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781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魏行知明白了,“你是说,他这三把火终于要烧起来了?”
  罗书记没说话了,喝着茶水,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市委秘书长魏行知心道,顾市长这三把火,能烧起来吗?真要是为了这个钱包,好象有点说不过去。
  现在最苦恼的,还是冯局,上次顾秋的表妹,(他估且认为是表妹吧!)过来,差点被人砍死。这次他老婆和孩子过来,一连出了这么多事。
  不管怎么说,这自己都有责任。
  治安抓不好,他要拿自己开刀,你有什么办法?
  但是这个钱包,究竟落在什么人手里?
  就在这个城市的某个角落里,三名年轻男子躲在出租屋里。

  外面闹得满城风雨,他们三个在那里玩炸金花。
  今天在超市门口,顺手牵羊搞了一个钱包,包里有二千多块。三人平分,每个八百多。
  于是在外面小店里,搞了一箱啤酒,买了二百多块钱的零食,躲到出租屋里一边喝酒,一边玩牌。
  其中一个脸上很多雀斑的年轻男子说,“ND,要不是那女人抱个孩子,我非摸她几下。”
  另一个吊着耳坠的长头发年轻人道,“的确长得不错,我看是个有钱人。要不我们顺着她身份证的地方,去搞她一把,说不定还能搞到一笔钱。”
  “你们做梦去吧,没看到她这身份证是南川的,几百里呢!估计也就是过来玩玩。”
  最后一个小平头,肩膀上纹着一只狼的年轻人说话了。

  “外地的,要是我们在路上碰到了,的确可以再敲一笔。你看他的身份证,驾照,银行卡都在这里,你说她会没钱?”
  从彤的钱包就扔在床上,什么银行卡,身份证,驾照等都洒落在床上。
  雀斑脸道,“喝酒,打牌,我再加二十,你们跟不跟?”
  带耳坠的男子把头发一甩,“我五十,不看!”
  咚咚咚——外面有人敲门了,小平头道,“他娘个匹,吵死啊!”他拿起牌一看,扔了。
  跑过去打开门,门外站着三名男子。

  为首的那个肥头大耳,脖子上挂着一条好粗的链子,手腕上也是三个二十几克的大黄金戒指。
  小平头喊了句,“海哥,你怎么来了?”
  肥头大耳的男子骂了句,“你们三个兔崽子,人家都在外面忙,你们倒是舒服,喝酒打牌。”
  三个人偷了钱包,就一直躲在出租屋里打牌,哪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海哥走进来,一眼就看到床上的钱包和证件,脸色大变,抓起来一看,这不正是整个道上的人都在寻找的那个钱包吗?
  刚才他接到上面的电话,三爷叫大家注意下,看看有谁见到这钱包了。
  “这哪来的?”
  海哥眼里闪着凶光,这家伙可是出了名的凶残。
  三个小喽喽自然很怕他,雀斑脸道,“今天在超市门口一外地女人身上搞到的。”
  话还没完,啪——!
  海哥一巴掌扫过来,雀斑里就被他打得飞了出去。砰地一声,头撞在墙上。
  另两个吓傻了,“海哥,你这是干嘛?”
  海哥也不解释,指着这两人,“把他们两个给我打,往死里打!”然后他又骂道,“***,所有的人都在找这个包,原来是你们三个兔崽子闯出来的祸。”
  背后的两名壮汉,明显就跟他们三个小喽喽不是一个等级。这两人走过去,提起他们的衣领,轰——!

  一拳打在耳边,这一拳好重,打得两人脑袋嗡嗡地响。
  可两名壮汉还不住手,提起他们的衣领,抓住他们的头发,嘭地一声撞向墙壁。
  这两个人打起来人,根本就不管死活,三名小喽喽根本不敢还手,只有挨打的份。
  雀斑脸抹着额头的血,“海哥,别打了,别打了,再打就同人命了。”
  海哥看了两人一眼,这两壮汉才停下手来。
  三个人被打了个半死,喘着粗气,额头上,脸上,身上,全部都肿了。海哥捡起床上的包,“包里有多少钱?”
  小平头抹了一下嘴边的血,“一共是二千六百多。”
  海哥把床上的钱都收起来,冲着三人吼,“妈D,闯大祸了,你们知道吗?”
  三个面面相觑,感觉象闯大祸了,以前扒到钱包,只要孝敬他们一部分就行了,如果碰到有什么事情需要他们去帮忙,去了还有钱和烟发。但今天出鬼了,海哥二话不说,就叫人把他们打了一顿。
  海哥吼道,“他MD,全世界的人都在找这个钱包,你们这三个畜生这是找死。”
  三人面面相觑,还是不明白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三爷的别墅里,有人轻轻走进来,悄声说,“三爷,海哥来了!”
  三爷道,“他来干嘛?”
  那人在三爷耳边嘀咕,“他带了几个人来,应该是找到那个包了。”
  三爷这才坐起来,挥了下手,马上就有人将海哥带进来。
  肥头大耳的海哥大喊道L:“三爷,钱包有下落了。”
  三爷瞟了他一眼,海哥立刻将钱包奉上,旁边有人接过去,三包拿在手里。
  打开包看到看,本来打算拉起拉链,却瞥见从彤的身份证,三爷的阴阳眼顿时亮了起来,拿起从彤的身份证看了看,又放了回去。

  随手将包扔在那里,目光投向海哥,“哪里找到的?”
  海哥道,“是三个不长眼睛的东西拿了这包。”
  “人呢!”
  三爷问了句,拿起小匕首晃了晃。

  海哥喊了句,“带进来!”
  三名被打得头破血流,鼻青脸肿的马仔被推了进来。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他们恐怕一辈子都没有机会走进这别墅。
  海哥说,“就是他们三个不长眼睛的东西。”
  三爷望着三个马仔笑了起来,“不错啊,不错!”

  只见他缓缓站起来,手里把玩着这把锋利的小匕首,一步步走近三人。
  来到三人跟前,三爷笑着问,“钱包是谁拿的?”
  三人都不说话,海哥吼了一声,“三爷问你们话呢!哑巴了!”
  三个面面相觑,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雀斑脸道,“是武子拿的。”
  武子就是那个小平头,三爷看着他,“是你吗?”
  小平头说,“是我和他一起拿的,他拿了包递给我,我扔给了文别。”
  三爷哦了一声,目光落在小平头右手上,“我想一定是这只手拿的。”
  啊——大厅里响起一声惨叫,三爷手里的匕首深深的插进了小平头的手掌心里,带着因色的匕首,闪着寒光,直透手掌。鲜血,正顺着刀锋,不断地往下滴。
  啊啊啊——小平头惨叫着,左手捂着右手,在地上打滚。

  三爷笑了下,“有这么痛吗?不至于吧!”
  说着,他猛地用力,将匕手一拔。小平头的手掌上,立刻出现一个血肉糊涂的血洞。
  三爷站起来,朝旁边一伸手,马上有人递过一块雪白的毛巾,三爷接在手里,慢慢地擦着匕首。
  “你们自力更生没有错,偷东西也没有错,但是不能不长眼睛。该偷的,不该偷的,要看清楚。别给老子惹事。”

  大厅里的人,一个个大气不敢出。
  三爷的规矩就是规矩,你们偷也好,抢也罢,就是不要给他惹事,惹出了事来,那就要处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