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路边捡到一只镯子,镯子主人要逼我配阴婚》
第100节

作者: 与鬼同舞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玫瑰妖怪脸色瞬间转冷,“你着什么急?我都说了,我只喜欢女人。”
  他从空中下来只是一瞬间,我便带入了他的怀中,纤长的手指瞬间长了刺,我的脸颊一痛,晶莹的血珠落在他指尖,被他吮吸着。

  “哇,这血的味道真是尤其甜美!”
  玫瑰妖怪睁大了眼睛,像是得到了宝贝一般看着我。他目光赤裸的在我身上打量,忽然惊疑一声,“这是什么东西?”
  我见他盯着镯子,好奇的伸手摸去。心顿时紧张了起来。
  在他还没触到镯子的时候,忽然手心一颤,急忙收回了手。玫瑰妖怪心疼的摸着自己的手,“这是什么破镯子?还能弄伤我?我的手这么好看,都被它给弄坏了。”

  我没心思理他,万念恐惧之下,我只希望手镯能够把他打败,但他只是被弹开了。
  玫瑰妖怪瞪着祁灵,“是不是你刚才故意的?”
  我一怔,看向玫瑰妖怪。他的智商好像是挺低的。
  黑暗的空间里,祁灵喘息的声音格外的大,我不由得蹙眉。祁灵是受了伤吗?听起来很严重,眼下更不利于我们离开了。
  要怎么办才好?
  我不断的摸着手镯,希望它在这个危险的时候能够帮帮我,但它始终都没有发出一点暗示。心,渐渐的跌落了谷底。我以为我就在死在这里的时候,玫瑰妖怪猛地警觉回头,质问道,“谁?”
  黑暗的空间消失,我这才发现我们处于院子的上空,而院中站着的,除了祁灵,还有苏羽。

  日期:2017-09-06 00:03:54
  好久没见苏羽,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但是他的眼神似乎变了很多,看上去多了几分沧桑和内敛,比之从前更加神秘了。
  苏羽不知道是怎么移动的,总之,他很快的到了我面前,白剑打在了玫瑰妖怪的肩上,他迅速后退,我被苏羽接住放到了地面上。
  苏羽完成这一系列的动作前后用了不到五秒钟。我征愣的站在原地,不敢相信自己已经从玫瑰妖怪的手里逃脱了。

  空中顿时发出了一阵光芒,玫瑰妖怪因为疼痛整张脸都变得狰狞,此时宛若仍然在挣扎,他的双手不断的抓着前方。
  “这是他的真身吗?”
  我不忍去看玫瑰妖怪,转眸问苏羽。
  苏羽没说话,一旁的祁灵替我解答,“刚才他的速度很快,那个臭玫瑰没来得及用替身。”

  我看向苏羽,不由得诧异,要说速度严寒应当是最快的,但是从刚才攻击玫瑰妖怪来看,显然是苏羽更快一些。我不由得蹙紧了眉,苏羽这几天到底去了哪里?又经历了些什么?
  玫瑰妖怪被打败,三人往回走。我看到那堆骸骨此时又变回了初见时候的方向。顺着宅子一看才明白,这堆骸骨应该是玫瑰妖怪有意移动,让我进入宅子的。
  那些骸骨都是无辜死去的人们,我停下来对着她们深深一鞠躬,在心底默念“安息”。
  “喂,那个人是谁啊?”
  我刚起身,见祁灵看着走在前面的苏羽,向我问道。他说话的时候眼神里透着一股不服气。
  想到刚才苏羽瞬间打败玫瑰妖怪的情景,我猜他是嫉妒苏羽的技能了。故作高深的看了苏羽一眼,“你猜猜。”
  祁灵蹙紧眉头,倒是认真打量起了苏羽,“看他的装扮和刚才使用的招数是驱鬼人,但年纪轻轻便灵力如此高深,实在是不可思议。”
  我看了苏羽一眼,叹口气,无奈的看向祁灵,“不止是你,连我也不清楚他的具体来历。”
  “不是吧?”
  祁灵鄙视的看着我,我不搭理他。深深的看了苏羽一眼。
  他身上的秘密什么时候能告诉我呢?
  苏羽似乎察觉到我的注视,他转眸看我一眼,唇角勾起温柔的笑容。尽管神态依旧,我却依然感觉他发生了变化。
  玫瑰妖怪的事情解决了,学校近来也没什么课业,我的时间彻底的空余了下来,便有时间来想东想西。总会时不时的想到严寒,甚至做梦也会梦到。
  祁灵不知道我的烦恼,他大睡了三天三夜,起床把冰箱里的东西翻了一个精光,吃饱喝足的躺在了沙发上看电视。我气愤的数落了他几句,他却摆出一副大爷模样,理所应当道,“肚子饿了当然要吃东西!”
  吃东西很正常,胃口这么大就不像人类了吧?为此,我上下打量祁灵,外加对他揪头发揪脑袋,以为他是妖怪附身。最后证明我推测失误,并非我所想。
  我无奈的出门采购,却意外的看见苏羽神色匆匆的离开。我看着他的背影心中更加不解,小心的跟在他身后,苏羽来到了一个庙里。我跟着进去以后找不到了苏羽的踪影,而庙宇的中间放着一座黑色的棺材。
  四目看去,这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打算马上离开。

  但是路过棺材时却像是心有灵犀一般,停了下来。最开始我和严寒就是在棺材里见面的,我的手不由自主的推动着棺材,随着棺材向下滑落,我看清了躺在里面的人,我惊呆了的看着,甚至都忘了说话。
  日期:2017-09-06 00:04:19
  他…季凌还活着?
  门口传来一阵声音,我倏地扭头,见苏羽淡然的站在门边。
  “苏羽,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敢相信的看看苏羽,又看看棺材里的季凌。
  他怎么会把季凌带到这里,而且这么长时间过去,季凌的身体却一点变化都没有,仿佛还是一条鲜活的生命。
  苏羽深深看我一眼,“你终究还是要知道。”

  我不解的蹙紧眉头,见苏羽来到季凌身旁,“他马上就要醒了。”
  脑子周围像是有很多个声音在说话,我觉得自己要崩溃了,僵硬一笑,“苏羽,我不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季凌不是死了吗?”
  季凌之前出车祸死了,之后又变成煞,那天被苏羽一剑刺中,他怎么可能还会生还。
  我不解,颓然的坐在了身后的椅子上,茫然无措的摇头,想不清楚这其中的纠葛。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子陌,这世界上并不是很多东西你都能想明白的,很多时候,你只需要接受最后的结果。”
  我深呼了一口气,眼泪不停的流淌着。
  “苏羽,我糊涂了,真的不明白了。”

  苏羽怜悯的看着我,他的手掌缓缓拍着我的背安慰道,“你总会明白的。”
  季凌醒了,他还是如同之前一样,但严寒又消失了。我之所以迷茫和痛苦,是因为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喜欢的是季凌还是严寒。他们两个不停的变换着身份,却同样都让我挂心。
  但不管发生了什么事,生活依旧要继续,不会因谁而改变。
  我这天回来的时候恰巧听到楼下的几个大妈在议论着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