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50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们一言不发,沉默看着我。我拍了拍手,“乔总对容深的蒂尔如此了如执掌,甚至来去自如,原来早是中门大开 J 你们都无声无,息上了他这艘船,攀上高枝的诸位,哪里会归顺于我一个弱女子。”人群内发出几声颇为尴尬的仙笑,我也没有看是谁,蒂尔的股份清算师在这时起立发言,将每位股东股份情况做陈述。

  持股比例为百分之十一的杜兰志和百分之八的卢章钮各自割据了百分之六给乔苍,乔苍手中本身持有散股百分之十一,相加共计百分之二十三,杜兰志和我并列其后。清算师汇报完毕落座,律师团代表一番冠冕堂皇的致辞后,提出由盛文收购周容深名下剩余股份,每股价格七十六元,一半交周太太继承,一半归为蒂尔的流动资金。这样乔苍便成为第一股东,理所应当掌控蒂尔经营权。
  律师代表说完后,目光落在我脸上,“周太太满意吗。”我问他不满更改结果吗。他沉吟片刻说不会,这笔钱不是小数字,您一跃成为特区排名前几的富豪,还有什么不满意呢。
  我笑容一点点加深,在我笑到所有人都觉得我疯了时,我猛地一收,“既然不会你说什么废话,我丈夫的东西原本就是我的,我为什么要满意你们的算计和掠夺。乔,葱私下将你们收买,如果不是我手里有股份,你们连问都不会问我。
  你们都是一群为了利益出卖良心的走狗。”律师脸色一阵青一阵紫,“周太太也不要这么说,周,息倘若在生前把他名下其余股份声明转赠于您,您直接就可以甩掉所有股东坐上这个位置,不过周,息不知是对您有所保留,还是没有来得及立遗嘱,这才会出现群雄逐鹿的局面。”
  我役有理会律师,而是笑眯眯看杜兰志,“杜股东,江南会所的四大花魁美味吗。”他脸色一变,和他相距两个位置的女股东忽然捏紧了手里的笔,有些怨恨气愤把目光投向他,杜兰志狡辩说什么四大头牌,我都没有听说过。
  “杜股东在欢场可真多情啊。不知那些女人是不是比糖醋排骨还香,让您如此流连忘返,为了得到美色,做出背弃旧主的无耻之事。”我看向旁边置身事外的乔苍,“乔总可千万不要关闭江南会所,不然这里的胧骨之臣,有一半都要跑了。”
  他点头说会接受何小姐的建议。嘲讽的窃笑声从后排传出,杜兰志面红耳赤咬牙瞪我,我笑得妖烧明媚,“小人得志。,息有失势的一天。杜股东可不要老马失前蹄。”
  他冷笑说绝不会有那一天。律师代表提议拥立乔总为蒂尔新任执行总裁请举手。在所有人都争先恐后表现自己的忠诚举手表决时,深忠贞不偷的高层之外,唯有江总这一位股东没有举手全程沉默的江总忽然端起茶杯喝水,除了我和三四位对周容杜兰志说怎么江总有异议吗。江总放下茶杯,“我弃权。”
  杜兰志笑,“江总看不透情势吗,你这一票有没有,乔总都会是最终接任蒂尔的人。”江总反问既然如此,我弃权不也没什么吗。杜兰志被噎得脸色一沉,我不着痕迹看了江总一眼,毫无用处,我注定还是输了,可没有雪上加霜已经是情分他也恰好看向我,我朝他微微一笑,虽然他这个举动对我律师记录票数后,同样询问拥立周太太的人举手。只有四票,和乔苍春色满园相比,实在不堪一击。

