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5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穿梭过拥挤的人巢,看到司机撑伞在岸上等候,他认识乔苍,弯腰迎上来鞠躬,“秦哥他将伞罩在乔苍头顶 J 以为我只是个玩物伴侣,对我不怎么上心,我大半个身子还在雨水里淋着。舱头和甲板很巢湿,到处都是坑挂,天空灰沉沉的,没有一丁点阳光。
  港口另一边的浅滩,浮着一层青苔海藻,有几只木舟飘荡,水里藏着还没熟的莲蓬,细碎的雨幕从天空倾斜而落这座夜晚的花花世界,白天也很有韵味。乔苍接过男人手上另一把没撑开的伞,罩在我头上,一并也将我抱住遮挡风雨。
  “你叫什么。”男人点头哈腰说,“红中。”乔苍一怔,我笑着说麻将牌里的红中吗。男人点头 J “秦哥喜欢打麻将,每天不打都难受,别的名字他记不住,这个顺口,他熟。”
  乔苍揽着我腰迈下甲板,我脚下打滑差点摔倒,幸亏他扶住我,他让我小心些,把重量压在他怀里。
  我一路走一路和红中聊,问他有役有白板,他说有,我问九条呢,他说也有啊,我说不会还有么**。他笑得一张大胖脸都皱在一起,“我哥就是么鸡! "

  我捂着嘴笑出声音蒙蒙的雾气中,乔苍在旁边非常安静而温柔凝视我,我笑到忍不住淌下眼泪,我告诉乔苍回去也让手下人这么叫,让那群条子都乱套。乔苍在我被雨雾氦湿的额头吻了吻,“也好。”他从口袋里摸出钱包夹在腋下,抽了一沓不厚也不薄的钱币,扔在红中怀里,“赏你的。”
  红中不明所以,问他什么赏钱。“太太被你逗得很高兴。”我脸上笑容一僵,收敛许多,红中吓了一跳,他上下打量我,“是太太啊。我有眼无珠了,您别和我计较。”
  周容深再也没从金三角回来,这段日子我过得非常狼狈,葬礼前我每天都在哭,睡不着,一睡便是噩梦连天,葬礼后我又变得很忙碌,依靠填满的时间来麻痹自己,让我尽快遗忘,遗忘容深的离开,遗忘我对容深的愧疚和背叛,遗忘所有我不想记住的东西。
  可有些事,越是想要从记忆里清除,它越是像密密麻麻的荆棘,丛生而繁盛。这是我长达两个月后,第一次不曾无时无刻记住容深的离去。
  肆无忌惮笑出来。红中在前面开路,把污泥踢开,他骂骂咧咧嘟嚷,“这鬼天气,连着下好几天雨了,以往东莞春天可不是这样晴天白日的很好,哪像这一回役完役了荫雨连绵。看得人心里堵得慌。”
  我娇滴滴问乔苍会不会因为我来了,才这样天公不作美。“为什么是你。”我撩拨着在风中肆意舞动的卷发,拢到一侧耳畔,“窦娥冤屈,六月飞雪,我来了多下几天雨,还过分吗。”乔苍笑了声,“不过分。”
  他松开我的腰,将我小而轮的手握住,非常亲昵宠溺,我们这样似乎真的很像夫妻,或是浓情蜜意的恋人,眼底都是对方,容不下天地间任何一物。我走得慢,样子

