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78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三爷把匕首擦干净了,随手一扔,目光朝雀斑脸和另外一名马仔身上一瞥,“让他们也长点见识!”
  “啊,不要,不要!三爷,不要!”

  “啊——”
  几名大汉走过来,按住两人的手掌,匕首一闪,生生钉穿了两人的手掌。
  地板上,鲜血淋漓。
  两个人绝望的尖叫,捧着自己被钉穿的手掌,痛得满地打滚。
  三爷望了海哥一眼,海哥立刻喊了句,“把他们拖出去。”
  两名妇女提了拖把和水桶过来,清洗地板,三爷又回到原来的地方,坐在那里玩着他的匕首。

  这个钱包,很快就出现在冯局的办公桌上,冯局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治安大队队长道:“钱和东西都没有动,完璧归赵了。”
  冯局阴着脸,“谁找到的?”
  治安大队长说,“这个就不要问了,钱包能找回来,东西一样都不少,已经很难得了。”
  冯局看了他一眼,挥了下手,治安大队长立刻退出来。
  钱包是回来了,冯局心里明白,这包不知道经过了多少人的手,才到自己这里。包就放在桌上,他没有去动。

  为了这个包,折腾了多少人。
  冯局心里更是有些凝重,达州的治安,的确该整顿了。
  冯局猛抽了几口烟,重重的掐在烟灰缸里。
  收起桌上的包,来到市委宾馆。
  此刻顾秋已经下班,正坐在家里跟从彤说话。冯局来了,喊了句市长。
  顾秋脸上很不高兴,他知道冯局这个时候过来,肯定是送钱包来的。从彤见到他,马上站起来,“冯局来了!坐!”
  冯局哪好意思坐啊,把包拿出来,对从彤说,“请您过目一下,看看有没有少东西。”

  从彤接过包,翻开看了看,“没少,冯局,辛苦了!”
  冯局摆摆手,“不辛苦,不辛苦!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是我们的工作没有抓好,对不起,让您受惊了。”
  顾秋说了一句,“这个治安工作,什么时候能抓好啊!”
  冯局说,“请市长放心,我一定竭尽全力。三个月之内,给您一个交代。”
  顾秋道,“我需要你交代干嘛?你需要的是向社会交代,向国家交代,向你拿到的薪水交代,向你自己坐的这个位置交代。达州的现状,我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混日子的。”

  冯局在心里叹了口气,达州为什么这样乱?还不是抓了放,放了抓,经济实力倒是搞上来了,但是治安呢。那些人抓油了,都敢跟丨警丨察分烟抽。
  局子里进进出出,习惯了啊!
  反正只要交钱,马上放人。
  用钱来打造社会治安,是根本行不通的。

  在顾秋这里呆了十分钟,冯局就走出来了。刚到宾馆门口,手机响起,冯局没好气地吼了一句,“谁?”
  电话里响起程暮雪的声音,“哟,冯局,谁惹你生这么大气了?我是程暮雪啊,顾市长的妹妹。”
  “哦,不好意思,我还以为是谁呢?”
  冯局改变了语气,程暮雪说,“冯局,这边的报告我已经在打了,到时你可以接收啊!别我这边签了字,到头你不要我了。”

  冯局说,“你放心,我哪能跟你开玩笑。只要上面肯放人,我百分之二百接收你。”
  程暮雪说,“那好,我谢谢你了。”
  收了电话,冯局坐在车上又抽了支烟,程暮雪要来,那岂不是更好?就让她来帮我抓这个治安,也好让她把自己的难处传到顾市长的耳朵里,这样他就不会有怨言了。
  其实冯局何尝不想抓好?只是他来之前,摊子已经烂了。公丨安丨队伍本来就是一支纪律严明的队伍,可一旦松懈,再想收紧就难了。

  冯局接手的,本来就一烂摊子啊!
  他倒是下了好几次决心,但是迟迟不见效果,为什么?
  下面一些人,已经黑白不分了。对于这批人,要根除,要痛下杀手,坚决切除,不留后患。
  话虽然说得好,不行的就开除,踢出公丨安丨队伍中,但是这些人,方方面面的关系都有,你搞了这个,势必就会得罪那个。你踢了那个,说不定又得罪了这个领导。
  怎么办?
  今天从治安大队长手里接过钱包,冯局就知道,能把钱包完整交到自己手中的,一定不是派出所的人。
  也就是说,不可能是自己的手下找回来的钱包,干这种事情,道上人的更清楚,更有手段。
  有时社会上发生一起案子,警方花几个月时间找不到真凶,但是道上的人可能在几个小时内,就能找到凶手。这一点,冯局深信不疑。

  既然程暮雪想下来,她从省城下来的话,还可以升她个一级半级的。既卖了人情,又解决了自己的困惑,冯局就想,这个程暮雪啊,你快点来吧!
  到时她来了,就把她分到治安大队,让她跟着一起去抓治安。冯局打定主意,这才发动车子回家。
  从彤拿着包翻了翻,把东西全部倒出来。“这个包我不要了,你陪我去买一个吧!”
  顾秋说,“你不累吗?”
  从彤道,“这个包不知道经过了多少人之手,我还是扔了算了。”顾秋这才站起来,“走吧,老婆大人!那我就送你一个新包。”
  从彤嘻嘻地笑了起来,抱着儿子跟顾秋出门。
  程暮雪终于把工作异动搞定了,这件事情,她瞒着顾秋,悄悄进行。冯局呢,巴不得她过来。

  就在程暮雪坐车去达州的时候,在车上碰到齐雨。
  齐雨也是去达州有事,两人在车上不期而遇。
  程暮雪呢,故意穿着一身警服,女孩子穿警服,看起来格外惹眼。齐雨很惊讶的问,“你怎么当丨警丨察了?”
  程暮雪说,“我考进了省公丨安丨厅。现在去达州呢!”

  很巧,两个人都是去达州。
  程暮雪问,“你去达州干嘛?”
  齐雨笑了起来,“采访啊!怎么,你有好的新闻线索?”
  程暮雪眼珠子一转,悄声道,“有是有,就怕你不敢报道。”
  齐雨不信,“究竟什么事?”

  程暮雪说,“达州前任市长王守业并非死于意外,这件事情另有隐情。”
  齐雨是个新闻媒体人,听到这么大的消息,当然格外较真,“不是省厅专案组已经结案,市里也已经给予了国家赔偿吗?”
  程暮雪说,“我前不久去过达州,王市长的儿子和女朋友正在四处搜集证据,试图翻案。我这次前往达州,也是想借这个机会把这个案子查清楚。”
  齐雨沉默了,这件事情如果是真的,那就是惊天骇浪。达州将搅个天翻地覆。
  她当然知道这案子的严重性,而且她要是能拿到这案子第一手资料,那就是不得了了。
  程暮雪呢,也抱着立大功的心思。她想让顾秋另眼相看。

  见齐雨半晌没说话,她就道,“你不相信吗?到时我找到证据,把案子翻出来,你就知道了。”
  齐雨还真不相信,她一个人能翻了这案子。听说顾秋去了达州,她就劝了句,“这话你也就跟我说说,千万不要对任何人提起。达州这事情不管是真是假,暂时保密。”
  程暮雪说。“当然了,我才不会乱说话。”
  “不过我跟王市长的儿子和他女朋友有联系,你可以跟我去见见他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