  杜兰志迫不及待恭喜乔苍,所有人也纷纷跟随附和,乔苍没有理会他们,侧过脸问我有不舒服吗。我托腮说有,肚子饿了。他露出很宠溺的笑容,“我们去吃。”
  我直接走向门口扬长而去,乔苍抬起手制止几位股东邀请他庆功宴的好意,“抱歉,我有约,改日我为诸位补上杜兰志问什么约比这事还重要。乔苍隔着玻璃不露痕迹看了我一眼,“粉黛佳人不高兴了,有我受的。”
  我和乔苍到达上海菜餐厅时,已经没有雅间了,只有大堂几处座位,我们挑选了稍微安静些的橱窗。﹎他点了几样招牌菜,侍者端上桌后,他盼咐拉上屏风,屏风是白色,视线很透,并不能起多大作用,只是稍微模糊我们的身影。
  我斟了半杯红酒,眼神轻桃瞥他,“怎么还偷偷摸摸的,以前我是有夫之妇,不得不小心。现在独身一人还要陪乔先生做贼。”他夹了一只油爆虾放在我面前碟子里,“我以为你不想让别人看到你身边男人是我。”
  我口卒骂了句狡辩,“分明是你怕熟人多嘴捅破,说一表人才的乔先生竟捡了高官的遗蠕,毁掉名誉。”他反问我他是在乎这些的人吗。我盯着他眼睛,和他一起笑出来。

  我留意到角落有一束目光始终追随我。我不动声色抬眸,对面屏风空隙里坐着和保姆儿子用餐的陈娇,她男人留在特区做项目,已经很久不回国外。我装役看见,吃到快结束去洗手间补妆。
  失去了周容深,清水出芙蓉的何笙已经役必要存在,浓妆艳抹百般诱惑,才能在男人天下占据一席之地,才能牢牢掌控我需要的,得到我想要的。
  即使乔苍也喜欢不施粉黛的我,可这样的我只属于周容深。我在试口红颜色时,卫生间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不出我所料,陈娇按捺不住好奇来找我,我一点不惊讶透过镜子和她点头示意,她站在门口抽出一张湿巾,一边擦拭自己的手一边问,“周太太,和您吃饭的男士是江南会所的乔先生吗。”
  我拿粉扑在脸上细细涂抹着,“是。”她完全怔住,她看见了乔苍喂我吃食物,也看见了我和他饮交杯酒,这些动作无不象征我们之间关系不简单,陈娇璧眉看了我许久,“所以周太太是 … ”
  她没有说下去,我将粉扑收起,拧开水龙头洗掉手上的脂粉,“很多事,外人是不知道的。”“怎会不知,这是什么社会,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周太太是特区的上流权贵,乔先生更是风云人物,多少双眼睛盯着,这个节骨眼一起吃饭,确实不妥,您当心被人泼脏。”
  我侧过脸看了看陈娇,“任何看上去非常好或者非常坏的事,都不是单一的,有它藏在最深处的隐情,我和乔先生如今的关系,别人不论骂我还是猜忌揣钡 l 我,这都是我的生活,我的选 1 圣。不过还是多谢你提醒。”
  我甩了甩掌心的水珠,到烘干机底下等了几秒钟,便朝门口走去,经过她身边时,她叫住我说,“有传言您在周局还未牺牲前,就和乔先生有男女之情,甚至有人大胆揣度,您和乔先生一同设计了这出惨案,为了长久私通,也为了掠夺周局的遗产。”
  蒂尔确实被乔苍夺走了,但这样荒谬的猜测让我怒火中烧,我对陈娇说,“我这辈子坏事做尽,但不会断自己后路,容深是我丈失,是我的天,我比任何人都希望他平安。”
  她松了口气,“不是最好。周太太,我和您谈不上姐妹情谊,可也多少受到您一些恩惠,我非常不希望您走错路,成为千失所指的恶妇,这些传言再被我听到,我会为您解释。”
  我平复了下心情,一声不响从洗手间离开。回到半山宾馆刚好是阳光明媚的午后,我有些困意,挽着乔苍昏昏沉沉,保姆打开门第一句话是乔太太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