  嚼懒而倦怠,任由他牵着我的手拖我朝前,红中跑向停在街道对面的黑车,乔苍在这时停下脚步,他转过身仔细看我,南城温柔的雨色将他那张面孔也衬托得温情脉脉,“你这样很妩媚。”我扬起微能的红唇,“有多妩媚? " 他笑着沉吟片刻,“让我着魔的程度,快要四成了。”
  车停在一栋五层酒楼外的空场,台阶上铺了长长的红毯,红毯尽头是富丽堂皇的水晶门,正在暮霭沉沉的雨色中旋转,透过其中能看到一片灯光,五彩斑斓的灯光。
  宴厅衣香鬓影,无数艳丽高挑的女子穿梭在男人之间谈笑莞尔,格外娇艳,两侧巨大的花环与喷泉相映成趣,映出男子西装革履,女子千娇百媚,美不胜收。这里似乎就是晚宴的场地。
  红中把车倒入一个非常宽敞的车位,招手叫来泊车小弟,告诉他这是负责接送特区乔先生的车,左右两边的车位不允许停,以免稍后离开费事。
  泊车小弟一听是乔苍,立刻隔着黑漆漆的玻璃鞠躬,乔苍摇下一半车窗,递出去两张钞票打发他,我笑着偎在他胸口,“今晚都是有头有脸的贵宾,广东省名流不就那么百十来号人吗,,葱会碰上眼熟的。”他指尖缠住我一缕长发,“何小姐也有畏惧的时候。”
  我没骨头似的趴在他胸口,朝他脸上吹气儿,“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个荡*,生来就是吸男人血,啃男人骨髓,哪天忽然从良了,她们还觉得不习惯。
  我有什么好畏惧,可惜乔先生了。”我掌心贴住他的脸,“风月场说你是正人君子,从不为难女人,这点好声誉怕也要毁在我手里了。”“何小姐不就是故意要这样吗。”
  我挑眉说哪有,你是我的情夫,我为你增光添彩还来不及,怎会拉你下污水。他趁我不备,唇飞快啄了下我的手指,“即使如此,也心甘情愿。”红中跳下驾驶位,从外面拉开车门,用手挡住顶篷服侍我下去,他笑说时间有些来不及,见太太衣着光鲜,直接就送到宴厅了,,息不好您第一次露面就让众人等,毕竟您也讲究礼数。

  我笑着掸了掸他衣领,“会办事。等回去让乔先生和你主子说点好话,赏你几个漂亮女人。”
  他受宠若惊,关上车门跑到原本就铺得很长的红毯头上,又神开一些,指着张望这边的礼仪小姐大喊,“乔先生和太太到了,铺这么短,地上雨水污泥脏了太太的脚,你们赔得起吗。”礼仪小姐听到立刻从大门内跑出,朝我这方匆忙过来,我没急着走上红毯,而是非常悠闲仰头盯着酒楼龙飞凤舞的牌匾一一芙蓉园。
  名字很风雅,装满也非常津细,不是烧钱的奢华,而是很有格调,我指了指芙蓉园三个字,“谁想的名字,比特区的牡丹亭品味好很多。”红中说,“以前叫唐宋府。
  生意不怎么好,后来改了芙蓉园,出奇得火爆。价格也一路看涨,现在一桌婚宴低于五千拿不下了。”
  红中说完想起什么,他笑着问乔苍,“乔先生和太太是不是还役有举办婚礼,东莞是没听说。”乔苍嗯了声,我侧过脸问他你怎么知道我是他太太。

  红中说这不刚才乔先生亲口讲的吗。我笑得妖姨,“他骗你的呀。”红中愣住,我挽着乔苍手臂,头的,带着太太畏首畏脚多不舒服啊“妻子哪有我这么得势啊,备受宠爱的永远是情妇,这种场合顶级富豪是来出风情人娇滴滴的能喝又能说,他才有面子。
  次等富豪是靠太太卖弄自己好丈夫人设的,真情意役有几个。”我伸出一根手指,在红中额头戳了一下,他役有防备,直接摇晃着倒退了半步。“一看就没结过婚,让乔先生好好教教你,怎么哄妻子和情人,省得以后生疏。”
  乔苍捏了捏我鼻尖,无奈又好笑,“调皮了。”他揽着我的腰,迎面碰上过来迎接的礼仪,礼仪将我们引上红毯,在嘉宾签到处签字,乔苍签过后我本想浑水摸鱼跟进去,结果她伸手拦住我,让我也签上。我有些为难咬了咬嘴唇,“我签什么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