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79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实这些的士司机,大都是被胡三达手下那帮人嗦使的,再加上他们平时也有些怨言,所以有人从中挑起事端,他们心里的怨气就发出来了。
  副市长亲自过来跟他们讲话,他们多少得给点面子,有时,也不是他们给面子不给面子的问题,这叫识相。
  你要是不识相,总归要吃亏的。下午五点多,达州就恢复了秩序。
  副市长回来了,累了个半死。
  今天的事情,搞得好被动。
  他来到市长办公室,“顾市长,事情都摆平了,一切正常。”

  顾秋喊了句,“叶秘书!”
  叶世林不在,去洗手间了。刚好秘书长在,他就跑进来,“我来吧,我来吧!”看到市长要亲自倒茶,他就主动帮忙。
  有杨秘书长倒茶,顾秋就坐下来,“怎么个情况!”
  当时顾秋很生气了,都发火了。现在情况好转,稳定下来,他自然也心平气和。副市长道,“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把这些人说服。不过他们也提出了一些条件,到时整合一下,看看有哪些我们能做到的,哪些是做不到的。都把这问题集中处理一下。”

  副市长说,“他们提出的意见,也有道理。只是这种做法,实在不值得提倡,不过好在我做了大量的工作,把他们说服了。”
  副市长把问题说了,顾秋道:“达州市很多地方都要严打,好好整顿。黑车也是一个方面,还有那些无证营运的出租车,到时都要整顿一下,这个问题在会议上,好好议议,把工作做下去,我们要在今年这二三个月内,彻底扭转这种不正之风。”
  副市长心道,任务又重了,要把这些事情搞好,还不知道要搞到什么时候?达州市有胡三达这批人,问题就麻烦多了。顾市长是新来的,不知道其中的难处。
  顾秋对副市长道:“这次事情,一定要查清楚,究竟是什么人搞的鬼。还有,这两家出租车公司,要整顿,整合。”
  副市长说,“我正有这个想法,就是把这两家出租车公司,整合到一起,把那些有不良记录的司机清理出去。”
  顾秋说,“既然有这想法,那就做吧。公丨安丨局那边,我会跟他们再开个会,让他们不要松懈。”
  副市长走了,顾秋叫秘书把冯局叫过来,冯局赶到办公室,就跟顾秋说,“我知道你要催我,不过现在还没查出来。”
  顾秋当时就命令他马上查这件事,究竟是谁搞的鬼。冯局派人去出租车公司,当副市长还没有来的时候,冯局就到了。
  两位老总相继回去,就被公丨安丨局的人带走。
  他们两个被分开带到办公室,冯局坐在那里,亲自过问。“说说吧,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们知不知道,这件影响有多大吗?”
  刚开始,两个人都不说话。
  冯局说,“行吧,你不说,他会说的。到时市里搞整合,你就不要干了。”
  这样的话,他跟两个老总说了。
  后来他们终于扛不住,交代了。是胡三达把他们叫去了。

  冯局说,“你们不说,我也猜得到。你以为卫星定位是摆设啊。我就知道你们在胡三达那里,我倒是要看看,你们究竟能搞出什么花样来?”
  其实呢,局里根本就没有卫星定位这样的设备。
  冯局打了一通电话,就对顾秋说:“目前我们只能怀疑是胡三达干的,因为一早他就把两人叫过去打牌,估计他的那些手下,在的士司机中搞了鬼。等我查出来,我会让他们好看。”
  顾秋给公丨安丨系统下了命令,在大力整顿出租车市场,把那些非法营运的摩托车也抓起来。
  到时公丨安丨,交警,城管等多个部门,一起行动。
  冯局对顾秋说,“这个胡三达,如果不采取行动,有他在,达州就不得安宁。”
  顾秋严肃地道:“你是公丨安丨局长,维护社会治安稳定,是你的职责。”
  冯局懂顾秋的意思,就是要他对胡三达采取措施。

  冯局看看没人,这才压低声音,“我有个重要情况,不知道该不该讲?”
  顾秋眉头一皱,望着冯局,冯局道:“据我所知,胡三达手里有很多重要领导的证据,至于这些证据是什么?我还没有弄清楚。因此胡三达在达州,他就是个土皇帝。没人敢动他。”
  顾秋心里一凛,他感觉到冯太平不可能跟自己说假话。这样的话,是要负责任的。
  如果这个消息属实,那么将给抓捕胡三达带来很大的阻力。
  顾秋半晌没有说话,一直在琢磨这事。
  冯局道:“顾市长,其实这件事情在我心里很久了。一直没有说出来。要抓住胡三达,有一千一万个理由,但是每次他有事,我们既使抓到了他,也办不了他。”
  顾秋说,“你先去吧,这件事情让我考虑考虑。”
  他知道,冯局的话,绝对不会假的。这个胡三达肯定有什么把柄,而他手里掌握的那些把柄,让这些人心存忌惮,不得不违心的保护着他。

  顾秋还听人说,这个胡三达出手很大方。每到过年过节,就会给地方上这些人送礼。平时有什么事情,他都会派人去做。
  一方面抓住他们的把柄,一方面又给他们送钱。你不收?收了之后,又是一个把柄。
  如此恶性遁环。
  晚上回去之后,顾秋一直在沉闷不语。
  从彤抱着儿子过来,小若安就爬过来,让他抱。
  小若安到九月份就一岁了,顾秋看着儿子一天天长大,越来越可爱,不禁有些喜欢。
  从彤问,“你皱起眉头干嘛呢?”
  顾秋说,“我跟你说件事,你帮我分析分析。”
  从彤笑了,“那好啊,你都愿意让我当军师,那我就替你参考参考。”

  于是顾秋就把今天的事情跟从彤仔细说了,从彤漂亮的脸蛋上,看起来有些蛮可爱。想了好久,她才说,“这的确是个麻烦事。”
  “这个胡三达手里有人家的把柄,这对那些有把柄的人来说,显然不是愿意他落网的,一旦他落网,他们就会受到威胁。可不抓他,地方又无法安宁。”
  从彤说,“不管怎么样,首先要掌握他铁的证据,没有证据之前,说什么都没有用了。还有一点,就是你必须考虑到,该做出哪一方面的让步。我估计如果你不做出让步,你无法达到预期的目的。”
  这一点,顾秋曾经想过,除掉了胡三达,有利于社会稳定。

  但是要想将胡三达和那些有把柄在他手里的干部一网打尽,那就麻烦了。如果真是想这样做,只怕连自己都不保。
  从彤说让他做出让步,也是有道理的。
  可这个让步的尺度究竟要多大?自己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要靠顾秋自己把握。这个胡三达还真是狡猾到了极点,居然用这种方法来保全自己,顾秋也有些头痛了。
  而此刻,冯局最头痛的,就是没有铁的证据,来把胡三达用一个适当的理由抓起来。更要命的是,每次有事,他都会有人替他顶罪。
  就在这个晚上,程暮雪下了班之后,又跟齐雨,代佩君在一起。
  三个人花了很多时间,走访了这些原来的服务员。一招那边的服务员,大都不在家里。现在的年轻人,谁也不会因为一份工作丢了,就呆家里不出门。
  因此,一招出事之后,她们都去了另外的地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