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52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侬个小赤佬!”毛球气急,家乡话都彪出来了,冲上去指着萧晋的鼻子就骂,“侬晓伐晓得阿拉宝宝值多少钞票的?把你卖了都赔不起的呀!侬个该死的乡下人、十三点、刚B样子,今朝老娘跟侬没完,侬……”
  啪!
  一声清脆至极的耳光打断了毛球的那尖利刺耳的嗓音,萧晋呲牙咧嘴的掏掏耳朵,说:“喂!现在是文明社会,请讲人话好吗?”
  毛球被打蒙了,捂着脸好半天才真正相信自己被一个山里人给打了,一向自认为出身祖辈受过洋人文明熏陶、华夏最先进发达和文明地区的她,如何能忍?
  “嗷”的一嗓子,她挥舞起王八拳就朝萧晋的脸上挠去。
  对于这种人,萧晋当然不会在乎她的性别,右腿随便一抬,就像踹狗一样把毛球给踹飞出去,让她真正的变成了滚地球。
  虽然并没受什么伤,但毛球终于不敢再嚣张了,坐起身看看已经脏污不堪的貂皮大衣,冲着自家男人就哭骂起来:“你眼睛瞎了?没看到有人打老娘吗?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那男人相貌堂堂,但身材瘦弱,一看就是个没骨气的软蛋,面对一脚就能把一百四五十斤踹出去的萧晋,哪里会有往上冲的勇气?可毛球生气了,他又不能什么都不做,眼珠子一转,就跑过去将毛球扶起来怜爱的抱在怀里,并凶狠的望着萧晋。
  “你……你是什么人?我可警告你,这村子可是老子的家,只要老子一声喊,全村的人都会过来,弄死你都没事,知道吗?”
  萧晋笑了,双手交叉在小腹前,人畜无害的说:“你喊吧!今天你要是不把老子弄死在这儿,老子就弄死你。”
  平淡却饱含杀气的话,一下子就让男人的脸变得惨白。不说村里仅剩的那几个男人会不会帮他,就算会,在这里喊一声也没人听得见啊!手机也没信号,让他上哪儿叫人去?
  懦弱的男人,永远只会朝女人耍威风,于是他猛地一转头,就对梁玉香声色俱厉道:“梁玉香,你说,这是不是你找来相好?你个贱人,平日里装的那么可怜,老子还觉得对不起你,现在看来,老子真是瞎了眼!”
  梁玉香瞬间再次泪崩,咬牙道:“梁德富!你闹够了没有?不就是想让老娘看看你现在过的有多好吗?老娘看到了,而且一点都不羡慕!赶紧滚吧!别在人家家里丢人现眼了。”

  “你说什么?”梁德富没想到以前对自己百依百顺的梁玉香竟敢这么对自己说话,顿时大怒,“你敢让我滚?这里是老子的家,老子爱来就来,爱走就走!倒是你这个不要脸的骚……啊!”
  话没能骂完,因为一个烟头打到了他的左眼上,疼得他一把推开毛球,捂着眼惨叫起来。
  “滚!”萧晋上前一步,阴冷的目光盯着两人,声音里再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从现在开始,如果再让我见到你们踏进囚龙山一步,老子就让你们真正的明白,什么才叫作‘弄死都没事’!”
  梁德富搀扶着毛球灰溜溜的离开了囚龙村,因为萧晋的眼神和口气让他们感觉自己像是被什么猛兽给盯上了,更因为他们在村里转了一圈,没有一个人愿意帮他们。
  笑话,萧晋这会儿身上正揣着村里人的几十万货款,别说村里人本就不待见他们,就是真关系不错,也没人敢在这时候帮他们出头啊!
  最后,他们又不甘心的去找老族长,好家伙,要不是跑得够快,差点儿被梁庆有的拐棍给敲成佛陀。
  院子里安静下来,梁玉香站在堂屋门前,流着泪,委屈却又有些倔强的看着萧晋,像是在说:“见到了吧?!那就是我以前的男人,我就是这么蠢,有没有觉得自己捡到了垃圾?”
  萧晋没理她,而是转身走出了院门。
  梁玉香眼里闪过一丝绝望,咬咬嘴唇,跟了出去。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梁玉香的家里,萧晋径直走进卧室,梁玉香在门口犹豫片刻,也走了进去。
  “萧,我唔……”
  想要说的话只说了两个字,就被萧晋近乎粗暴的热吻打断。紧接着,萧晋用最快的速度撕扯掉她的衣服,然后就蛮横的闯了进去。
  梁玉香一声痛呼,眼泪再次汹涌滑落。
  “疼吗?”萧晋凶恶的问。
  梁玉香心里又悲又痛,但她什么都没有说,她觉得这就是自己的命,自己不配得到什么关爱和呵护。
  然后,萧晋接下来的话却一下子就将她从地狱里给提到了天堂。

  他说的是:“疼就对了!梁玉香,你给老子记住,从今往后,这世界上只有老子才能让你疼,让你哭,要是下次再让我见到你因为别的男人流泪,老子就让你三天下不了床!”
  梁玉香蓦然睁大了眼,不敢置信的望着他:“你……你不嫌我恶心吗?”
  “笑话!钻石不小心掉进了粪坑,就不是钻石了吗?”
  梁玉香嘴巴一瘪,然后再瘪,然后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而且还是抱着他的脖子嚎啕大哭。
  萧晋本想退出来的,可无奈被抱得太紧,只能尽量用手肘支着身体,以免压到她。
  不知过了多久,梁玉香的哭声才渐渐的小了,他用手指轻轻拭去她脸上的泪水,柔声说:“为了那么一个让人不齿的垃圾货色,你已经死过一次了,现在还哭得这么伤心,就不怕我会吃醋么?”
  “对不起!我不是为他哭的,就是……就是心里委屈。”

  “心里委屈找男人啊!否则要我干嘛?还没有擀面杖兄长呢。”
  梁玉香破涕为笑,轻打了他一下,又噘起嘴说:“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刚才差点没疼死我!”
  萧晋微微一笑,正打算起来,后腰却被一双软腿夹住。只见女人面红如花,鼻息咻咻的说:“小坏蛋,弄疼了人家就想跑,都不用负责任的吗?”
  萧晋还能说啥?只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

  用粗暴的手段安慰完梁玉香,他走回村后的院子,要进门前,忽然心里一阵心虚。周沛芹才是对他最毫无保留的那个,可他却连一个字都还没来得及跟她说,就已经被两个女人用过了。
  从这个角度来讲,他并不比梁德富更高尚多少。
  郑云苓在厨房做饭,见他回来点了点头,神情冰冷,这就让他更加的心虚了。
  走进堂屋,还没看见周沛芹人影,梁小月就跑过来,一脸委屈的说:“娘把蛋糕放进了冰箱,说是下午放学才能吃。”
  萧晋弯腰把她抱起来,亲了亲苹果一样的脸蛋,小声说:“那待会儿等你娘出去了,咱们偷偷拿出来吃一点,回头她要是问起来,你就说是爹爹吃了。”
  梁小月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然后不知怎的小脸一红,就轻推着他的肩膀说:“爹你……你放我下去吧。”
  萧晋一呆,然后心里就默叹了口气。
  日期:2017-09-07 06: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