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5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 阔太撇撇嘴,“那是前妻,听说几个月前离了,刚离就娶了二乃,二乃私生活很脏,跟过上百个男人了,以前做**的,特区名流都是她裙下之臣,估计就是眼前这个。”“那怎么又和乔先生搞到一起了?
  乔先生不是新婚吗。不带妻子来却带上局长老婆,不怕闹大啊? " “谁知道呢,一个给男人做小三的狐狸津惯犯,看上谁就下手,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放着局长太太不当,非要和正室抢,乔太太可是黑老大的女儿,真没了局长撑腰,走夜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后排一个伪名媛不屑一顾瞥我,“看她一脸狐媚相,就不是个好东西,乔先生怎么看上她了。”“哟,看上你呀?乔先生不喜欢整容脸,人家皮肉再烂长相可不是吹的,原装美人,你有那千娇百媚的底子吗 `
  , 伪名媛瞪大眼睛指着阔太,“我说你了吗?你怎么谁都呛啊! " 她们吵闹声越来越大,被我甩在身后,乔苍抱着我从芙蓉园出来,东莞已是夜色低垂,一团深紫色的云朵正不断扩散,消融,很快沉投于藏蓝色的天际。
  红中将车开到台阶下停稳,他下来打开车门,询问乔苍是回秦哥住的地方喝两杯,还是回酒店休息。乔苍先扶我坐进去,“回去休息。其余事不急。”
  我趴在玻璃上脸色有些不好看,常锦舟这招够狠,她不只要毁我,还要把周容深的事抖落出去,让整个省都大乱,让我陷入风口浪尖唾液横飞之中,无暇招惹乔苍。她没看出我的真正用意,她以为我是没了丈夫急于攀下一个高枝,瞄准了乔苍,她捍卫自己正室的地位,才对我仓促开炮。

  乔苍找红中要了了一包纸,为我擦拭唇上被酒水氦氢褪色的口红,他非常温柔,生怕弄疼我,我有些苍白的脸孑 L 在他幽深的瞳仁内很美,映着东莞细雨霏霏的春夜,枯黄陈旧的路灯。以及街巷永无止境的沧桑的霓虹,像一张在岁月深处播放的电影。
  “不舒服还是不高兴。”我摇头,乔苍盯着我看了片刻,他没有追问,细致将我口红完全擦掉。我转过身抬起一只手,指尖触摸着倒映在玻璃上的灯火,那些灯火似乎没有尽头,不论车怎么转弯,怎么疾驰,永远有一颗映在上面,小小的,却顽强不,息燃烧着,落入我颤抖的指尖。
  “是不是藏不住了。”他问我藏不住什么。“我们的事。”乔苍笑着说不是早就满城风雨吗。“那时容深还在,不管谣言怎么厉害,别人都清楚我不敢逃离他,也不会。背后议论不过是看不惯我故意泼脏,谁也没有断定。可这一次,东莞的流言很快会传到特区,真真切切的坐实了。”
  他嗯了声,将我朝向窗外的脸孔扳到他面前,“所以不开心是因为这个。”他伸手扯开锁骨处两颗纽扣,充满不容抗拒的野性和征服欲,“想要结束吗。”我眼圈泛红一声不吭,窗外灌入进来的风。穿梭过层叠的椅背,蜿蜒的空气,吹拂我过我的脸,他手指一根根撩起散落飞舞的长发,我的眼睛和我的唇都在他视线里变得清晰。
  “我说过,跟我走了,就不会给你说结束的机会,除非我叫停。”我动了动嘴唇,“你什么时候会叫停。”他毫不犹豫说,“也许很漫长,几年,十几年,或者几十年。”
  我心口骤然收紧,似乎一只巨大的尖锐的钳子,狠狠夹住了我,车在此时滑入矮坡,漾起一阵剧烈的颠簸,我摇晃扑入乔苍怀里,他就势将我抱住。他吻着我头顶,我缓缓闭上眼睛。
  回到宾馆我去温泉池洗了澡,进入房间看到浴室灯亮着,我趴在库上收拾他脱下的衣物,水声何时停止我没有留意,直到乔苍从背后抱住我,用沙哑的嗓音喊我名字。
  他炙热的温度烫得我一抖,我蜷缩身体想躲开火炉般的乔苍,他不容我挣扎,脸埋入我脖颈,发了疯的吻我。我艰难从他的热吻与抚摸中转过头,他没有穿衣服,只在胯部裹了一面浴巾,浴巾根本不足以遮掩他的雄伟,那么坚硬而猖撅抵住我。
  他裸露的皮肤泛起一层火热的红,他眼底是要吞没席卷我的情欲。他朝我的唇压下来,我役有躲开,他舌头纠缠进来,像一条柔韧的水草,我退无可退,在他的侵略下发出几声娇弱的.婴吟。“还让我等多久。”

  他吮吸着四枚唇瓣间的唾液,目光灼灼凝视我,他体温烫得我近乎晕厥,脑袋也扭得有些僵硬,我仓促而颤抖说,“你等一下。”他的唇舌在我光洁的裸背停顿,大约一秒钟,便更加凶猛肆意吻我,仿佛数不清的电流击打我的身体,我的皮肉,我禁不住颤栗。
  他剥掉我身上的睡裙,将我扔在库上倾覆下来,“一下到了。”我根本没有做好准备,本能想从他腋下挣脱。他看穿我的意图,在下一秒将我压住,望着我的样子闷笑出来“我是你第几个男人。”
  我说,“在你之前数不清。”他满是笑意的眼睛里忽然闪过一抹凶狠,“最后一个。”我摇头,他狠狠顶撞,“说。”我被剌激得身体询楼,嘴仍旧很硬,“不是。”
  “你对我说过,周容深是你最后一个男人,可他再也无法回来要你,现在是我,何笙看清楚。你身体里的是我我死死摸着拳头,拼尽全力将他按倒,红着一双眼睛说永远不会是你,我在他胯上用力坐下去,疯了般发谢着他爱极了这样的我,仇人又爱人的我,我从他脸上看到了时隔多日的快乐与满足。
  漫长的光荫,我终于还是无法逃离。温存,缠绵,刻骨,欢爱。从走上这条路,选择冒天下之大不匙做乔苍的情人,我就注定不会善始善终。其实我早已把完全属于周容深的自己四分五裂。
  一分给他,一分给贪婪,一分给世俗禁忌外的剌激与欲望。倘若不是容深离世,成为我至死不能弥补的遗憾,丢我在 J 海很的熔炉里,饱受烈火焚身的煎熬。我还会如此恨乔苍吗,我会如此厌恶他的残忍狠毒吗。其实我心里对他的恨寥寥无几。
  我不想承认,我对他动了情。是那条灯笼如海的长街,是那片紫荆花盛开的湖泊,是那群白鸽飞翔的草坪。是那匹让我肆意疯狂的烈马,是那两个让我回味无穷又痛恨崩溃的夜晚。我根本不记得从何时起,我不只身体背叛了周容深,心也在脱离我的掌控。女人一旦动了情,哪里还藏得下恨去烧。可他不该毁灭这一切。
  周容深带走了那个矛盾柔轮的何笙,带走了我对乔苍放不下又不敢触碰的情意,更带走了我对这个世界所有的温柔。我在狂野放肆的的温存里看到了海洋。撞击着礁石,鸥鸟,沙滩。他是侩子手,行刑前给了我一碗酒,酒很好喝,麻木我对即将到来的死亡的恐惧,让我沉醉。这样沸腾汹涌,这样的爱恨痴狂,只有乔苍给过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