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57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回到特区住在宾馆三天三夜都役有出门,一来避风头,二来眼不见为净,我越是活跃越是给那些人脸面,自然闹得更大,对一心落井下石谩骂的小丑,不理会就是最好的反击。

  从乔苍秘书那里听说,特区上流权贵对这件事乐此不疲,周容深遗蠕跟了最有可能毁暗杀他的罪魁祸首乔苍,做了金窝藏娇的情妇,简直是让自己男人魂魄不宁。甚至一些赌场开了赌局,押注常锦舟和我二女争一夫,谁才是最后赢家,站在常锦舟那边是赌注她的家世和常老的势力,乔苍轻易不会冒险,而站在我这一边则是说我天生狐媚,连周容深那样的正人君子都能降服,逼宫上位做了正室,乔苍更是不在话下。

  常锦舟终归还嫩得很,除了背景没有任何资本可以与我抗争。我在房间该吃吃该喝喝,对这些听过就忘,偶尔来了兴致问乔苍他有没有押注,他笑说押了,我问他押得谁赢他说当然是常锦舟,一个是那么爱他忠贞于他的女人,一个是无时无刻仍在想着怎样报复他的女人,即使他有,白押我,也知道不会赢。我忍不住笑出来,“原来乔先生,白里都有数。”
  他笑着捏起我下巴,会让你自己放弃这个念头无视我身上散发出的浓烈的指甲油的味道,吻住我的唇,吻入我喉咙最深处,“终有一天我我说办不到。他手指在我唇上抹了抹,“没有我办不到的事。”中午吃过饭后,他说要去盛文开会,下午回新房一趟,傍晚回来。
  乔苍在宾馆陪了我这么久,还带我去东莞出风头,一口一声太太称呼,常锦舟恐怕如坐针毡,濒临出手的边缘了,我问他什么时候走,他看了一眼腕表,“半个小时后车来接。时间有些赶,但我尽量回来陪你。”
  他拿起报纸随意翻看打发时间,“最近南街的翡翠行新上了一批货,东西都是最好的,去逛逛吗。”我非常专注往指甲上涂抹甲油,头也役抬,“我翡翠很多,买了戴不过来。”
  乔苍盯着一行小字,意味深长说,“以前的首饰该换一换了。”我拿着小刷子的手指猛地抽搐了两下,险些碰洒了瓶子。那些都是周容深为我买的,每一样都是一天时光,一个温情的故事,我已经很久没有戴过,我不愿睹物思人,可越是控制自己不去想,越是在无声无 』 息里如藤蒂疯长,扯得人心脏疼。
  我重新低下头涂抹,不动声色压下鼻子里的酸楚,“好看吗。”“如果是你佩戴,会非常好看。盛文事情多,我不陪你。听说你有几个关系很好的朋友,可以叫上她们。”
  他起身递给我一张卡,“密码是五个顺序单数加一个零。”我看也没看推开他的手,“我有很多钱。”他非常霸气不允许我拒绝,“那是他的。这是我的,你现在的男人是我。”他将卡塞入我手中,走进房间内换衣服。我和乔苍一起从宾馆离开。
  他去盛文开会,我直奔他说的那家翡翠行。这里的翡翠珠宝价格要比市场贵许多,不过能入乔苍的眼,一定是津品,贵也有贵的道理。我驻足在一张柜台前,店员看到我从后面绕出来,她微微弯腰打量我垂下的脸孔,笑着说,“周太太好。”
  我顿时抬起头,“你认识我? " “特区凡是接触名流权贵的人,怎会不认识周太太。”我随手拿起一只翡翠镯子,“她们怎么说。”“女人的楷模典范,聪慧玲珑,谈吐自如。”我笑着指了指她,“你还真是嘴甜,冲你这么会说话,我也要好好照顾你的生意。”
  她知道我这样的女人不在乎钱,非常殷勤为我介绍了几款,都是柜台中价格最高昂的,奢侈品店员很会看人下菜碟,只要断定是买主,什么都敢往怀里塞。
  她说的几样我都很喜欢,让她全部给我包起来,又自己挑了一些,足有十几件。结账时我犹豫了下,将乔苍给我的那张卡递过去,她刷完让我签单,我签了乔苍的名字,她看了一眼,脸上表情有些微妙,笑着鞠躬让我慢走。我走出翡翠行心血来巢给乔苍拨了一个电话,接通的人并不是他,而是一道非常甜美的女声,上来就喊何小姐女子。
  “乔总在会议室开会还没有结束,您稍等。我将电话给他。”我急忙说他如果不方便就算了,我没有重要的事。她说乔总吩咐,您的电话打来不论何时何地,都要第一时间给他。
  我沉默了片刻,“乔太太也是这样吗。”女人说乔总只吩咐我何小姐这样。我心里颤了颤,那边一个男人汇报文案的声音被打断,很快鸦雀无声,乔苍接过去问我怎么了。
  叫女到短信提示了吗。”他役立刻回答,我听见按键的响动,几秒钟后他笑说幸好知道你被他养叼了,给你带走的是一张钱数很多的卡否则也许会被刷空。“一千多万而已。
  对乔先生来说还不是毛毛雨。”他嗯了声,“高兴就好,每天都这样刷,我也养得起。”那边有人催促他尽快,他告诉我晚上早点回去,有个惊喜给我。我挂断电话,司机在对面顺行街口等我,我正要走过去,忽然一道黑影从角落蹿出跨到我面前,举手自头顶狠狠劈下,我还没有看清是谁,一巴掌重重落在我脸上,将我整个脑袋都打偏。撕心裂肺的巨痛遍布了我的脸颊,连耳朵和脖子都火烧火燎的疼,我眼前一阵发黑,听觉嗡嗡作响,我瞪大眼睛缓了许久,才终于恢复正常。

