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4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保姆挂断电话说这是乔太太送来的心爱之物,她吩咐摆在架子的最高处。我哦了一声,游轮那晚我在海水中险些被淹死的一幕卷土重来,我发出几声尖锐的笑,“乔太太眼光高品味好,她心爱之物一定是稀世宝贝,很难得到第二件。”

  我将玉盘高高举过头顶,保姆吓得脸色发白,她指着说何小姐快放回去。这东西不能有闪失。她没有说完我手指已经松开,玉盘从高处坠落,狠狠砸在我脚下。
  碎成了五瓣。我笑得更开,白,指了指问一侧役有任何反应的乔苍,“像不像北方才有的梅花。”乔苍看了片刻,露出一丝极其温柔的笑容,“有一点,也很像你之前胸口的梅花纹身。”
  保姆在一旁目瞪口呆,她回过神来急得跺脚,“哎呀,何小姐您为什么要砸碎它,这是乔太太 … ”“乔太太是你主子,又不是我的,我只是失手了而已,怎么我还要把自己也砸碎了,到她面前负荆请罪吗。保姆被我噎得哑口无言,她看向乔苍,发现他对我非常纵容,而且毫无底线和责怪之意,她只好把所有抱怨都咽回去,弯腰小心翼翼捡起地上的碎片,重新摆回架子上。
  我饶有兴味去其他角落转悠观赏,保姆走到乔苍跟前,小声说,“乔太太如果问起 … ”乔苍竖起一根手指压在唇上,怕我听了不高兴,他说太太问起我来解释。保姆很为难,“可是太太经常过来,如果她撞上了何小姐,问我怎么回事,我怎么回答。”
  乔苍将领带扯下递给保姆,语气云淡风轻,“机灵一点就好。”保姆听乔苍这样说,她点了下头,刚要去冰箱拿一点水果出来一只玉花瓶的碎片之中,两只手静止在身前,“抱歉,这花瓶很滑。

  忽然听到啪嚓一声,他们同时看向我,我站在保姆呆住,乔苍走过来,从桌上抽了两张纸,握住我的手擦拭了两下,“伤到了吗。”我说役有。他嗯了声,“人无事就好。”
  我心口的气闷住,吐不出咽不下,我将自己手从他掌心抽回,“东西碎了。”他说我知道。他眼底仍旧染着平和的笑意,这样的笑意让我忽然觉得很室息,以乔苍的城府不可能看不出我在极度悲痛和仇恨里为什么仓促选择投奔他,他仍旧像那晚大雨一般,不问缘由,没有任何犹豫将我带回住处。
  我不是未经人事的小姑娘,自然不会认为他只是喜欢我才这般容忍我肆无忌惮,至少还有一半是其他缘故。我手里有他想要的筹码,我们都是一样的人,各自有图谋,图谋之外才是风月。晚餐过后韩北来宾馆找乔苍,他看到我有些惊讶。
  站在门口怔了几秒,直到乔苍问他什么事,他才反应过来朝我点了下头,进入客厅。“苍哥。有争肖诀自、了。”乔苍从沙发上起身,什么都没说,率先走向一处玻璃,我余光看到他们进入露台,帘子是合拢的,倒映出乔苍欣长的人影,保姆端着两盏茶要送进去,我拦住她,让她交给我。
  她迟疑退后了半步,对我非常戒备,我笑着托腮问她怕什么,难道我会吃人吗。保姆说乔先生的茶水我去送,不劳何小姐辛苦。“送茶水而已,几步路,我还能出去透透风,谈不上辛苦。”
  我说完不等她再反驳,非常蛮横从她手里夺走了茶水,她哎了声要抢回,我顿时沉了脸色,“你是不知天高地厚。还是不懂眉眼高低,什么时候我做事轮到你说不。”
  她被我气势吓住,小声狡辩,“乔太太盼咐过我 … ”“乔太太是珠海的千金,特区未必有她多大位置,你眼前的我,不是你得罪起的,有空问问乔先生身边的司机就知道了。”
  保姆并未见过我,她被我这番话搅得一头雾水,我将她从我身前推开,端着两盏茶水进入露台。乔苍与韩北背对玻璃,站在一处花圃旁抽烟,我怕自己发出声音,特意脱掉了鞋子光脚过去。“苍哥,怎么把何小姐接来了。这不是引狼入室吗。”
  乔苍吐了口烟雾,“我不觉得。”“她是周容深的遗蠕,您是常老的女婿。彼此牵扯了性命仇恨,不要着了她的道,我有耳闻这个女人是相当厉害狠毒的角色。”乔苍侧脸隐约有笑意,“她如果真给我下道,也很有趣。”
  韩北在这时发现露台多出一道人影,他立刻住口。回头凝视我。乔苍也转过身,我举了举杯子让他们喝茶,放在一侧石桌上。他目光落在我赤裸的脚丫,“怎么不穿鞋。”我不着痕迹踩入晾衣服留下的水挂,脚趾轻桃朝乔苍脸上一甩,他眉眼间顿时落满水珠,我笑得灿烂明媚,一月金做了坏事的得意样。
  乔苍许久后才从一脸湿琳淋的雾气里回神,他役有生气,而是朝我伸出手,我扑入他怀中,为他擦拭脸上的水痕,他柔声问我脚底冷不冷。

