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518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二想了想,说:“长相不好说,都挺难看的,但穿的挺好,一看就是城里人。至于口音……我听不出来,但肯定不是咱们江州人,也不是北方人。”

  萧晋的心瞬间就落了地。易家世代经营北方,南方虽然不能说一点势力没有,但也都是一些边缘的产业,像寻找他这样的重要仇家的任务,是不可能交给外人来做的。
  不过,最大的危险警告虽然解除,但问题却没有解决——到底是什么人呢?
  一时想不出,他只好摇摇头,伸手从包里拿出一沓钱来,递给小二说:“真是谢谢你了,这个拿去给兄弟们买几条好烟。”
  小二连连摆手:“萧哥你这是做什么?大家都是兄弟,这样不合适,我不能要。”
  “拿着吧!”萧晋把钱拍他怀里,说,“既然是兄弟,那就别客气,权当是我替顾大哥请兄弟们吃饭了。”

  说完,他就轻踩油门,向前驶去。
  小二无奈,低头瞅瞅手里那少说也有三十张的红票子,不由艳羡的自语道:“大家都是小年轻,看看人家,一甩手就是好几千,连泼辣有名的彩云嫂子都能降服,这就是有文化的好处吗?娘的,当年老子怎么就死活要退学呢?不行,回头有了娃,敢不上学,腿给他打断!”
  萧晋不知道自己无意间毁掉了一个还没出世的孩子的童年,就算知道了,估计也不会在乎。因为他现在才算是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一边开车缓缓的驶向赵彩云家,他一边将自己目前的对头挨个儿在脑子里拉出来溜了一圈,连沙夏背后的那个什么马戏团都算在了内,也没能想出派人到青山镇调查自己的会是哪一个。
  按照常理,他娘的哪个都不对啊!
  难不成老子在无意间又得罪了新敌人?
  不应该呀!老子最近又没泡新妞儿,也没抢谁的钱……等等,老子确实刚刚抢了一个人九十多万,但那是昨天,裴子默那家伙总不能未卜先知,前天就把人派过来吧?!
  头疼,他娘的到底是谁呢?
  “喂!你坐车上发什么癔症呢?”
  赵彩云的声音突然响起,吓了萧晋一跳,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已经把车开进了院门,还熄了火。
  “发癔症都能准确无误的回到你身边,亲爱的赵彩云同志,我觉得这会儿你应该去买一挂鞭炮庆祝一下,起码得五千响。”
  把任何能利用的因素都变成撩妹,这是一名合格花花公子的必备技能。
  赵彩云嘴角翘了一下,但马上又撇了撇,说:“狗能找回自己家,这很正常吧!有什么好庆祝的?”
  “嘿!你个臭婆娘,屁股又痒痒了不是?”
  萧晋瞪着眼就推门下车,赵彩云惊叫一声,扭头就跑。
  一前一后两人跑进了屋子,然后赵彩云的叫声便再次响起,而且经久不息。
  家暴如斯,真是听者伤心,闻者落泪。
  不知过了多久,叫声就变成了粗重的喘息,打人的累了,被打的也很累,两人呈最原始的状态躺在床上,谁都不动,也不说话,似乎正在回味着什么。
  又过了一会儿,赵彩云忽然又是一声轻叫,接着跳下床就要往外跑。
  萧晋赶紧拉住她,问:“你干嘛去?”

  赵彩云用力掰他的手:“松开!我灶上还炖着鸡呢!”
  “鸡重要还是这个重要?”萧晋用眼睛示意了一下她没有半片布料的身子,笑着问:“这副样子出去,你是想给谁送福利啊?”
  赵彩云脸色一红,拿起衣服一边往身上套,一边啐道:“一回来就发疯,真是条小野狗!”
  萧晋哈哈一笑,双手枕在脑后,嘚瑟的说:“你们女人就是口是心非,要是哪天我不对你发疯了,你哭都没地方哭去。”
  “稀罕!真当自己有个驴货啊?外面两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三条腿的男人有的是!”赵彩云不屑的切了一声,拢了一下乱发,就风情万种的出了卧室,全身上下肉最多的满月扭的那叫一个风*。
  如果让萧晋说出跟身边的哪个女人圈圈叉叉最舒服,他说不上来,但要是让他选跟谁最酣畅淋漓无所顾忌,那必然是非赵彩云莫属。
  这个女人别看身板瘦弱,却抗压性极强,可塑性极大,就算是粗暴些的方式,也能很快接受,而且,在最愉悦的时候,她那种专属于乡下女人的泼辣性子就会毫无保留的展现出来,脏话不断,每每都会刺激的萧晋恨不得直接死她身上。
  这要是换成周沛芹或者苏巧沁,估计死的就是她俩了,羞死的,梁玉香倒是还有可能调教调教。
  在一个女人的床上想别的女人,这种行为很无耻,于是萧晋很快就套上睡衣下了床。
  赵彩云做的饭菜一如既往的丰盛可口,明明只有两个人吃,却足足做了七八道菜,每一道都还分量十足,挨个吃了没几口,萧晋就饱了。
  见他放下了筷子,赵彩云就问:“怎么,今天的菜不合口味吗?”
  “怎么会?”萧晋苦笑,“主要是午饭吃的晚,这会儿还不怎么饿,而且你这也做的太多了点,要全都吃了,我就不是你的小野狗,而是小野猪喽!”
  赵彩云莞尔一笑:“当小野猪也不错啊!胖胖的,起码比狗可爱多了。”
  萧晋色眯眯的瞅她,点点头,说:“嗯,一般情况下,猪确实比狗会拱。”
  “去你的!”娇俏的白他一眼,赵彩云把爆炒腰花的盘子往他面前推了推,说:“赶紧多吃点这个补补,也省的明天回去公粮交不够,再让我落埋怨。”
  萧晋眉毛狠狠挑了一下。他知道赵彩云已经完全接受了还有其他女人这个事实,可他没想到,她竟然已经可以拿这件事来调侃了。
  真的无所谓了吗?

  深夜,在又一次缠绵过后,萧晋拉上被子为两人盖好,拥着赵彩云问:“几个月过去了,有没有后悔过那天钻我的被窝?”
  赵彩云安静片刻,反问:“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当然是真话。”
  “那……那可先说好,你不能生气。”
  萧晋呵呵一笑,轻抚女人光洁的后背,道:“这么说,你真的后悔了?”
  “嗯,有点儿。”赵彩云吸了吸鼻子,身子又挨得他紧了些,说,“也不知是怎么了,最近这段时间,晚上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的时候,总是会胡思乱想,想到咱俩第一次时的那天,就会觉得自己特别不要脸,明明才只是第一次见面,就光溜溜的往你怀里钻。”
  “嗯,”萧晋坏坏的点头,“这一点我可以作证,确实很光。”
  “别打岔!”赵彩云推了他一下,又幽幽的接着道:“每当那个时候,我都会想,要是那天我没有钻你的被窝,咱俩现在会是啥样?你是会把我单纯的当成一个租给你院子的房东?还是把这里当成家呢?”
  日期:2017-09-06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