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49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乔苍知道我不会无缘无故对这个感兴趣,他丢掉帕子凝望我不语,笑容透着一丝玩味。我扯住他农领,“生死与共的兄弟,女人也可以分享,毕竟一件衣服,穿过了不要吝音分给大家一起穿。”我歪着头莞尔一笑,“如果一定选一件抛掉不要,是我还是常小姐。”他闷笑出来,“你会是逆来顺受的女人吗,你一定会反抗,会为此闹得鸡飞狗跳,我还不如不招惹你。”
  我说你要是给,我也没有办法。他说不会有那一天。我伸出鲜红的舌头在自己唇上舔过,我此时的模样说不出的诱惑,一张脸至纯而至妖。韩北很识趣自己有些碍事,他对乔苍说我明晚在码头等您。他并没有单独和我打招呼,便从我眼前经过,奔向窗外。
  我盯着他离开的背影,他稳步走出玻璃门,不知是感应到我的注视,还是忽然想起什么,在掀开帘子的同时回头看了我一眼,我和他四目相视,他眼底是很深的防备,以及深深的冷意。其实每个人都看得出我不怀好意,可每个人都无法说服乔苍不要我。风月事,是这世上最让人犯错甘愿遮住眼睛自我麻丨醉丨的事。
  乔苍探出手臂,把不远处的鞋子拿起穿在我脚上,我下巴抵在他肩头 J 朝被风吹得晃动的纱帘眨了眨眼,“他好像把我当成豺狼虎豹。”“哦?”他脑袋微微后仰,指尖挑起我的脸仔细看了一会儿,“姿容这样美好的豺狼虎豹,猎户还忍,乙开枪吗“怎么不忍心,你这样英俊的皮囊,我不也一样吗。”
  我说着话用掌心盖住他眼睛,我感觉到他睫毛在我手心轻轻颤动的柔轮和酥痒,他役有推开我,也役有质疑我要做什么,他只是轻笑。我一边对着他耳朵吹气,用这样的蛊惑分散他注意力,一边不动声色解开旗袍盘扣,从胸罩里摸出一把枪。
  这是码头爆炸那晚我去找周容深,乔苍缠住我许久,担心我无法交待,给我的勃朗宁,我交给刑警后,王队长给了周容深,这几天我收拾书房,无意翻出来了。我悄无声息将枪口对准了他心脏,隔着一层薄薄的衬衣,枪的冰冷寒意,令他身体本能一僵。我另一只手从他眼睛上移开,“他们总觉得我要吃了你,甚至连骨头都不剩,看我的眼神也恨不得揉碎了我。
  其实我是不是那样恶毒的女人,你最清楚。我对乔先生,也是爱不得,恨不得,伤不得,怨不得。”他眯了眯眼睛,耐人寻味盯着我抵住他胸口的枪,“那你是吗。”“你猜我是不是。”他闷笑两声,“如果你是,不会等到今天。”

  “错了,容深活着,我对乔先生也是食髓知味,容深不在了,我对你加深了十分的恨。”我媚笑着贴上去,眼尾溢出的秋披风*至极,“我会把我的放荡手段,全都用在你身上,让你从,白到身一刻不得安宁,温柔刀,刀刀催人见阎王。”
  他垂下眼眸,火热目光在我身体前倾时挤压出的汝沟处流连,他野性十足舔了下嘴唇,明知故问,“怎样让我不得安宁。”我将枪口从他心脏上移,狠狠戳在他喉咙,我想起几十天以前,就是这样,在那个寂静的、风流的、清冷的夜晚,我用匕首戳向了他喉咙,一模一样的姿势,因为那一刻我没有狠下,白肠,在不到一个月后葬送了我的丈夫。
  现在乔苍已经防备我,我一旦扣动扳机,下一刻这把枪就会落入他手中,反过来抵住我。所以我不会冒险,我也没有做好准备,有些事第一次的勇气有十分,第二次连一分都所剩无几,一旦错过那样的机会,就不会再重来。我张开唇模拟开枪的响声,扬眉笑了出来,我将枪丢在一侧,搂住他脖子,揍上去吻他的唇,在他试图更猛烈的吻我时,我偏头躲开了。
  我一字一顿说,“吸干你的阳气,把你变成一张皮。”他没有想到会是这样,难以抑制自己的愉悦和好笑,“我很情愿。”乔苍这一晚被我勾引得欲火焚身,但他很克制自己,他知道周容深牺牲未满两个月,我不会有其他心情。

  所以并没有在入睡时碰我,只是从身后抱住我,一直睡到天亮。周五早晨九点整是蒂尔正式股东大会,所有持股、有话语权的股东高层全员出席,首席议案是由哪位股东接任周容深位置。
  我和乔苍,白照不宣,洗漱换衣整理出门,整个过程谁也役有提及这件事,仿佛无关紧要,只是去凑个热闹。在同乘一辆车去蒂尔的路上,他打开窗子问我热吗,我说有一点。
  他握住我的手,在紫色指甲上轻轻抚摸,“会议结束后去附近新开的一家上海菜吃点东西。”我听到上海菜,想起生煎和油爆虾,我笑着问他,“你不是吃不惯油腻的食物吗。”
  他挑了桃眉梢,“哦?还记得我口味。”我一语双关说在你身上发生的每件事,我都忘不掉,也永远不会忘。他没有深思其意,低低笑了出来。“如果你喜欢。我陪你尝尝看。”
  “只要我喜欢的,你都愿意给吗。”他嗯,我刚要张口,他手指压在我唇上,“除了你心里最想要的,而你也明知我给不了的。其他都可以,随你开 D 。’ , 我眼窝弯成一道月牙,漾着万千风情,“钱和地位,我不缺。”
  他撩拨开我的卷发,在我嫩白的耳垂上看了片刻,忽然张开嘴用牙齿咬住,“缺男人吗。”我一怔,他在我脸侧笑得风流。“何小姐这副表情,可见我正中下怀。”车半个小时后停泊在蒂尔,司机将两边车门打开,我先下去,乔苍等我走出一段距离才跟上,非常默契避免口舌。
  前台和几位中层正在大堂兴致勃勃议论什么,我将门推开,他们看到我立刻鞠躬喊周太太,我 i 司所有人都到齐了吗,一名经理说只等您和乔总。她话音落下,乔苍从身后进入,他暴露在外的已经不是那件沾满我香味的衬衣,而是穿上了黑色西装,我和他在所有人注视下同时上楼,他气势凛然,我毫不逊色。
  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走这条路,如果多年后我还能回来,蒂尔也许物是人非,被蚕食得不像样子,成为盛文吞噬下的空壳,不再这般金碧辉煌风光显赫,,尝、之这是我何笙悲哀又可笑的一段路程。每一砖一瓦都是丈夫心血,丈夫的痕迹,可我无能留住。

  会议室已经人山人海,都在等待一锤定音的时刻,秘书将门推开恭迎我和乔苍,我们踏入后里面瞬间鸦雀无声,像静止一般,无数目光从身上流连辗转,恨不得挖出什么。
  首席位置并排摆放了两把椅子,秘书示意我和乔苍落座,他说何小姐坐的位置,我怎么好分一席之地。“乔总何必假 J 隆惺,这不是你想要的吗。”他笑着说也是,野心不是错,没有野心的男人,才不配坐在何小姐旁边。
  他拉开自己椅子的同时,也为我拉开,这个动作被靠近我这边的两位股东看到,立刻掩唇窃窃私语,我坐下后目光从他们平静的脸孔掠过。“怎么,诸位都不惊讶盛文乔总为什么会来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