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80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呆子说,“我没笑,只是呛到了。”
  两人好久没说话了,呆子似乎有什么心事,犹犹豫豫的,应该是有话要说,却又没这个胆。

  他看着程暮雪,几次试图开口,还是忍住了。
  程暮雪看在眼里,暗道,这个死呆子叫我出来,究竟想干嘛?
  过了好久,叶世林终于鼓起勇气,“暮雪……”
  程暮雪马上道,“我还要杯奶茶!”
  额——呆子愣了下,站起来道,“我去拿。”
  看到他走开,程暮雪长吁了口气。这家伙果然不怀好意,程暮雪摇摇头,绝对不能给他机会。
  呆子又要了一杯奶茶,回头看着程暮雪坐在那里,他慢慢走过来。自言自语,我一定要说,我一定要说,再不说出来我会被闷死的。
  不管了,不管了,不管她答不答应,我今天都要表白。

  暮雪,我——我——我——唉,笨死了,这么简单的话都不敢说出来。叶世林你太没用了。说就说嘛,怕什么?
  不行,不行,万一她不答应,翻脸了呢?连朋友都做不了。
  我该怎么办啊?
  叶世林急死了,可他离程暮雪越走越近。
  终于来到位置上,把奶茶放下的时候,他看着程暮雪的手伸过来,叶世林就想冲动一回,握着她的手表白。
  手还没伸出去,程暮雪说,“谢谢!”
  叶世林又泄气了,只得把杯子放在桌上,坐下来,再次鼓起勇气,“程暮,我——”
  背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有人重重的拍了一把他的肩膀,“呆子,果然是你!我还以为看错了呢?”
  叶世林一肚子火,回头一看,他的气又消了。“胡文海!”
  对方是一名跟叶世林差不多大小的年轻人,留个平头,个子不高,一米六几,皮肤黝黑,长得很墩实。

  叶世林惊讶的问,“你不是去澳大利亚了吗?”
  胡文海说,“你没看到我晒得跟鬼一样?”
  胡文海坐下来,看着程暮雪,“你同学啊?”
  叶世林本来心里一喜,因为他看到胡文海的目光注意到程暮雪了,按常规出牌的话,见到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对方肯定会问,“你女朋友?”
  哪知道胡文海来了一句,你同学啊!

  日!
  听到这句话,叶世林想死的心都有了。MD,你说句你女朋友会死啊?
  叶世林当然只能应下来,胡文海说,“挺漂亮的,我叫胡文海,你叫什么名字,美女!”
  程暮雪!
  “哦,暮雪,这么好听的名字,果然人如其名。让我猜猜,你爸爸一定很喜欢冬天吧?”
  程暮雪说,“才不是!”
  胡文海道。“那肯定是你在下雪的时候生的。”
  叶世林看到胡文海这张嘴,不到二分钟就跟程暮雪混得跟熟人一样,心里就有些生气,故意扯了一下,“你要喝什么?”
  胡文海说,“随便!”
  叶世林生气了,“你自己去点!”

  胡文海就笑了起来,当然明白叶世林的心思,他就拿出钱包往桌上一放,擦,包里至少有二万现金,“你们想喝点什么?”
  叶世林心里不爽,这小子故意在自己面前摆阔,看来是对程暮雪有意,情敌,死胖子,挖墙脚!
  叶世林说,“我们已经喝过了。”
  程暮雪说,“你自己点吧!我还没喝完。”
  胡文海道,“没关系,没关系,反正还早嘛,就聊一聊。”
  叶世林看到他这模样,分明是要抢自己的目标情人,急中生智,“文海,最近你爸可能有点麻烦。”

  胡文海说,“不管他,那是他的事。”
  程暮雪没说话,叶世林又故意说了句,“程暮,你知道吗?他爸是达州第一首富胡三达。”
  程暮雪一听,愤然站起来,“我要走了!”
  哎!
  胡文海奇怪了,为什么程暮雪一听自己老爸的名字,马上就翻脸了呢?难道又是那个老色鬼祸害的目标?
  胡文海还想说什么,程暮雪就走了。

  叶世林看了他一眼,“哎,暮雪,等等我,等等我!”
  胡文海不可思议的摇摇头,肯定又是那个老混蛋干了什么得罪人的事。
  当晚,市局的会议室里,冯局正在开会。
  就最近达州的治安状况做了分析和总结,最近搞严打,很多犯罪份子都藏起来了。
  冯局说,“正因为如此,他们才不得不铤而走险,因此大家更需要小心。”
  刑侦大队长说,“最近这段时间,刑事案件明显少了,但是我们更加不能放松警惕,更要担心这些不法分子,迫于无奈出来祸害社会。”
  缉毒组的同志说,“虽然各类治安事件,刑事案件都少了,但我们发现,最近悄悄贩毒的事情又死灰复燃。由于严打,迫使他们采用更加隐蔽的方式交易,给我们破获贩毒案件带来了更大的难度。而且最近有消息称,上个月进入我市的一批新型丨毒丨品,已经秘密转入地下交易。因此我们的压力不小,希望局里给予支持。”
  上个月前,还是顾秋没有来的时候,有线人举报,一批从境外偷运进来的新型丨毒丨品,已经到了达州境内,具体到了谁的手中,目前尚不清楚。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这批丨毒丨品尚未进行销售,因为往往一批丨毒丨品进来,他们需要进行拆装,细分,分散销售。
  冯局最近本来有一个方案,要抓捕胡三达,但是他现在突然考虑到,丨毒丨品可能是一条很重要的线索,可能有了这条线索,能让他有个更好的理由。
  为了考虑到机密问题,他没有将自己心里的想法,透露给任何人。因为他无法相信,在自己身边,究竟有没有潜伏胡三达的人。

  又是一个通宵,在黎明之际,冯局再抽一支烟。
  上面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三个月之内整顿好达州,他知道,如果自己真的无法维护下去,光凭市长之力,未必能保得住自己。因此他决定了,要快刀暂乱麻。
  今天一早,他又习惯性的出来,走在大街上。
  路过财政局家属楼,碰上叶世林。
  叶世林正打着电话,看到冯局后,他说了几句,就把电话挂了。冯局问,“要去哪?今天不是周末吗?”
  “几个朋友聚会,为胡文海接风呢!”
  冯局听到胡文海这个名字,反应很激励,“哪个胡文海?”
  叶世林说,“还有哪个胡文海,胡三达的儿子胡文海,从澳大利亚回来了,不过我不想跟他们混在一起,所以推了。”
  冯局摸着下巴,胡文海的儿子居然从澳大利亚回来了?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你还是去吧。”
  叶世林摇头,“不去,不去。要是老板知道,肯定得发火,把我开了。”

  冯局说,“你去吧,我跟市长解释一下,你看看他和哪些人混在一起。”
  叶世林有些犹豫,想了想,“我还是不去。冯局,我先走了。”
  冯局唉了一声,叶世林胆子小,算了,不去就不去,他不去,我就不会派人盯着他了?
  于是他想到了程暮雪,一边打电话一边往局里走,“你马上去我办公室,对,有重要事情,而且你不能跟任何人透露。”
  程暮雪来到冯局办公室时,冯局才过来,他说,“你跟我来一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