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路边捡到一只镯子,镯子主人要逼我配阴婚》
第104节

作者: 与鬼同舞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去了哪里?”
  我看着地面已经消失黑圈,征愣的向苏羽问道。
  苏羽目光悠远,“她去了该去的地方。”
  那便是地狱了吧?我摇头,见季凌还躺在地上,眸光掠过一抹复杂,半祈求的看向苏羽,“苏羽,季凌被小女孩打伤了,你救救他吧。”
  苏羽走到季凌身前查看他的伤口,季凌的胸前有一团黑色,除此之外无其他异样。我别过头不去看他。我怕我深陷其中,我现在对自己的感情处理的一团糟,不清楚到底喜欢严寒还是季凌?我害怕越和季凌接触,我的感情越混乱。
  想到这里,我头上渗出了一层冷汗,匆匆离开了一楼。没有注意到苏羽朝我看去的若有所思的一眼。
  我回到家,呆愣的坐了一会儿,苏羽一会儿推门而入,他眸光深深的落在我身上,眼底闪过了一抹怜惜。
  “他醒了?”
  苏羽的微笑意味深长,“既然这么担心他,为什么还故意先离开?”

  “我…”
  我低下头,面对苏羽的问话,因为心虚我一个字也答不出来。我要说出实话吗?目光紧盯着脚尖,我害怕自己的心思被苏羽窥知。
  “子陌,为什么不勇敢面对你的心呢?”
  苏羽温润的声音如小溪流水缓缓落入我心间。我抬眸看他,见他眸光温柔,手指轻轻的放在我的背脊上敲打,像是一个邻家大哥哥般让我不忍拒绝他的关心。

  “苏羽,我真的很困惑。”
  我双手捂脸,任由泪水从指尖流出,洒落在衣服上。肩膀因为抽泣而不停的抖动着。我的心像是堕入了一片迷雾之中,白茫茫的一片,找不到了方向。
  “你应该追随自己的心,感情本就是如此。”
  我不知道苏羽为什么总是能知晓我的心事,我的痛苦。在他面前,我什么都不用隐藏,把心打开,和他诉说心事即可。
  我冷静了片刻,心知自己过去胆小,总是放不开感情。对季凌格外的亲近也是因为他曾是严寒,但如今严寒找不到,季凌也只是季凌而已。我的心就像是漂泊在大海中,无处安放。
  “苏羽,我会冷静下来好好考虑这件事。”
  我对着苏羽淡淡一笑,示意他安心。
  苏羽轻轻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好,你一定受了很多惊吓,先好好休息,不要想那么多。”他顿了一下又道,“祁灵已经没事了,那个鬼落入地狱,她的幻术便消失,他应该很快会回来。”
  如同苏羽所说,我第二天醒来就见祁灵躺在沙发上不顾形象的呼呼大睡。我无奈的叹口气,突然有了恶作剧的念头,蹲在祁灵身旁,拿起他身上的小羽毛挂饰,不停的在他鼻子边挠痒痒。
  日期:2017-09-07 00:26:42
  祁灵蹙紧眉头,不停的抓耳挠腮。我乐此不疲,继续捉弄祁灵。不一会儿,祁灵一个哈欠打了出来,他从沙发上坐起来,将我捉了一个正着。愣了三秒冲着已经逃到一边的我大叫,“夏子陌!你脑子有病啊?!大早上的就扰人清梦!”

  我对着祁灵吐吐舌头,咳嗽了几声,“你躺在床上睡得跟死猪似的,我只是想叫醒你。”
  祁灵显然被我这个比喻给气坏了,他深呼了一口气瞪着我,“夏子陌,你竟然说我是死猪,看你下次遇难我还救不救你?!”
  看祁灵这气急败坏的模样,我还真担心下次我遭遇不测他会“旁观者清”,急忙哄着祁灵,给他的脾气降温,“这话说的,我们不还是室友吗?看在我让你免费入住的份上你也不能见死不救啊?”
  祁灵没说话,我知道他可能是真的生气了。便去厨房做饭,计划做一顿早餐来赔罪。想想也是,辛苦的跑在外面,好不容易回来睡觉还被我捣乱。罪过罪过,我还是去做早饭吧。
  门在这时被敲响,祁灵正在生气,不肯屈尊去开门。我只好又从厨房跑出来,打开门一看,站在外面的是季凌,这倒是让我一时有些无所适从。
  “嗨,季凌,你今天怎么有空来?”
  季凌瞟了一眼房间里的祁灵,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竟从里面看出了一抹不悦。
  “你这段时间都没去学校,宿管老师以为你出事了,让我过来慰问一下。”
  我脑袋一懵,想到自己最近缺勤的厉害,有些羞愧,“我明天就去学校”
  “你明天也不用去了,宿管那边我已经帮你说明原因了,我今天来是跟你说一下实习的事情。你找到实习的地方了吗?”
  实习?这段时间我都几乎忘记这档子事了,此时听着实习两个字都觉得头大,“我还没找好。”
  “今天下午先把这件事给敲定了吧。”
  季凌的话让我丝毫不能反驳,下午就被他带着去找实习的地方了。我们家附近倒是有几家事务所,但都不需要实习生。找了一个下午都没什么收获,我有些沮丧,本来想要回去,季凌却说干脆去小吃街吃些东西。
  来到了小吃街,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之前这里的包子店很少有人光顾,如今却是人山人海,队伍排成了一条长龙。我不解的看着这一幕,有一个人买了包子从我们面前走过,一股香味在鼻尖萦绕不散。
  “哇,好香…”
  我不禁发出感慨。抬步想要去买一些,胳膊却被季凌抓着,他一双凤眸此时不悦的看着包子铺,好看的俊眉拧紧,“臭死了。”

