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圈子》
第1366节

作者: 白小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绍刚看了秘书写的通报,想了一想,就改了一改,改好以后,又让县委办公室主任给把把关,然后才交到陈功那里。
  陈功一看,便立即指出了问题,通报写的还是太像一篇公文,而他要的是一个能说服他人的檄文,那几个人原来不是感到委屈吗,现在让他看到这则通报,就不会再感到委屈,如果能达到这个目的,这才说明这篇通报才是合格的了。
  刘绍刚倒吸了一口凉气,这要求也太高了,他感到完成不了,便苦着脸表示,这样的稿子写出来太难了,下面的同志没这个水平,不如让市委办的大笔杆子来写吧。
  听到他这样讲,陈功心里想了想,看来让县里头来完成这篇文章确实是有些难度,便没再难为刘绍刚,而是准备让黄坤润色一下,再让他看一看。
  经过几番修改,这篇通报才正式对外公布,通报的文体很引人注目,一下发下去,大家便是感到很吃惊,心想通报怎么这么写,通报一般不是很简单的几句,语言比冰山还要冷,现在看上去,却是那么热烈,有理有据,像极了一篇议论文,真是突破常规啊。
  通报先是由南番县委县政府对外发布,那几个责任人早就知道自己职务便免的事,心里头多不服气,现在一看通报,却是一时傻了眼,觉得这篇通报不但是给大家看的,而且也在是说服他们的。

  县里头通报完后,陈功接到县里的正式通报后,便是在上面进行了签批,要求下发到各个县区,学习南番县在农村基层党建工作中的所作所为,学习南番县直面问题的态度与能力,学习南番县在通报方面的创新之举。
  陈功把荣誉给了南番县,虽然这一切都是在他的指导下进行的,但是他想让其他县区也多学习学习,所以他要把这个荣誉给南番县。
  刘绍刚看到批示后当然比较高兴,其他县区的一看,便是感到后背发凉,觉得市里头看来要动真格的了,南番县先行一步了,下一步必然是要扩大到全市,对于农村基层党建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必须要加以处理了。
  在通报发布完以后,陈功便召开全市农村基层党建工作大会,各县区主要领导,各乡镇丨党丨委书记,可以说这一次的会议规模很大,在以往,市里开会一般只开到县一级领导,而不是开到乡镇一级,但是这一次却是直接开到了乡镇一级,只所以会这样,是因为陈功觉得搞好农村基层党建工作,乡镇一级责无旁怠,必须要让他们来参加会议才行。
  因此,这一次的大会参加人员特别多,会场里头坐了满满的一会场人。陈功与周源、刘薇、邰薇还有刘干等市领导出席会议,会议规模空前。
  陈功在会上做了两条要求,第一个要求是,全市所有的村年轻党员的比例不得低于百分之三十,年轻党员的年龄线定在四十周岁,如果四十周岁以下的年轻党员达不到百分之三十,那么工作就是没有做好。
  陈功就定了这样一个目标,但是并不是说,只要临时突击发展党员就可以的了,而是要把优秀的农村年轻人给发展进农村党员里去,如果有人为了应付任务,而是随意发展党员,既而造成更大的社会矛盾,将会严肃处理。
  陈功的要求非常严格,下面的人听了,便是感到工作很难做,完不成任务要受处理,但是如果只是为了凑数也会受到处理,这不是难题是什么?

  习惯了养尊处优,只要有一点困难,便是有人会抱怨,可是陈功知道这一弊病,所以他必须要把丑话说在前头,如果有人应付了事,那么他的处理不只是像南番县那么轻了。
  第二个要求就是对现有的农村干部进行仔细审查,凡是让地痞流氓混进农村干部队伍的,一律清除出干部队伍。这个事情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如果让地痞流氓混进农村干部队伍,以后农村将会成什么样了?一些品行不端,身上有着这样那样问题的人成了干部,那么干部的纯洁性怎么保证?没有了纯洁性,怎么可能还会有战斗力,怎么会得到群众的拥护?
  所以在这个事情上,必须要有所作为,积极作为,从群众的角度出发,站在群众的角度来看问题,把这个事情给做好。
  在这个事情上,陈功也事先考虑到,如何辨识地痞流氓的问题,地痞流氓也不会写在脸上,怎么认出他们就是地痞流氓啊?
  这里面就有硬杠杠,和大众认知的问题,硬杠杠便是,这些此前受过公丨安丨机关的打击和处理,这个事情只要从公丨安丨那边一调资料就知道了,一看他们混入了农村干部队伍,还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情况了吗?这是一个基本的政审制度,有人居然连这个都违反了。
  其次群众反映强烈,身上问题多多的农村干部,不管他是不是地痞流氓在这次活动中也要给调整了,清除了,不能非要等到群众忍无可忍的时候再加以处理。
  再者,地痞流氓虽然不会写在脸上,但是目测也能目测出来吧,他的穿衣打扮非要弄的跟地痞流氓似的,这样的人群众看了都反感,能当农村干部吗,不该清除还要留着他吗?
  第一千五百八十八章 走心
  干什么事情,只要走心,就能把事情处理的很好,为什么有的人会有官僚主义呢,还不是因为不走心吗,不走心的人总是喜欢夸大困难,然后加以应付,所以事情能不能做好,不在客观因素,而是看主观态度问题。
  陈功在农村基层党建这个事情上,要求所有干部都要走心,只要走了心,任务完不成都可以理解,但是如果不走心,即使任务完成了,也没有用。
  大会开过以后,各县区的干部都回去了,回去以后,又召开会议来部署这个事情,由于知道陈功的要求很严,所以在这个事情上他们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必须再进行一次工作部署。
  古江县大苍乡乡委书记胡来也到市里参加了会议,回来后,又在县里参加了会议,在市里是他自己参加的,而在县里,他和乡长、副书记、组织委员都参加了。

  参加完会议以后,胡来回到乡里召开会议,他看了看坐在他身旁的丨党丨委委员们问道:“怎么办,市里县里都安排了,发展党员的事要做,清理地痞流氓的事也要做,具体怎么做,大家说个意见。”
  胡来说罢便是看向大家,最后落在了乡长身上,乡长与他不怎么对付,此时他要看乡长怎么讲。
  乡长点燃了一支烟,慢悠悠地抽了一口道:“市里会我没开,具体怎么干,书记你说了算是的。”
  这就是与他搞事了,什么与他无关,到时候工作完不成,是不是责任全部弄到他头上去,他是乡长不错,但是也是乡丨党丨委副书记,而且县里的会他也是参加了,怎么与他无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