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60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媚笑着吻住他鼻梁,只是蜻蜓点水的一下便移开,挠得他非常,白痒,“那你想办法降住我。”他盯着我看了片刻,用掌心盖住我的眼睛,露出一道缝隙,我从缝隙里和他对视,他脸上漾着一层薄薄的略带无奈的浅笑,对电话那边等待的韩北说,“暂时不动。”
  乔苍肯退让,令我长舒了口气,我毫不怀疑他在特区有本事让一条生命无声无沪息消失。我何尝不想沈姿为夭折的骨肉偿命,尽管乔苍不再提起,我也清楚他要杀沈姿和那个孩子有关。
  我和她对彼此恨意深刻入骨,但不可否认是我毁掉了她的婚姻和未来。而顾全大局这一步更让我不得不保全原谅沈姿。
  我不清楚自己能熬到哪一天,如果我有朝一日掠夺回容深的东西,却无福消受,周格就是唯一继承人,他那么小,他无法抵御这个残酷的社会,只有沈姿可以辅佐他,不会为了贪欲毁掉他。
  我轮轮瘦瘦的身体趴在乔苍胸口一动不动,聆听他的呼吸与,白跳。外面最后一缕阳光没落,沉入这个城市之外的地方,那也许是一片海洋,也许是另一道国度,我眯着眼睛,像嗜睡的猫儿,任由他抚摸我的脸。

  “累吗。”我点头,“有一些,但还可以坚持不睡。”
  他嗯了声,将我从他身上推开,他穿好衣服,牵起我的手 J 朝门口走去,“白天不是说有个惊喜给你。”我愣了愣,笑着说原来还真有,我以为你怕我继续刷卡,用这个由头拦住我。他闷笑出来,“这点钱我还不当什么。”
  我跟着他坐进车里,朝西南方向疾驰,他什么都不说,也不允许我问,每当我要开口,他都会用手指抵住我的唇让我等。彼时街道华灯初上。窗外掠过无数霓虹,模糊的人影,以及一条长长的河。这是我在这座城市的第六年。
  我一面变得坚韧残忍,一面又脆弱得不成样子,是周容深呵护我太好,我开始畏惧风雨,有那么几个晚上,我抱着他的衣服嗅着上面他的味道,想过就这么随他去了。
  让仇恨, l 噢悔,遗憾,狼狈都化为灰烬,从这个世上消失。不存在有时也是一件美好的事。不必撕,乙裂肺,不必痛不欲生。这么久我还是揣着一个念头,甚至可以说做着一个梦。
  他没有死,在很遥远的城市,在我们看不到彼此的地方,他还活着,只是活得不风光,不美好。我不相信一个人找不到尸骨,哪怕靡烂腐朽,也不会没有。我迎着窗外灌入的夜风,悄无声息捂住胸口,里面很冷,外面很热。
  想起他就是这样一片沙漠般的荒芜。我在颠簸起伏中闭上眼睛昏睡,直到路途终于变得平稳,车缓慢停在一处街口,乔苍拉开车门抱我下去,我懒得睁开眼,问他到了吗。
  他宽大的手掌牵住我小小的指节,把我放在一块柔轮的草坪上,他诱哄我跟他走,我不知走了多久,摇摇晃晃葡旬在他背上,我说你是不是要把我卖了。他笑问有人买吗。

  我说有,很多,排了长长的队。他继续走了几步,忽然停下,我来不及收脚,越到了他前面,他站在我后方温热的手掌松开我。“睁开看。”
  他声音带着蛊惑人心的沙哑和低沉,我情不自禁受到了引诱,缓慢抬起眼眸,昏黄的路灯下是一栋格外漂亮的别墅,院落中盛开着一株繁茂的紫荆树,花朵迎风盛开,散出层层叠叠的香味。
  树根的土壤还很新,似乎刚刚被移植过来,零零星星的月色与路灯交缠,被花海遮掩的秋千轻轻摇荡,它无声又美丽,像极了那天的后山坡。我动了动唇,却发不出半点声音,喉咙似乎被什么堵住,连喘一口气都要耗尽全身力气 J 我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回到那天清晨,然而这个夜晚来得无声无息,又惊心动魄。
