了眨眼,就走上前,握住他的手,神色怜惜的说:“爹你别担心!有小月呢,小月长大了会养活你的。”
  “哈!有闺女这句话,爹这腰不要也值!”萧晋噌的一下从床上跳下来,拉住小丫头的手,说,“走,咱们去吃饭。”
  周沛芹满脸都是温馨和满足的笑。
  等他们父女出去,她才抬起左手,目光迷醉的看着那颗璀璨夺目的钻石,良久才深吸口气,将戒指摘下来,仔仔细细的藏进床头木柜的最下面。
  村里人天天干活,可不敢戴着那么贵重的东西乱跑,要是不小心弄丢了,她非气的跳河不可。
  吃饭时,萧晋发现她没有戴戒指,猜到是因为什么,便也没有多问。

  他不在的这几天,帮他代课的是秋语儿。大明星的文凭见识虽说不如陆熙柔,但教几天小学生,还是绰绰有余的。
  于是,饭后,他干脆又把秋语儿赶去上课,而他则在看过贺兰艳敏的身体之后,走进了只有他和郑云苓才能使用的配药小屋。
  屋子里,郑云苓正在给毛球丢下的那只吉娃娃灌药,可怜的小狗已经虚弱的不能动了,只能任由她摆布。
  萧晋挑挑眉,走过去问:“云苓你还懂兽医?”

  郑云苓抬起眼皮看看他,再没什么反应,直到半碗药全给吉娃娃灌进去,才起身擦擦腿上滴到的药汁,拿起手机打字道:“不懂,但我摸着它好像断了根肋骨,我给它喝的是愈合人骨头的药,至于还有没有其它的内伤,就听天由命了。”
  萧晋满头黑线,看看可怜的吉娃娃,心说但愿你命够大,如果真能好,老子家里也不缺你一口吃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