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5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男人满头大汗从应酬里抽身,匆忙赶到这边陪她,柔,她伸出手给男人擦汗,“你陪我一起吃,少喝点酒问她吃了东西吗,要不找个地方休息,女人眼底多了一些温男人很高兴,连连我听你的,搂着她走向不远处的餐区。我也打算离开,忽然身后刮起一阵香味浓烈的劲风,“哟,周太太,您怎么也来了?
  " 一道女人尖锐而讶异的叫喊从人群内传出,瞬间压过了宴厅的人声鼎沸,显得非常凄厉而刻意,我回头看去,竟然是游轮晚宴上的短发太太,她为了凸显身材穿着很不合身过于紧绷的旗袍,那样婀娜的款式并不适合她一百三十斤左右的身材,反而很别扭。她扭着腰肢走过来,很熟络握住我的手,怠、归我也拿不准,还想过段时间去特区看您“听说周局出了点事,什么消,息都有,说他重伤的,说他出差未归的没想到在这里碰上了。”

  “周太太?”另一名贵妇满脸好笑和嫌弃,“您别是看错了吧,这哪来的周太太,这位是乔太太。”她嗤笑一声,“巴结奉承认错人最尴尬了,这种智商男人也敢放出来交际,乔先生什么人物啊,这样张冠李戴他听了能高兴嘛。”
  短发太太也是一怔,她四下看了看,落在我脸上,结结巴巴半响才吐出几个字发现这里只有我和她,那名贵妇提到也的确是我,她这才不可思议将目光“乔,乔太太?
  " 乔苍结束了那边的应酬,手上空杯不见,多了一支艳丽的玫瑰,他朝我走来,非常从容自然揽住我的腰,折去花枝,留下花朵C`ha 在我头发上。他意犹未尽看了看,“很美。”短发太太捂住嘴,她一双三角眼瞪成了圆圆的铜铃。
  乔苍察觉到短发太太的惊诧,以及周边人对我们的注视,他这才想起刚才戛然而止的几秒钟,是她那声周太太引起,他笑着问我们见过吗。短发太太半响才将手从张大的嘴巴上移开,她露出一丝略带馅媚讨好的表情,“乔先生,我们当然见过,特区游轮晚宴,我和我先生也在。”

  他哦了一声,“你先生哪位。”“宏盛的罗倡敬。”乔苍眯眼想了很久,在罗太太充满期待要和他握手时,他忽然说,“没印象。”
  女人在这样场合除了为男人撑门面,很大程度上也是交际的利器,男人与男人谈不得也谈不拢的,女人出马就会让气氛柔缓许多,酒色当头,美人心计,自然心甘情愿上套,等回味过来为时已晚,这就是应酬场从不缺女人的缘故。
  罗太太很明显也想替自己先生做点什么,借机和乔苍拉关系,可惜乔苍并不买账,对她先生的地位很不放在眼里罗太太的手尴尬停滞在半空,收也不是,伸也不是。
  让一位富太太在大庭广众出丑,乔苍不怕我却要掂量几分,终归惹了祸是冲我来的,我主动朝前走了一步,握住那只空荡僵硬的手,为她解围,“罗太太,刚知道您夫姓,原来是大名鼎鼎的罗怠、。”
  乔苍站在我身侧用手指拨弄我戴在头上的玫瑰,他兴味十足,对一切瞩目和探究置若阁闻,罗太太窘迫笑了笑“他算什么大名鼎鼎,商场上混饭吃而已。

