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墓到底隐藏了什么?》
第146节

作者: 迷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经过一夜驱车,我们在天亮之际到达了温州。
  我们前往了郭公山,郭公山位于瓯江畔,山水环绕。风景秀美不说,风水也相当可以,纵观郭公山走势,为进龙山脉走势,风水书中有言。进是龙身节节高,是循序渐进节节高的走势,如果把穴结在郭公山确实是理想的葬身之地,子孙后代必定财运节节高。
  我把看到的跟刘旺才和南楠说了下,刘旺才说:“老郭还真会挑地方葬自己。这么一来他的子女财运循序渐进节节高,也不会突然发横财,导致心态失衡,为了他倒是把我们累的跟傻小子似的,大老远跑到南方来帮他找葬身地。”
  南楠鄙夷道:“才哥。你想的太简单了,中国地缘辽阔,像这样的山脉走势多不胜数,郭先生没必要特地选择温州这座城来埋葬自己,他选择这里肯定有原因的。”

  “那你倒是说说看。他还能有什么原因?”刘旺才反问道。
  南楠摇了摇头说:“这我就不知道了,风水是易阳哥哥的强项,你得问他。”
  我想了想说:“我也一时半会说不清老郭为什么选这里,但南楠说的没错,老郭不会没有原因就选这里。”
  “说了也是白说。对了,郭公山这么大,咱们选哪里给老郭作为墓穴?”刘旺才问。
  “先转转,看看哪个地方适合葬老郭。”我说。
  我们进了郭公山,郭公山是以八座主峰组成,虽然海拔很低,但八座主峰呈北斗排列,城于山外,当骤致富盛,然不免兵戈火水之虞,若城绕其巅,寇不入斗,则安逸可以长保,一路走来,我又看到山中分布着大大小小的郭公古井,细细一数,共有二十八口,还是呈二十八宿排列,控制着郭公山的气数一点点催发,千年后气数开始产生威力。仔细一算,温州城在明代的气数是最旺的。
  整座郭公山跟温州城融成一体,公路在郭公山上蜿蜒,山上还有高楼等建筑物,与其说郭公山是座山,还不如说是温州城的地基,我不禁有点吃惊,温州人的脑子还挺活泛的,直接把风水宝地作为了阳宅之地,将城市建于山中,这在风水中叫做龙背负城,能最大限度的催发城市的气数。
  在郭公山绕了一圈,等于也欣赏了温州城的全貌,不知不觉就进入了黄昏,我们几个饥肠辘辘,只好在一家面馆吃了三鲜面果腹。
  刘旺才吃完面打着饱嗝问:“易阳,都转了一天了,你选好在哪里埋老郭的骨灰了吗?”

  我摇了摇头说:“此地已经不能在埋骨灰了。”
  “怎么?”刘旺才诧异道。
  “才哥,你跟了易阳哥哥这么久难道一点风水堪舆的本事也没学会吗?”南楠说。
  刘旺才有些不高兴,说:“小南同志,难道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南楠点点头说:“我虽然不懂风水,但也看出来了,这是基本常识啊。”
  “那你倒是说说看啊。”刘旺才不屑道。
  南楠带着我和刘旺才出了面馆,指着郭公山里的高楼和公路说:“这里都已经被开发成人住的地方了,阳宅吸走了郭公山的地气,如果把死人葬在郭公山,阳气太重,会冲了死人的福荫,所以没用了。”
  “就是这个道理。”我看着南楠点点头,心说南楠还说真是聪慧,她都没学过风水就有这样的悟性了,反观刘旺才跟了我这么久,竟然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懂,唉。

  刘旺才不服气道:“那老郭为什么留下遗言,让我们把他埋在这里?他是风水高人。难道他不知道温州城的情况吗?”
  “老郭这是在跟我们打哑谜啊。”我无奈道。
  南楠说:“郭先生是信任易阳哥哥,知道他不会轻易就把骨灰埋在阳气这么旺的地方,希望易阳哥哥慢慢发现其中的玄机,从而找到最佳的葬身地,又或者郭先生还有其他什么目的,至于是哪种我就不知道了。”
  刘旺才苦笑道:“老郭也真是的,这不是故意给我们出难题嘛,唉。”
  我说:“老郭当时奄奄一息,有些东西没时间解释,所以只能留下这样简单的遗言了。咱们先找地方住下吧,白天人气太旺干扰了气场,没法探测结穴之地,等晚上在到郭公山的制高点,我再看看。”
  我们在郭公山里找了家酒店住下,入夜后我们才去了郭公山的高点。
  我端着罗盘配合寻龙尺,仔细探测了一下,仍旧无法找出用来葬死人的生气结穴地点,这下连我都急了。
  就在我没了主意的时候,江上传来了渡轮的汽笛声,我朝江心看去,只见江心有一座岛,道上有两座亮着灯的石塔,石塔虽然破败不堪,但仍屹立不倒。很是壮观。
  整座岛呈东西长、南北狭的形状,岛上树木郁郁葱葱,摩天轮轻轻转动,一座寺庙就修建在岛上,我甚至还看到了外国式的建筑。白天因为我们都关注了郭公山,压根就没留意江中的这座小岛。
  “那里是什么地方?”我好奇道。
  刘旺才摇摇头说:“我又没来过温州,不知道,不过看着好像是一个公园。”
  “那是江心屿,温州的著名景点,跟福建的鼓浪屿、山东的东门屿、台湾的兰屿并称中国四大名屿,上面的寺庙叫江心寺,那些欧式建筑是以前外国人留下的领事馆。”南楠解释道。
  “小南同志,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你不是一直都在天师府吗?”刘旺才诧异道。
  南楠白了刘旺才一眼,掏出一份旅游图册说:“刚才在酒店里拿的,上面介绍的啊。”
  “这两座塔又叫什么?”我好奇道。

  “东塔和西塔,是江心屿的标志性建筑。”南楠说。
  我隐约感觉到了什么,如果郭公山前的水中有这么一座小岛的话,那这风水又另当别论了,江心屿就像进龙嘴里的一颗珠子,形成了进龙戏珠的格局,郭公山的阴宅结穴之气被阳气压制,而这江中的岛屿也算是郭公山的一部分,结穴之气全被挤压到这岛上了。
  虽然岛上游客众多,但终究不是住在这岛上,入夜后游客就会散去,陷入死寂状态,是阴宅的理想之地,难道郭高岭说的郭公山葬身地就是江心屿吗?
  “南楠,还有船到江心屿吗?”我问。

  南楠摇了摇头说:“好像没了,不过江心屿连着大桥,可以从桥上开车下去,易阳哥哥你想到岛上去?”
  我点点头沉声道:“老郭说的可能是这座岛,东塔和西塔看似是古建筑没什么特别,但在风水中这两座塔修建的位置恰好是这地形的气眼,属于一种镇气塔,镇着岛上的气穴之眼,维持着岛上的阴阳生态平衡,老郭没准说的就是江心屿。”
  听我这么一说南楠和刘旺才都露出吃惊的眼神凝望向两座塔,这两座塔相互辉映,在游览灯光的映衬下显得很夺目,表面上看并无特殊之处,但乾坤却只有懂风水的人能看到了。
  日期:2017-09-23 18:2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