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4074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也有的干部阅历肤浅经验少,法纪淡薄容易被引诱,在各种诱惑面前,缺乏抵抗力,当然,也不排除现在一些不法分子利用种种手段对手中握有某种权力的干部进行腐蚀拉拢。
  大家要觉醒的是,当我们的年轻干部一旦不能自觉主动开展自我批评,对党内生活的基本规矩和法规制度学习较少,有些人思想痼疾日益严重。
  这样长时间发展下去就很容易偏离正确方向,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犯下大罪,后悔莫及,陆平同志就是一面活生生的参考教材,值得大家深思。”
  秦书凯义正言辞讲了一番场面话后,决定口气当场宣布:“鉴于陆平同志滥用职权调动女教师进城,作风问题极其突出,我建议,免除陆平同志的人事处长职务,并由纪工委的同志严查陆平同志经济上的问题。”

  “好的。”
  底下有分管纪工委工作的副主任赶紧应了一声。这是一次几乎容不得任何人插言的一次领导班子会议,尽管坐在会议室里的班子成员个个心里都有自己的小九九,却没有一个敢在这样的场合说出一句煞风景的话来。
  秦书凯书记在经济开发区的领导威望已然深植人心,跟秦书记唱反调,无异于吃吃喝喝等死,自寻死路!
  此次领导班子会议结束后,贾正春再也无法保持淡定,他心里清楚,等到秦书凯一旦把经济开发区的中层摆弄妥当,自己想要背地里对他下手难度更大。
  他回到自己办公室后,头一件事就是打电话给副主任程一枝,问他:“让你弄秦书凯**的证据到底弄的怎么样了?怎么快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一点动静都没有?你到底在忙什么?”
  程一枝陪这个胡文杰潇洒之后,认为自己和胡文杰的关系更加的亲密,古人不是说过,人生有三铁,那就是同过窗,分过脏,嫖过娼。随着时代的变迁,人生三铁变为九铁了,那就是一铁是同床,二铁是同窗,三铁是同乡,四铁一起扛过枪,五铁一起下过乡,六铁一起逃过荒,七铁一起遭过殃,八铁一起分过脏,九铁一起嫖过娼。

  自己和胡文杰那是嫖过娼,也算是一铁了,以后肯定会前程万里,面的贾正春的电话,心里是有点不屑,嘴上还是拍着胸脯保证自己分分钟都把这件大事放在心上,并顺道向老领导汇报,最近一段时间请胡文杰吃吃喝喝各种花费不菲。
  贾正春现在哪有心思听他掰那些废话,***,花费和老子有什么关系,你有本事直接报销,直接了当问他:“证据到底弄到手没有?”
  程一枝为难回答说:“现在赵婷婷已经答应合作,可咱们又不敢过分催她,担心把她给惹毛了再翻脸,所以......”
  贾正春气不打一出来,敢情程一枝忙乎了这么长时间,居然证据还没到手?还谈什么花费不少,***,真是小人干不了大事!他心里暗骂了一句程一枝,“没用的东西!”
  气归气,该做的事情还得做。
  贾正春想了一会儿对程一枝说:“程主任,你帮助联系一下胡总,告诉他,我今晚想约他见个面。”
  程一枝当即高兴道:“那敢情好,胡总也一直想要跟您见面呢,等你们一见面把这件事商量一下,说不准就能想出好办法让赵婷婷那头动作快点。”
  “行了行了,你别废话了,赶紧联系吧。”
  若不是手底下最近实在是无人可用,依照贾正春的脾气早摔程一枝电话了,可是现在却不行,时也势也,依目前的经济开发区政治环境,程一枝能坚持对自己忠心不改,已经算是很难得了。
  刚打完电话,知道会议内容的陆平到了贾正春的办公室,直接跪下,冲着贾正春苦苦哀求道:
  “主任啊,你现在管委会的一把手,只要你给我说句话秦书凯还是会听的,我求求你这回可一定要救救我,看在咱们以往的情分上你可不能对我不管啊!”
  贾正春一脸无奈摇头道:“秦书凯怎么可能听我的话,以前就撕破脸了,这时候我说话他能听?我看你还是别异想天开了。”
  陆平见贾正春一个劲往后缩心里着急的要烧起来,心里明镜似的,眼下这普安里能救他的人,在自己的关系圈内便只有贾正春了,毕竟贾正春的背后还有唐小平,只要贾正春真的帮助,求到唐小平那边,秦书凯肯定会放手,万一贾正春撒手不管任由秦书凯这样,自己就一辈子完蛋了。
  唯今之计陆平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像是癞皮狗一样缠着贾正春,一个劲对他苦苦哀求:“主任啊,我记得你说过,唐小平书记是你的老领导,说到底秦书凯也要听唐小平书记的话,要么你请唐小平书记出面,说不定他能放我一马。”

  贾正春现在真是肠子都悔青了!
  他觉的自己当时怎么就看中了有头脑没大脑的陆平位置的人,难道自己为这样的事情求到唐小平,那不是让自己很是被动,唐小平会怎么看自己?
  贾正春思来想去这事还真的不管不行,想到这里,贾正春忍不住重重叹了口气,冲着陆平没好气抱怨:
  “你说你怎么就头脑一热和下面的女人乱来,现在问题出现了,谁出面都没有用,这可是真凭实据。”
  “主任,这次是我做的不对,你放心,等到这回的事情能够平安的过去了,我以后不管什么事情都跟你汇报。”
  贾正春心说,“你他娘早干什么去了?这会子当着老子面放马后炮,老子信不信你又有什么区别?”
  陆平见贾正春也是一脸为难,遂在一旁建议道:“主任,其实这事情我也是受害者,薛红整天的勾引我,你说我一个男人,怎能控制?”
  陆平的话倒是提醒了贾正春,他心里也觉的如果陆平是受害者,是不是?于是他说,你的事情我会给你去问问能够有运转的空间?
  陆平走后,贾正春不得不想很多。

  当晚,在程一枝的联络安排下,胡文杰和贾正春在一家地理位置相对偏僻的酒店吃饭,包间里坐着四个人,胡文杰带了刘流一块过来,贾正春旁边则坐着程一枝。
  这四人里头最轻松的数刘流了,他刚才陪着胡文杰一路过来,尽说些笑话逗他开心,进门前还讲了一官场笑话,逗的胡文杰合不拢嘴。
  笑话说:某市长因贪污受贿被判刑,女儿探监烦恼工作安排事,该市长对女儿说,“不怕,以前这事我一句话,现在还是!”
  女儿不解,问父亲,“为什么?”,父亲回答,“以前我想让谁上谁就上,现在我让谁进来谁就得进来!”
  这笑话虽说有些老,但是在如今大搞廉政之风的政治大环境下,听着这笑话让人情不自禁浮想翩翩,有句顺口溜怎么说来着?
  轰轰烈烈搞三讲,认认真真走过场,问题出在前三排,关键还在主席台。这些朗朗上口的顺口溜都是官员们饭局上随手拈来的调味剂,虽说表面上大会小会公开场合一个个口中高喊廉政口号,其实背地里没人是傻子。
  谁要真是傻里吧唧一根筋争先恐后只顾奉献自己干革命,半点私心都没有,恐怕这辈子都不会有提拔机会。
  日期:2018-08-21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