  和呼风唤雨的周局相比还差很多。”我脸上表情不变,眼睛紧盯她,她再度发现自己失言,捂唇四下看,“我一时改不了口,太太您不要怪我。”“无妨,罗怠、在吗。”
  她指另外一个方向,在宴厅的对面,“我先生是特区商人,并不在东莞政府邀请之列,他能有的面子,寻常商人可没有。
  这宴会还指望他往临蓬草生辉呢。我陪先生在雅间谈事,乔先生是广东龙头老大被一位故友叫来喝了杯酒,刚要离开看到您,过来打个招呼。”
  我微笑额首,“原来这样,广州官场最近有什么新闻吗。”她说广州倒是风平浪静,只听人说周局出了点事,Ju体情况也是众说纷纭,失踪牺牲重伤猜什么的都有。
  她试探问我是不是真的。我不动声色眼珠子在眶里打转儿,看来市局把消息封锁得很紧,知道内幕的不多,上面人坐享周容深打下的江山,品尝他鲜血换来的果实,生怕金三角再生变故,真相是能压就压,不到万不得已都不承认。

  毕竟除了他真没几个条子还能在那种龙潭虎x`ue 之地和贩毒团伙较量一番了。只不过省厅忘记乔苍才是金三角名副其实的黑老大,赵龙死后,三雄之一的另一位卷走钱财金盆洗手,至此整个金三角彻底置于乔苍的掌控中,周容深的生与死他心知肚明,有他在幕后操纵,又失去了头号劲敌,条子早已不是金三角的对手。
  我抬起头非常从容对罗太太说,“容深确实出了点事,事关机密,我也不好直言,更不劳罗太太您记挂。”她听我这样推辞,立刻笑说那是,周太太的家事自然旁人无权论短长,虚虚实实听了就忘了。
  我和她喝酒寒暄了几句,亲自送她走出宴厅,到门口时她停下脚步,表情和语气都很为难,“周太太,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我先生说市局这段日子桩桩件件都是马副局过问,俨然一把手的架势,上流圈子聪明人多,周局的 J 清况怕是很不好,看到您和乔先生这样亲密,我也猜到八九不离十了。”
  她说这话时一群女眷从门外进入,手上湿德德的,似乎刚从女厕回来,罗太太不但役有收敛反而更大声音叹了口气,握住我的手感慨,“周局可是难得的好男人,倘若不是周太太年轻,就这么孤独终老太可怜了,您迈出这一步一定很多人不理解。”那些女眷听得一清二楚,走出很远还在不断回头张望私语,我语气森冷反问罗太太迈出哪一步。

  她一愣,我将自己的手从她掌心内狠狠抽回,“如果我没猜错,你和乔太太来东莞之前就碰过面了吧,从特区追我到这里,就为了给我难堪,她迈出这一步才是费了大力气。
  走得津妙也愚蠢。津妙于女人出轨千夫所指,我被戳脊梁骨的日子一定不好过,愚蠢是她太操之过急了,她见我住进宾馆心乱如麻,乔先生是不能拿她怎样,可夫妻感情不都是在猜忌和放肆中崩塌的吗。”
  她脸色一阵白一阵红,她狡辩我根本没见过乔太太。我勾唇冷笑,眼睛四下搜寻,“罗太太能指给我看,哪位夫人是请您过来喝酒的挚友吗?
  "她下意识捏紧了手朝外面挪动,嘟嚷她已经走了,刚刚走的。我没有戳穿她已经昭然若揭的谎言,我一字一顿说,“回去告诉乔太太,真有本事。就在抢男人的功夫上和我拼个高低。
  是他们先不放过我丈夫的,所有,臼里有鬼的人,等着我一点点给添堵吧。”我冷笑几声,丢下罗太太转身返回宴厅,乔苍还在原地等我,他手上端着一杯酒,视线停在我身上役有移开过我走到他跟前说不想在这里,他笑着揽住我的腰说好。
  我在他呵护下朝门外走去,经过刚才那群女眷身边,一个穿秘书套装的小蜜拉住旁边阔太,她以为我没看到,朝我扬了扬下巴。“怎么听罗太太说她是周局长夫人,那不是特区公丨安丨局长吗?很牛气的人物,儿子都七八岁了,夫人这么年轻 `

  日期:2017-09-23 06:3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