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4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 我微笑点头,“医嘱让静养。”她听出我的暗示,笑得很尴尬,我故意喊宝姐,问她怎么不接我电话,她翻了个白眼说这不被姑乃乃缠住了吗,鸭子送错了,不依不饶,不知道的还以为吃霸王餐,我林宝宝也是头一次遇到。
  我笑说不如我来解决,太太接受吗。女人当然不乐意麻烦我,都是阔太圈混的,谁也不想树敌,她拿起被肩搭在背上,“算唆,我还约了别人,大不了换个场子玩,不麻烦周太太。”
  她匆忙走出来,经过我身侧时和我说再见,我没有理会,只是一脸笑容。宝姐朝她进入电梯的背影哼了口痰,“这种女人养尊处优衣食无缺,都被钱给宠坏了。富庶家庭出来的主妇,根本瞧不起人的,自以为高贵得要命 J 其实离开男人,就狗屁都不是。”宝姐擦了擦脸上被女人喷出的唾沫星子。
  “你来找我干什么。你不是忙着蒂尔吗。怎么今天放松自己潇洒一把啊? " 我理了理旗袍的盘扣,“我来找乔苍。”宝姐身体一僵,她燮眉问我找乔先生干什么。
  我没有说话,她上下打量我,见我今天穿着非常靓丽,而且妆容也化得格外津致,每一处细节都花了功夫,她隐约明白什么。“回去吧。”她冷冷丢下这三个字。
  朝另一个方向走,我对她背影喊。“你带我去找,省得走冤枉路,这里太大了。”宝姐大声吼他不在。“他不在华章就在江南,我已经问过赌场了。”宝姐无可奈何停下,她和我隔着闪烁的灯光,“何笙,你不懂男人。”
  我面无表情,她深深呼出一口气,“男人远比你想象得复杂,你陪过那么多权贵,你是不是听他们提起过,他们内心非常渴望妻子是家庭主妇。把一切操持得并并有条,温柔贤淑,永远不会变老,变唠叨,变疑神疑鬼,而他们嘴上这样说,心里却又飞到了墙外,去采撷花园中其他的花。
  他们永远不知满足,也永远捉摸不透。”我说我知道。“如果你知道,你当初应该安分守己跟着周局,他虽然也做过抛妻弃子的事,但那是对别的女人,不是你。他从没有对不起你,现在你后悔了,可是晚了。你走上的是他最痛恨的一条路。”

  “我已经无路可走了。”我红着眼睛打断宝姐。“蒂尔不属于我了,我甚至不知道自己输在哪里,乔苍根本没有给我守住丈夫家业的机会。千刀万剐冲我来,为什么伤害我丈失。”“因为他不舍得。”我怔住,宝姐说伤害周局的不是他,而是你自己。如果你们役有纠缠在一起,如果他不是这么渴望抢走你,囚禁你。
  她没有说下去,但我知道她咽下的后半句,真正让周容深走上这样一条路的人,或许是我。他离开曾带着一腔对我背叛他的痛恨,我和沈姿不一样,我和世上千千万万出轨的女人都不一样,我选择的是他的死敌,他们原本就硝烟不断,因为我的缘故,更变得你死我活。我是推周容深更早毁灭的一双手,尽管最初我是善意的,但这世上很多事,尤其男女情爱,是不受掌控的。
  她问我真的要去吗,这一步迈出了,从此万箭穿心,再也不由你自己。我垂下眼眸,脚上这双鞋,身上这件旗袍,所有的首饰,都是周容深给我的,我曾肆无忌惮挥霍过他的温柔。宝姐笑说,“何笙,你很厉害,不管用什么手段,能从男人权谋里活下来,并且尝试着达到目的,就是出色的女人。”
  我笑了笑,她带着我走向一条金碧辉煌的,五彩斑斓的,充满了尘世间的诱惑的路。很窄,两旁都是歌声,光束永远迷离,璀璨,它让人遗忘了这个世界的悲惨,黑暗,不公,只觉得它过于美好过于繁华,男人女人都是笑脸,都沉陷于这纸醉金迷的夜晚,他们爱着剌激与欢愉,她们不知今夕何年。
  宝姐将我带到一扇门前,她伸出手指了指,示意我里面是他,我点了下头,宝姐什么没再说什么,她转身离开这条走廊,空气重新安静下来后,我按了按,白脏,那里泛起一股我说不出的滋味。

  似乎兜兜转转。这才是我原本该有的结果,该走的路,周容深只是我的过客,我的一路站牌,我在他的庇荫下停留,熬过最艰难的风雨天,那样的安稳柔和,岁月静好,不该属于这个放荡,残忍,狠毒的何笙。我凝视门上金色的号牌,里面溢出几声男人的笑,“乔总,您可太谦虚了,现在谁还看不出来,在特区您已经是所向披靡,没有了周容深这只拦路虎,现在还有人是您的对手吗?
  " 另一名男人哈哈大笑附和,“是啊,乔总从此畅通无阻,恐怕短短几年内,会更让其他公司望尘莫及。”是蒂尔第二股东杜兰志的声音。乔苍抽了许多烟,嗓子微微有些沙哑,“都是诸位的功劳,我仅仅是一个坐享其成的人。”
  “养总如果没有本事,我们也不会归顺您,终究还是您让我们看到了更大的利益嘛。”我冷笑一声,趋炎附势,自古就是奸商官僚的嘴脸,这些男人曾经对周容深也是这样吹捧馅媚,像孙子对爷爷一样,物是人非,也时过境迁了。
  里面随后传出女人的歌声,以及男人放肆戏弄小姐的Y`in 笑声,乔苍没有参与这样香艳的纠缠,他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沉默,一丁点动静都役有。
  我在包房外犹豫了许久,权衡再三觉得这样场合不适宜闯入,与其私下戳破,留给他们准备的时间,不如在正式场面上打个措手不及,即使于事无补,丑陋面目曝光也算大快人,白。

  我松开扶住门把的手,转身朝来路返回,宝姐倚着一面墙壁吸烟,她面前经过无数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他们有些认出她,和她点头打招呼,或者干脆过去上下其手吃豆腐,问她什么时候肯陪自己搞一夜。宝姐骂了句死鬼,“你这样的身子骨哟,哪禁得住我折腾,别搞死在库上。
  让我后台知道了,当心烧了你。男人大笑问你后台是谁,她扬起下巴在男人胸口用力戳了戳,“说出来你还敢不敢玩了? " “这么厉害,不会是位高官吧。”
  宝姐朝他脸上吐出一口烟雾,男人很买账,狠狠吸进去说真香。宝姐抬起腿瑞了他一脚,“得了,快进去呀,热乎乎香”和贡的姑娘等你呢,和我一个半老徐娘勾搭什么,我可架不住你那野蛮劲儿。”
  她扭着腰肢千娇百媚,眼底又非常荒凉。笑脸迎客,未必心中欢喜,人世间多少风月事,都是强颜欢笑虚情假意。

  我朝她挥了下手,指了指门口,示意她我走了,宝姐役吭声,烟雾把她的脸孔遮掩,我们都看不清对方的表情我走出江南会所,告诉司机先回去,暂时几天不要联络我,司机不解问我要做什么。您才为周局守完丧。
  不出去散散心吗。我站在车旁,远处街头的灯火阑珊将我沉溺其中,车流人海穿梭而过,我仿佛很渺小,渺小到我觉得自己非常寂寞,孤独。失去了周容深的何笙,像是没有家的流浪人,漂泊无依,行走在到处都是欺骗、华丽、掠夺的世界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