  它震撼了我,也粉碎了我。乔苍手臂揽住我的腰,带我走过铺满花朵的庭院。推开面前一扇门,这里的一切都按照我的喜好装饰,不论是琉璃,明艳的壁画,还是海洋般的窗纱,每一处细节都是我想要的,是我梦里最好的样子。
  我侧过脸看他,“这是什么。”他唇挨着我耳朵,一字一顿说,“我们的家,喜欢吗。”我们的家。这四个字触动了我心弦,我像是失了魂魄,着了魔,呆愣在原地,许久都没有反应。
  乔苍握住我的手,带着我伸向头顶的高空。将四面墙壁都笼罩一片光辉之中,沉醉又梦幻水晶灯散落下无数金色的流苏,被光束穿透,仿佛一只硕大的太阳我仰起头痴痴仰望,真的很美,我见过那么多灯,从来役这么漂亮的一盏,甚至比灯笼街漫天火海还要美。
  那是属于别人的,而这一盏是属于我的。这世上最美不过是独占。我微微偏头,看向我身后的乔苍,他拥抱着我。脸孔与我近在咫尺,我可以看到他眼尾细细的皱纹,看到他唇角和瞳孔浅浅的笑意,他役有杀气,役有冷意,他这一刻是温柔的,温柔到让我,白头仇恨的火焰闪了闪,险些熄灭。
  我声音颤抖说我很喜欢。他抱着我,将脸埋在我头发内,“喜欢就好。”我在楼上主卧的浴缸里泡了许久。从温水到冷水,迟迟役有出来,乔苍在卧房换了衣服,他打电话吩咐黄毛明早送一个保姆来,之后便役了声音,似乎开门出去了。
  我将整个身体沉入水中,包括自己的脸,我数着时间,一秒秒流逝,直到我撑不住,从浴缸猛地坐起,飞溅出一地冰凉的水珠,我挣脱,奔逃,光着身子从浴室里跑出,扑向亮着灯的库头,在空荡无人的卧房大口喘息。我平复很久,才将睡裙穿上,我进入厨房彻了一盏茶,沿着走廊昏暗的光束找到书房,门虚掩着,露出一道拇指宽的缝隙,里面是乔苍和另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
  “苍哥,常小姐说您电话打不通,打到我这里,让您有时间给她回一个。”乔苍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她说什么。”“明天常老带着二姨太去拜佛,大约中午下山,在望江楼吃饭,常小姐让您和她一起去陪。”“我知道。”
  乔苍拉开抽屉,取出一把非常津巧的枪,他往里面上了五颗子丨弹丨,放在西装口袋里,“那边事情办得怎样。”男人说都是北哥安排,不会出错。乔苍嗯了声,他低下头翻阅一份文件,男人迟迟未动,他问还有事吗。“常小姐的意思是,您带着何小姐一起去。”乔苍指尖微微一滞,他璧眉抬起头,“带她干什么。”
  “周容深的事,常老是了解的,您收购蒂尔,掌控这家公司,何小姐是股东,他也很清楚。恐怕是这个缘故,至于试探还是别的,我就不好断定了。”乔苍一言不发,表情危险而凝重,他将睡袍的束带解开,坐在椅子上沉默良久,“这是常小姐说的。”本额原我男人思付她是没有提。
  了下,“常老提了个头,问起何小姐,常小姐说您和她有来往,提议一起吃饭,常老很高兴乔苍眼底愈发狠厉,我没有再听下去,直接推门走入,男人听见动静扭头看向我,非常恭敬和我打招呼,首示意他,将茶水放在乔苍面前,“新拆盒的特级普洱,里面放了银耳红枣,尝尝我烹得怎样。”他脸上的荫蛰收敛一些,露出一抹玩味的浅笑,“我是在坐月子吗。”
  日期:2017-09-24 06: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