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47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靠自己在男人天下拼一条出路。“我有更重要的事做。”“夫人。”司机叫住我,“那我什么时候接您,去哪里接。”我抿唇不语,他一直在等我回答,后面几辆车被挡住路,不断鸣笛催促,我朝后退了几步,“我也没有把握也许几个月,也许几年。”
  司机璧眉,“夫人到底要做什么。您只是女人,有些危险是您不能涉入其中的。”砰一声重响,身后传来男人凄厉高昂的喊叫,“操你妈到底开不开啊!打情骂俏过瘾呢?
  开宝马的车主从窗子探出头,朝司机破口大骂,“开宾利了不起啊,我打个电话叫人来弄死你信不信。”司机脸色一沉,论身份这些执垮子弟的老子见了我也要毕恭毕敬,周容深不在了,我这个遗蠕的权势地位,还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司机推开门要走下教训。我用膝盖抵住车门,朝他摇头,“我稍后还有事,不用理会这些人,他们也不知道我们是谁。”司机扭头看了一眼,他平复下,汁清,问我真不和他一起离开吗。
  我说我不想活在那栋空荡的房子里,寂寞而无用的过日子,享受着容深为我留下的东西,却不能为他做一点事司机知道拗不过我,叮嘱我如果有事一定要联络他,联络市局周局长的亲信,他交待完重新坐回去将车驶离街口,眼前的长街再度空旷下来,地上投射浓浓的树影,路灯底盘旋着无数只蚊虫,它们也很渺小,但并不孤独,似乎这世上只有我一个人才是这样。
  我等了大约四十分钟,笼罩在金碧辉煌灯光下的那扇门,被人从里面缓缓推开,乔苍先一步走出,他前后左右簇拥着几名整齐划一的保镖,为他撑伞,为他开路护送。
  伞不是遮雨更不是遮阳,而是防弹,这种伞是铁皮特制,重量很沉,各省份的黑老大几乎都会有,尤其走夜路一定会撑开,挡住脑袋与胸口,其余地方真被暗算了也不至于送命,即使棍到乔苍这咖位,也照样要提防敌人组织派出的死士。

  那些死士为了达成暗杀目的。是可以豁出命的。乔苍臂弯搭着一件灰色西装,衬衣领口敞开,露出泛红的胸膛,他喝了酒,而且很多,眼底有一丝浅浅的薄醉杜兰志和另一位男士送他下台阶,非常殷勤与他握手,“乔总,那咱们说定了,等到股东大会,我们可就拥立您了。”
  乔苍说自然是互惠互利。我也不会亏待诸位。杜兰志哈哈大笑,“能与乔总共事是我们的荣幸,早在几年前就仰慕乔总在商场上的手腕和作风,和您接触了才知道名不虚传。”
  乔苍来了兴致,他笑问难道我比你们周总还厉害强势吗。杜兰志很不满挥手,“他何止强势,简直是独断专权,一边做局长一边管生意,哪一边都不放,都要集权到自己手里,我们就像给他跑腿打工的没有了周怠、,何尝不是另一条生路,为那点分红,不得不当牛做马。我们早已怨声载道,说一句不该说的话,蒂尔乔苍笑了笑说逝者已矣,杜股东还是为周总保全生前的美誉。
  他们寒暄告辞,杜兰志与那名男士各自上了一辆车离开,我握住拳头冷笑,果然白眼狼都是喂不熟的,一朝得势,还记得提携自己的恩人寥寥无几,上流圈更是如此薄情寡义。
  这样的东西早晚都要成为祸害,蒂尔最大的祸害就是杜兰志,倘若周容深一早发现他的真面目铲除掉,蒂尔未必有今天的劫数。
  司机弯腰为乔苍拉开车门,他正想进入,司机这时忽然越过车顶发现了我,站在街边孤身一人,充满了令男人怜惜心动的柔轮的我。司机燮眉,他叫住快要进入车里的乔苍,小声和他说了句什么,乔苍听到后不动声色朝我的方向看过来津准无误落在我苍白瘦弱却格外美艳的脸上。
  我身上的旗袍在夜色里拂动,很浅,很轻,似乎一支柳叶,一滴清水,漾过无痕,落在人的心尖上,,视线摸不到也看不真。他伫立在江南会所霓虹闪烁的门前,看着我一言不发,瞳孔内是一片华丽的灯火。我身后的灯火。
  没有谁会不心轮,不动容,不怜悯,在这么温柔的夜色里,在我迷茫而无助的身影里。我和他在朦胧昏黄的路灯下对视,他等我向他走过去,然而我只是伸出了手。

