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5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特区都传遍了,乔苍带你去了东莞,在宴席上以太太称呼你,和你共处一室,好一出奸情大戏,容深尸骨未寒,你怎么做得出来!
  " 她声音越来越大,已经引发不少路过行人驻足,我不想和她纠缠,大街小巷人多口杂,吵起来没什么好处,我冷冷说我听不懂你的话。
  “听不懂?你,臼里最清楚,容深从警大大小小案子办了成百上千,他几次身陷险境也役有丢掉自己的命,他和乔苍争斗了这么多年,唯独你认识了那个男人,容深就牺牲了,你敢说你和他的死没有半点关系,你敢向天发誓你役有勾搭野男人吗?
  "她一步步向我逼近,指尖握着爱马仕的背包带,似乎下一刻就要朝我脸上扔,“你联手*夫图谋财产合,乔苍现在拿走了蒂尔的经营权,容深最后一点心血都役了,你日日夜夜吃喝玩乐,享受男人给你的风光颗心怎么安稳得了。”

  里应外,你这她嘶吼着朝我扑过来,我伸手挡住她用力砸下的背包,狠狠一搪,巨大的惯力俯冲下,她倒退了好几步。
  “你无能愚蠢,只知道抱怨,既然你这么,赓喷不平,找市局要一把枪和乔苍同归于尽不是更好?没本事就老实些容深的东西,都会一点不少回来的。”
  我说完转身朝对面等候我的汽车走去,沈姿从我身后追上来,手扯住我裙摆,“你什么意思?
  " 我非常厌恶拂开她的手和她保持距离,“好好教导周格,这几天我会打给你一笔数字不菲的钱,是容深对你们母子的抚养费,其余事和你役有关系,拿钱闭嘴滚蛋。”

  我从包里摸出一副非常宽大的墨镜戴在脸上遮掩指印,任凭沈姿如何叫喊我也没有再理会。我坐进车里盼咐司机去医院,他问我哪里不舒服,还问我刚才那个女人是谁,我冷冷说你管得太多了。
  他被我噎住,不敢再问。我到医院抹了点消肿的药,顺便检查是否怀孕,大失很仔细为我查看了片子,告诉我没有怀孕,只是悲伤过度气血不通,调理一段时间就会好。我再三要求他看仔细些,实在不行我可以检查第二次,他说不需要,绝对不是怀孕的迹象。
  我整个人失望无比,盼了这么久最终还是落空,我和容深在这个世上唯一还能存在的纠葛,彻底破碎了我从没有为他怀过孩子,我这个妻子做得很糟糕,除了为他解决一些事,并没有尽到更好的义务,我非常渴望自己怀上他的骨肉,孩子是我给容深的交待,是我对他的忏悔和赎罪。可即使这样卑微简单的要求,老天都没有满足我。
  它就是要我永生永世活在折磨里,不给我一条出口和释怀的生路。从医院离开路上,薇薇给我打来电话,问我带着钱了吗,给她送点过去。她语气挺着急的,我没问原因,就问要多少,她说二十万,过几天从金主那里拿了包养费就还我。
  然后她说了家赌场的名字。赌场是傅爷开的那家,不过他在+三街垮台后麻爷盘了过去,现在基本他一人说了算,在特区和乔苍能勉强叫上号子的也就他了。薇薇从来不碰赌博。
  她经常打玻尿酞,抽脂垫额头,赚来的钱一多半都打点自己外形了,剩下的吃喝玩乐,赌博输钱是头一回。我下车看到薇薇正站在赌场门口吸烟,身边围着几个保镖,都是场子里马仔,一脸奸笑想要泡她,薇薇是老江湖了。

  对这种门道看得很清楚,爱搭不理的。我下车朝她挥手,她立刻掐灭了烟头迎上我,我把卡塞给她,她说不行,得进去签单,这边规矩还挺大,不知道是不是被条子查过,收敛了。
  她朝门内走了几步又倒退回去,一把揪住刚才最放肆摸她手的保镖,将他身体朝自己面前拉了拉,她仰起头冷笑,“先换身行头再来泡老娘,你这样的,一个月工资还不够我一顿宵夜。”
  保镖被激怒,骂骂咧咧要干了她,她咳嗽了一声,侧身让出一条路,保镖从毫无阻碍的的空气里看见了我,猖撅的表情顿时一变,没有再怎样,薇薇翻了个白眼,挽着我手臂进入赌场。
  “你拿我当挡箭牌? " 她说哎呀,这不是试验下吗,看周局不在了,你这周太太还管不管用,事实证明很管用,谁都知道他给你留下那么多钱。有钱你照样是姑乃乃。
  我甩开她的手,“那些钱有一半要给周格,容深唯一的儿子我当然不能亏待。包括蒂尔我持有的股份,将来都是他的。”
  “你傻啊?”薇薇脸红脖子粗戳我脑门儿,“周悟是你生的吗?你一个后妈鞠躬尽瘁的谁念叨你好啊?他那么小知道个屁,他长大会孝敬你吗?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再说钱都让沈姿那贱货花了,干脆找人做掉她得了,反正你现在有乔先生撑腰,谁也不敢查你。”我推开面前一扇门,“我和他没什么,别听外面胡说。”
  空气中扑面而来的汗臭味惹得我眉头一皱,赌厅内人山人海,足有几百口子,围着十几张圆桌。荷官大声叫喊开大开小,一些人蜂拥而至某一处,将卷着的钞票拍在上面,骂着再不回本就要卖老婆了。薇薇在我旁边喊了一声,“满城风雨无人不知了,这还叫役什么?何笙,你这人手腕硬,心眼也多,你不是甘愿守寡的女人,你肯定会找出路的,我们既然已经被烙印了荡*的标签,就役必要守着牌坊装贞洁了,过得好最重要,能握住好男人千万不要放弃,女人最值钱也就这几年,管他们背后怎样说,当面对你不还是毕恭毕敬。”

  她话音才落,一条长满了黑毛的手臂从旁边桌子伸出来,一把扯出了薇薇,她吓得失声尖叫,脸色紧跟着白了“操你妈宋薇薇,你给老子跑了是不是?拿钱!
  不然我打断你的腿,我可不管你是谁的二乃,赌场的规矩,钱拿不出我们就睡你。”薇薇急着甩开他,可男人抓得太紧,她根本摆脱不了,她仰起脖子嚎,“至于嘛,如果不是我这个月换车,我再输几十万也拿得起!给你不得了,你没看到我搬救兵来了,她有多少钱吓死你! " 男人冷笑,“你救兵不也是和你一样当二乃的吗?有今天没明天,她能还得上? " 我壁眉问薇薇,“你到底输了多少钱? " “不多,才二十万。

  几瓶洋酒的钱而已。我就是随便玩玩,谁知道手气这么臭。”薇薇从我手里翻出卡,丢给男人让他刷,男人翻来覆去看了看,“行,黑金卡,够高档的,能刷吗,可别坑我。”
  薇薇指了指我身上的珠宝,“加起来把这家赌场买了都不成问题,你小子瞧不起我姐妹儿,瞎了你八辈祖宗的狗眼。”
  男人舔着嘴唇打量我的翡翠耳环和红宝石顶链,我一脸冷淡告诉他密码,让他快点别耽误我时间。他没吭声,拿着那张卡转身走了。我们等了十几分钟,他回来后语气轮了不少,笑嘻嘻对薇薇说,“没瞧出来,你认识这么牛逼的朋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