  我故意将两只脚踩在乔苍的鞋尖上,像跳华尔兹那样,在他脚上摇摇晃晃,眉眼含笑凝视月色中他近在咫尺的面庞,“是有一点冷,不过这样好很多。”
  他抱起我坐在石凳上。向韩北要了一块方帕,我偎在他肩膀,任由他握住我湿德德的脚,轻轻擦拭上面的水珠和一点浅浅的污泥。他握着我脚的手指很粗糙,有握枪磨出的茧子,也有长年累月和对手缠斗而留下的伤口,触摸在我的皮肤上很痛,我有些忘记我们那些彻夜不,自、的欢爱,他手指掠过我赤裸的身体,是怎样的火热又肆意,缠绵而辣痛。
  他和周容深都是**高手,只是给人的体验不同,周容深要么非常暴力,用凌虐殴打的手段惩罚我自己,要么便温柔刻骨,像润物细无声的春雨,像融化在温暖日头下的阳春白雪,像涓涓细流,潺潺山脉,成一团。
  剌激他令人酉不而乔苍是暴力与温柔的结合,他可以挑逗起女人最深处的欲望,勾引女人放荡,哪怕是恨的,厌弃的,逃避的只要上了他的库,触摸到了他的身体,便忘乎所以,全然溃败。他是不可思议的,高深莫测的,似恶魔又似绅士。
  我忍不住好奇这个男人,好奇他的一切,好奇他到底在想什么,心肠到底是什么做成,为什么可以残忍冷摸到这个地步,了结人性命,迫害人尊严,掠夺人东西。
  他有心吗,有情吗,有畏惧吗。他仿佛一座冰山,也仿佛一团烈火,更仿佛一片湖泊,他有冰山的难以触及,有烈火的炙热狂野,更有湖泊的深情温柔,只是那些统统都不受掌控,不在预料,就像一场不曾被剧透过的电影,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他会露出哪一面。
  我失神看他的脸,那张没有瑕疵,也不易怒,此时柔情似水的脸。韩北的白色帕子在我脚底涂抹过后变成了浅灰色,非常狼狈的蜷缩着,我觉得好笑,咧开嘴狡黯如一只狐狸,“韩先生,这帕子我洗净再还您。”他语气疏冷说不必,我的就是苍哥的。
  我哦了一声,“你的性命也是他的。”韩北说当然,我们所有跟在苍哥身边的人,都是为他出生入死,如果谁不怀好意,我绝不会放过。我知道他在暗示我,我装不懂,“这么说,你们能够把命奉献给他。”我问乔苍这样忠诚耿耿的人,你能给他们什么。
  日期:2017-09-22 06:1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