  乔苍凝视我停在半空的手许久,唇角挑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关上车门一步步走到我跟前,他高大逼人的轮廓成为一片黑色,将我蔓延其中。“何小姐悲痛到不记得回家的路了吗。”“容深离开,天塌地陷,我确实很悲痛。
  有些房子不是家,四面冰冷的墙壁,只有我一个人,我不想回。绕来绕去,就到了你这里。养先生愿意帮我想想还有其他安身之处吗。”乔苍舌尖从门牙上掠过,他眸底闪过波斓和悸动,为我这一刻的风情和美色。他高深莫钡 l 眯了眯眼睛,“何小姐如果是逗我,现在走还来得及。”
  我手举得高了一些,“我腕子酸了。”乔苍原本对我就很微弱不舍的矜持防备,在我温柔的腔调里沦陷,他彻底笑出来,牵住我的手,包裹在他宽大温厚的掌心,“既然不是逗我,跟我走就不能再想着逃。”我意味深长说,“逃也是男人逼的。”
  他手臂揽住我肩膀 J 迫使我和他之间没了距离,偎进他炙热的怀中,他薄唇挨着我耳朵,“不会,你愿意我很昭犷公之”我心里一滞,仰起头看他的脸,他投有再说什么,带我走向等候他的黑车,以及那名目瞪口呆的司机。

  这短短几米路,我觉得很远,远到我几次迷茫,颤抖,又, rn ,隐。宝姐说我们这样的女人,如果想一直过得好,不被男人骗得一无所有,便不能动情,不能知恩,不能仁慈更不能糊涂。可我没了丈夫,自此迷路在尔虞我诈,爱恨悲欢里,再不由我自己。
  乔苍将我带回半山宾馆,他的套房雇佣了一名保姆做事,客厅也添了许多古董陈设,原本暗沉沉的装饰改得明亮活拨许多,像是出自女人之手 J 细枝末节透露出几分柔轮。
  常锦舟和乔苍是夫妻,只差举行婚礼,他的住处她自然来去自如,他也不是掌控干涉妻子的男人,能任由她的从不过问。保姆以为乔苍怀里女人是常锦舟,笑眯眯喊了声夫人,我从他胸口抬起头,她看清一张陌生的脸孔,表情僵了僵“这位小姐是。”
  乔苍说何小姐。保姆哦了声,“何小姐这么晚了,是要住在这里吗。”我一句话不说,径直走向里面,乔苍告诉保姆暂时先住这里。保姆听明白是怎么回事,对我的抵触和探究更重,超过四十岁的女人,对C`ha 足别人家庭的小三最深恶痛绝,她们要么深受其害,要么年华老去畏惧这一天到来,,尝、之是百般不能容忍。
  她蹲在地上给乔苍换了鞋,问他要吃宵夜吗。乔苍说打电话给侍者送一锅温热的甜汤和两份小菜,何小姐喜欢吃甜食。保姆看了我一眼,打主机联络前台,我很悠闲走到一面古董架前,拿起放在上面的玉盘,红紫色玉石,像开过光的,明艳清透,边缘处闪烁着瑰丽的金银色。
  我笑着问乔苍,“你的? " 他一边脱掉西装一边说不是。我侧过脸看向保姆,“不会是酒店给长期包住的贵宾赠送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