  我不赞同的看着他,“不臭啊,明明很香。”
  但季凌不喜欢吃我便没办法了,因为闻到味道有些按捺不住,便和季凌去另一边了。
  买了一些其他的小吃,回家后被祁灵毫无吃相的消灭完。但我不清楚,为什么此时季凌也在我家坐着,他不是早该回去了吗?不好意思直接下逐客令,我只能等着季凌自己意识到离开。
  我去厨房洗碗,不一会儿季凌也进来,他抿唇看了我一眼,“实习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可以帮你找。”
  我一怔,随即摇头,“今天下午已经很麻烦你了,虽然要找一个合适的实习地点有些难度,但我还是想要靠着自己的努力去做这件事。”
  日期:2017-09-07 00:27:08
  我说完,空气静默着,这才发现季凌的脸色深不可测,“我们之间这么生疏?你和我还要说麻烦?”
  我心惊,看来刚才我说错话了,正要解释,季凌已经离去。

  我深吸一口气。季凌和我生死与共好几次,我们之间的关系自然不是那么简单的,但我现在对季凌始终有一股芥蒂,也不知道这芥蒂什么时候才能消除。
  第二天还要忙着实习的事情,所以这晚我睡得很早。早晨起来精力充沛的出发。今天的收获还是不错的,也许是昨天一无所获,有一家律所说正好他们这里要实习生,问了我一些相关的法律知识,我对答如流,最后填了信息说第二天就能去上班。
  回家的路上,我恰好路过小吃街,又闻到了之前的那股味道。正好午饭不知道吃什么,不如就买些包子回去吃好了。这家店的生意实在是不错,我不担心味道会不好,干脆买了两笼包子。
  味道果然不错,我和祁灵很快消灭完了。但吃完以后总觉得头脑晕晕乎乎的,哪里似乎是不对劲,餐桌也没收拾就回到了卧室。胃里翻涌的厉害,却又吐不出来,头脑发热,这症状像是中暑似的。
  我在床上躺着,不知道躺了多久,迷迷蒙蒙听到有人进来,这声音听上去怪怪的,“我的味道怎么样?”
  “你的味道?什么意思?”

  我看不清面前的人,只能凭着感觉去和他说话。
  “你吃了我,还不知道我的味道如何?”
  我蹙眉,头忽然疼了起来。我吃了他?他是一个人吧?但我什么时候吃过人?
  “你胡说什么?”
  “我没有胡说,你把我吃掉了,现在总该给我点补偿。”
  我不懂他在说什么,但是在他的手触摸在我的手上时,我整个人变得更虚弱了。等他轻笑一声离开后,我在床上想要动弹,却发现一丝力气也没。从午时到夜晚,我一直躺在床上。
  半夜时分,我实在饿的前胸贴后背,从床上爬起来去找东西吃。刚走几了几步觉得胃里一阵恶心,便去了卫生间,干呕了一会儿,我趴在洗手池边洗脸。抬头看到镜子里的人骤然吓了一大跳,脚步猛地向后退去。
  天啊,我看到了什么。镜子里的这个女人形容憔悴不堪,脸上半分血色也无,瘦弱难看的可怕。

  这…这真的是我吗?我怎么会变成这个模样?
  一股绝望从四处爬向我的身体,我浑身都在不停的哆嗦着。
  我没有了吃东西的欲望,回到房间把自己锁在里面。看着自己枯瘦如柴的手指,心又痛又害怕,又自卑。
  容貌是一个女子的所有,没有哪个女人是不在乎自己的脸的,这样的自己我还怎么等严寒?我痛苦的闭上了双眼。
  怕是严寒看到我都会认不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