  “何笙,你这个姨子,你简直不要脸!你会遭天谴的,会不得好死! " 我注视地上密密麻麻的石子,舔了舔嘴唇,舌尖触及到一股猩甜的血迹,我用手指抹掉,果然是血。
  我偏头看向站在我面前的女人,她穿着驼色连衣裙,戴着非常耀眼的珍珠项链,手上拎着紫红色的爱马仕,如果不是她那张义愤填膺的脸,我还真认不出这是曾败在我手下的沈姿。
  周容深还在时,她从来都是非常素静清雅,不会过分奢华,除了来找我示威那天故意打扮了一下,平时听容深不经意提起,她很是贤惠节俭,给她买的东西只要稍微贵一点她都不舍得用。
  我站直身体朝地上悴了口血痰,“我当是谁,原来是沈女士,这两个月还真是天翻地覆,不止我,你也如此。
  这一身珠光宝气,可算弥补你装了这么多年的寒酸。”她没有理会我的嘲讽,看向我手上十几个翡翠礼盒,“容深这辈子唯一一次走眼,就在你身上。他如果泉下有知,一定不会放过你。”
  我不慌不忙打开盒子摸出一对翡翠耳环,摸索着戴上,对着一旁停泊的轿车玻璃照了照,“我的一切他都心知肚明,我役有伪装过自己狠毒贪婪的本性,而沈女士分明和我一样的女人,却非要装成贤淑的妇人,他知道你骗了他这么多年,他到底不会放过谁。”

  “你最擅长狡辩,擅长狐媚,你凭这两个本领祸害了多少男人,容深都被你害死了,你还有什么脸面在我面前指责。我和你当然不一样,我绝不会害死自己的丈失!
  " 沈姿恨我,而且恨我入骨,她因为我失去了周太太的位置,成为特区名流圈的笑柄,家庭婚姻两破碎,她刚才没拿刀子捅了我已经是万幸。她伸手指着我咬牙切齿,“人在做天在看,你以为你狡辩否认就能抹掉你的无耻放荡吗?
  日期:2017-09-23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