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817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几名刑警这才赶过来,要把政法委书记铐上,但是政法委书记很凶,还在那里跳起来骂人。
  冯局道,“带上车!留两个人处理一下现场。”
  治安队长说,“我来吧!”
  冯局看了他一眼,“你跟我们一起回去!”
  治安队长哦了一声,跟在后面。
  政法委书记在车上骂,冯太平你疯了!回去我一定撤了你!
  顾秋接到电话,听说胡三达被人打死了,一枪毙命。顾秋马上叫冯局过来。
  了解了情况后,顾秋说,“立刻通知罗书记!”
  罗书记一晚没睡,电话响起的时候,他等了好久才去摸,听到顾秋的声音,罗书记嗯了一声,顾秋说,“罗书记,我有急事要见你!”
  罗书记看看表,“有什么事不能明天再说嘛!”
  顾秋说:“明天来不及了。”
  罗书记这才让他过来。
  顾秋赶到罗书记家里,罗书记就坐在客厅里等,顾秋进来就说,“胡三达死了!”
  罗书记说,“就这事?”
  顾秋道:“有一个重要情况,需要您来定夺。政法委书记刘满意同志,涉嫌与胡三达勾结,现在已经被冯太平同志拿下。”
  罗书记道,“刘满意?”随后他就摇了摇头,“天作孽,犹可性自作孽,不可活!”
  说完,他又问,“证据充足吗?”

  顾秋说,“有他和胡三达的对话录音。他应该与胡三达有勾结。”
  “那就上报市委吧!”罗书记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
  顾秋道,“这件事情,还是由您来处理吧!”
  罗书记道:“你处理也是一样的。”放下杯子后,他看着顾秋,“顾秋同志,有些事情,要注意分寸,达州已经够乱了。”
  顾秋明白,罗书记似乎在劝自己,不要太强势了。能够收服胡三达就已经是大功一件,如果说再在官场上撕开一道口子,势必会引起官场地露,这不利于地方稳定与发展。
  到目前为止,顾秋还不知道,胡三达手里究竟有多少秘密,他掌握的秘密中,有多恶劣呢?
  所以顾秋也不好断定,更不好一口就答应罗书记。
  对于违纪的干部,如果过于放纵,那也是养虎为患,是对社会,对人民的不负责任。
  顾秋一走,罗书记的秘书就过来说,“书记,满意同志想见你!”
  罗书记把眼睛一瞪,秘书吓了一跳,马上意识到自己话说错了。其实他也知道,这事最好是不要汇报,但是不汇报的话又要被骂。
  跟罗书记办事,很多事情他把捏不准。
  罗书记的脾气,看起来很温和,但是很难捉摸透。刘满意在公丨安丨局里,叫喊着一定要见罗书记。
  都进去了,还想出来?
  罗书记觉得秘书很笨,笨到家了。
  这样的事情,显然不是什么好兆头。他很不喜欢听到这方面的消息,刘满意落到这地步,自己还有必要参与进去?
  在这种情况下,相信任何人都会选择明哲保身。
  顾秋已经把消息,反馈到市委,毫无疑问,姜思奇书记不会保刘满意。
  而此刻刘满意依然摆着他的官架子,指着刑侦队长道,“你们要想清楚,不要跟冯太平胡来,毕竟我还是市委常委,政法书记,副市长,这么我光环套在我身上,你们也敢乱来?”
  冯局走进来,“不要再演戏了。你与胡三达的对话,我们可录下来了,至于怎么处置你,明天就会有结果。”
  刘满意卷起袖子,“冯太平你给我记住,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搞倒我,告诉你,你不够格!”
  冯局也没管他,却叫人将治安队长喊进办公室。
  “你们出去下!”
  支开了其他人,冯局就望着治安队长。
  治安队长马上拿了盒烟出来,“冯局,有什么吩咐?”
  冯局点了支烟,看着治安队长,“你工作几年了?”
  治安队长疑惑地看着冯局,“我二十七岁参加工作,数数有十二年了吧。”
  “家里有什么人?”
  治安队长越发觉得奇怪,冯局今天把自己叫过来,突然问起这些,的确有些令人不安。
  办公室里就两个人,气氛很怪异,冯局见他半天不说话,就问了一句,“怎么不说话?”

  治安队长小心道,“有父母和妹妹,妹妹已经结婚生子。”
  冯局说,“你妹妹有工作吗?”
  “有!有!”
  “在什么单位工作?”

  “烟草公司,当个会计。”
  “是刘满意为她安排的吧?”
  嗡——治安队长手上一抖,烟掉在地上。
  冯局的话虽然不重,在他耳朵里却象惊天霹雳。这句话,绝对不是无的放矢,冯局办事,他心里明白。
  今天把其他人支开,单独留下自己,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啊。冯局慢慢地抽着烟,都快天亮了,他也不急。
  妹妹的工作,的确是刘满意给安排的,当初他找人帮忙,找到刘满意的时候,他一口答应了。
  没想到这事,冯局竟然如此清楚。
  他的表神,冯局自然看在眼里。冯局说,“你妹夫在国土局当司机,对吗?”
  治安队长一个劲地点头,“嗯,嗯!”

  冯局叹了口气,“其实你是一个不错的人,有能力,也有魄力,只可惜!”
  治安队长额头出汗了,冯局打量着他,“说吧,为什么要这样做?”
  冯局说,“胡三达一死,是不是就死无对证了?”
  治安队长还是不说话,冯局继续不紧不慢地,“其实胡三达,完全可以留下活口,我不知道你当时心里怎么想的。”
  治安队长说,“冯局,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坦白。”
  冯局把烟掐了,也不说话,就这样盯着他。
  治安队长道,“这一切,都是从我刚刚当上治安队长之后才发生的。当时我妹妹的单位倒闭了,她和我妹夫两个人没有了工作,我四处求人,却没有人帮我。偏偏这个时候,我爸爸生病了,在医院住院,需要一大笔钱。我妹妹他们没有工作,自然拿不出钱来,而我自己也刚刚升职,手里的积蓄不多。”
  “苦闷了好几个晚上之后,我决定放开了,于是就有了第一次伸手。这次伸手,就是要市里抓赌,查到了十几万赌资,当时人也没有带回局里,只收了赌资,将人放了。有了这一次,胆子就越来越大了。刚好这个时候,胡三达派杨智成来找我,请我去他的夜总会聊了一个晚上。他说有办法可以帮我解决我妹妹和妹夫的工作问题。当时我并不相信,可胡三达当着我的面,给刘满意打了电话之后,我妹妹的工作,果然就解决了。我记得当初,还是烟草公司的领导自己上门来问。再后来,他又把我妹夫搞进了国土局当领导的司机。当时我觉得特别的不可思议,但是胡三达这样一个黑社会式的人物,居然轻而易举做到了。”

  冯局说,“所以你从此以后就跟他在一条线上了。”
  “对!”
  治安队长说,“胡三达这人,很舍得花钱。每次出手都很大方。我记得当时,达州至少有四五股黑势力,但是随着这几年严打,其他的几股势力都越来越弱,以至最后彻底覆没,而胡三达的团伙,却越来越壮大。直到现在,他成了达州的一霸,土皇帝,无人敢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